管仁健觀點》吳音寧當戰犯是冤?還是不冤?
新頭殼newtalk 文/
北農前總經理吳音寧。
北農前總經理吳音寧。   圖:翻攝吳音寧臉書

1124大選,民進黨輸到只剩台灣頭的基隆與台灣尾的屏東,如此慘敗後不推幾個戰犯到午門正法,現在就可以宣告稍息後不敬禮解散,不用再等到2020年了。

問題是已經推出來的這幾隻戰犯,中選會主委陳英鈐自請辭職前有道歉,農委會主委林聰賢、交通部長吳宏謀以及環保署長李應元,三人在請辭後也有道歉。不管是真心懺悔?還是官場用語?甚至受否含冤去職?起碼基於政治倫理,還是對民進黨與其支持者做了點交代。

但唯一戀棧與白目到根本無法用文字形容的異類,臉皮厚到刀槍不入,自我感覺良好到能勝過馬英九再加黃安的,就只有蔡英文的愛將,北農總經理吳音寧了。2018年11月28日《新頭殼》報導〈選後萬箭穿心!吳音寧爭議事件簿〉:

「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失利,選後檢討聲浪不斷,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自上任後便引發諸多爭議,被點名是民進黨敗選的主因之一。農委會主委林聰賢今(28)日表示,吳音寧的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將與北市府談新的人選,暗示吳離職似乎已成定局。

雲林縣是農業大縣,但菜價長期低迷,國民黨籍的準雲林縣長張麗善,在選戰過程中就積極搶攻農民選票,其後援會更掛出布條,寫著『票投李進勇,等於支持吳音寧』,透過批評吳音寧,希望可以爭取農民認同,因為農民對民進黨政府和吳音寧已感到失望。……」

然而局勢都已經糜爛到這樣屎臭尿騷了,永遠自我感覺良好的吳音寧,仍不願主動負起自己的責任。直到農委會認為吳音寧的階段性任務已完成,建議自行辭職依然遭拒,非要等北農董事會召開臨時會,全票通過將她解職,這個白目的假文青才肯滾蛋。

「上台靠機會,下台靠智慧。」本來在官場中升貶浮沉都是正常現象,但下台身影如此低俗醜惡的,在台灣史上還真不常見。2018年11月28日《新頭殼》報導〈卸下北農總經理 吳音寧:回歸作家身份〉: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今(29)日召開董事會,總經理吳音寧遭解職,將由主秘路全利暫代。會後,吳音寧受訪表示,她謝謝大家的支持跟關心,「那我現在回歸作家身份」,她出身農村,會繼續關注台灣農業、台灣農民,一定會繼續在農業這條路上前進。

民進黨在九合一大選挫敗,連農業縣市也失守,吳音寧備受外界指責,去留也受到關注。北農下午召開董事會,由農委會官股劉聖鴻提出臨時動議案,確定將吳音寧解職總經理一職。

誰當皇帝會不斬這白目的全家?

西元前154年,也就是漢景帝劉啟登基後第3年,吳王劉濞聯合其他六個諸侯國舉兵造反,歷史上稱為「七國之亂」。因為秦末民變,六國群雄紛起,漢高祖劉邦統一中國後,調和了秦朝的郡縣制與周朝封國制,採用「郡國並行制」,希望避免周朝時的諸侯割據,也能預防像秦朝奸臣把持時國政時,皇帝能有各地劉氏宗族的諸侯相助。但劉邦死後,各諸侯王卻日益壯大且驕縱,處處與朝廷對抗。

漢文帝時,賈誼就已建議實行削藩政策,但文帝還不敢實施。到漢景帝初年,御史大夫晁錯再提削藩,景帝聽從,引起那些早就想反叛的諸侯不滿。晁錯建議的削藩,說穿了就是景帝自己的想法,也符合漢帝國的未來的發展。但晁錯志大才疏,毫無施政經驗,竟不懂得要先分化瓦解對手,以致七國聯合起軍逼宮,以「誅晁錯,清君側」為藉口,欲奪景帝的帝位。

動亂初啟時,漢景帝聽信袁盎等大臣的合議,公開腰斬了晁錯,再斬首了晁錯全家。《史記》裡司馬遷記載「上令晁錯衣朝衣斬東市」,而班固的《漢書》更直言「乃使中尉召錯,紿載行市,錯衣朝衣,斬東市」。也就是說,景帝是「騙」晁錯穿好了官服來上朝時,倉促間逮捕推至東市公開腰斬的。

但即使景帝已將晁錯全家滿門抄斬,希望平息叛亂,七國卻毫不領情,吳王甚至還自立為皇。景帝無可奈何,只好再派太尉周亞夫與大將軍竇嬰率軍鎮壓,3個月後終於平定了七國之亂。歷史上很多人認為晁錯是被漢景帝冤殺的,削藩表面上是晁錯主導的,可是若無景帝拍板定案,只是一個御史的晁錯,怎麼可能對皇室宗親的諸侯下手?

問題是晁錯的削藩手法操之過急,連晁錯的父親都反對,但晁錯仍一意孤行,最後全家都被連累。當22個諸侯國一下聯合起來反了7個,其餘的15個也還在觀望與準備中。漢景帝急得召來文武重臣,一起商量平叛事宜。晁錯這時若自己請纓,帶兵平亂,無論成敗,總不至於落得滿門抄斬。但白目的晁錯還認為事不關己,反過來建議景帝御駕親征,自己留守長安。這麼自我感覺良好,完全脫離現實的假文青,誰當皇帝會不斬這白目的全家?

農業縣大敗於菜價長期低迷

農業縣是民進黨的根,2006年阿扁一家貪瀆的負面新聞不斷出現後,從紅衫軍之亂到2008年灰頭土臉的下台,民進黨不只是失去了中央執政權,國會裡的席次都剩不到1/4。但農業縣的民眾依然情義相挺,讓輸到都已經脫褲的民進黨,能從立委補選與縣市長大選慢慢反攻,終於在2014與2016的地方與中央2次大選時獲得大勝。

鄉民們要認清一個事實,傳言說農業縣是民進黨的大票倉,派個西瓜來選也能贏。但從歷史來看,黨外卻是從台北這天龍國起家的,陳水扁是台南官田人,1981年參選台北市議員,獲得最高票當選。但1985年回台南參選縣長時,卻被國民黨「山海夾殺」,跟這次姚文智選台北市長一樣是第3名,完全是來賣蜂蜜檸檬的。

民進黨在傳統的農業縣裡,別說無法掌握農會、漁會、水利會與合作社等組織,連在鄉鎮民代表大會裡的基層民意代表,人數都只有零頭。可是遇到立委、縣長甚至總統大選,民進黨還能獲得壓倒性勝利,這是很多自主性選民基於對本土的愛,以及對戒嚴時代黨外人士為了爭民主與人權所做的犧牲,善良純樸的鄉民始終覺得欠後來的民進黨一份情,就像還高利貸一樣,一次又一次繳納利息,但卻永遠還不完。

把吳音寧說是什麼「250萬實習生」,甚至說她送洋酒、公費赴歐遊玩……這些統支媒體的洗腦宣傳,對農業縣的選民其實沒太大影響。農民不是白癡,張榮味與韓國瑜是什麼樣的人?大家心裡也都有數。用這些私德去指控假文青,就像漢朝皇帝要用貪汙去辦晁錯或張湯那樣,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但問題是吳音寧這樣的假文青沒有自覺,別說她自己根本不是農民,她的父母也都早已不是農民很久了。不過是不是真農民也並非重點,韓國瑜還完全是眷村混混出身,別說是稻麥稗黍不分,搞不好連葱蒜韭菜都無法辨識。可是這些都不是重點,農民最不滿吳音寧的,也是這次民進黨在農業縣大敗的關鍵,還是在於菜價低迷。

不懂人性的吳音寧必然失敗

前北農總經理韓國瑜的再前一任張清良,把不具商品價值的殘貨,在理貨階段就直接處分,避免打亂行情,進而產生菜價低迷的假象。因為北農的交易量全台最大,對菜價有定錨作用。其他散布全國的盤商收購,大多也只是看北農的平均價,再往上加一點點。

在這樣重視賣相的制度下,農民也才有意願提升品管,在生產端就將不具賣相的殘貨處理掉,運出來的也都能在市場中獲得較好的價格,這是產銷間的良性循環。但這麼一來拍賣價格攀高,就打壓了盤商的利潤。韓國瑜也不懂得什麼經營管理,但張規韓隨,也沿襲這套殘貨處理方式,大致上農民與盤商也相安無事。

但假文青吳音寧接手後,卻打著「愛惜殘菜」的理想,自認是在幫助農民,另創一套自己想像的「不剩菜」政策,把本來被北農視為殘貨的廢棄物,往下壓價拍賣掉。這樣劣幣逐良幣,供需失衡後菜價當然長期低迷,農民賣一斤賠一斤,自然也就怨聲載道,最後大家反而認為張榮味與韓國瑜比較好。

吳音寧的菜價平穩政策,讓農業縣的國民黨傳統派系得以動員整合,民進黨因此慘敗。如果從經理人的角度來看,吳音寧也許能提出數字,證明菜價平穩並未減少農民的年收入,甚至還能小幅增加,一切都是假新聞。

問題是這樣的說法,淪入馬英九與蔡英文的魔咒,不能永遠只講數字,不顧感覺。就像政府無論怎麼強調GDP增了多少,民眾仍覺得經濟不好一樣,農民的怒火怎麼可能用漂亮的數字壓抑?

馬克斯認為工人才是無產階級,因為他們勞動的工具與原料都是資本家提供,他們只賺取固定的勞務報酬。可是農民裡除非是農場裡的農奴,別說是自耕農,即使是佃農,只是租地耕種,農具與種子肥料仍然需要自己預備,這是資產階級,不是無產階級。

資本家都有投機性格,菜價平穩即使讓農民年收入增加,每月平均賺3萬上下,農民仍不高興。因為他們希望菜價會波動,有機會一個月賺十萬,其他每個月賺一萬也沒關係。只要賣到高點,賭對了一次,那種快感就像中樂透。

問題是農民的資本少,訊息接收慢,這在賭場裡注定是輸家,所以每賭必輸,搶種的結果永遠是盛產時穀賤傷農。但農民的性格仍難避免受到賭的誘惑,因為賭贏了證明自己有眼光,這不只是為了錢,也為了面子。

吳音寧這個左派農運假文青,不懂農民不是無產階級,農民性格裡存在著某種想「賭一把」的性格。而且在民意的壓力下,政府還貼補耕鋤費用,也就是賭輸了還有政府能部分買單,損失不用自己全擔,所以即使明知搶種的結果是十賭九輸,仍然還是想賭一把。

科技始終來自人性,政策又何嘗不是?吳音寧的做法,讓這次大選民進黨在農業縣一敗塗地。因為她完全不懂人性,又不願站在第一線扛責任,被推出去斬了冤不冤?也許只有她的自我感覺,永遠會與其他人不同吧?

延伸閱讀:

讀者投書》魯梁亡國記!原來藍營拼經濟是在出賣靈魂…

台東人要顧肚子不選民進黨? 謝金河:大陸是釋迦的最大外銷市場

邱智淵觀點》賴清德走自己的路 民進黨政權倒數計時中

新系逼宮切割蔡英文 蔡其昌:這條船沉了 沒有一個派系下得了船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