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隆觀點》評陳歐珀的懶人選舉法

新頭殼newtalk 文/張文隆
1970-01-01T00:00:00Z
被喻為宜蘭民主運動祖師爺的郭雨新(左二),曾任省議員,深得宜蘭民心。   圖 : 張文隆/提供
被喻為宜蘭民主運動祖師爺的郭雨新(左二),曾任省議員,深得宜蘭民心。   圖 : 張文隆/提供

民進黨提名的宜蘭縣長候選人陳歐珀的競選方式,看在長期關心、研究宜蘭民主運動的筆者眼裡,除了搖頭,還是搖頭!觀諸歐珀的選舉方式,一言以蔽之,就是「懶人選舉法」!

宜蘭民主運動祖師爺──郭雨新,擔任省議員期間,人住在台北,省議會又在霧峰。在當時北宜交通極度不便之下,郭雨新還是想盡辦法用他溫暖的心,感動整個蘭陽平原。

郭雨新究竟是怎麼經營宜蘭?如果歐珀稍微用點心思,不會不知道。

郭雨新平時對於宜蘭的經營,分為三個面向:

(一)回宜蘭為選民服務

(二)在台北為選民服務

(三)在省議會為選民服務

就第一個面向而言,郭雨新通常每隔一陣子會利用星期六、日或其他假日,回到宜蘭為選民服務。一般的情況是郭雨新在下塌的處所,接受親朋好友及選民的拜訪與請託。若有空,他就請朋友陪他到全縣各地拜訪。關於郭雨新拜訪的情形,郭雨新的朋友做了非常生動的描述:「他走路很快,在田梗竹籬巴之間穿來穿去,宜蘭民風純樸,他到農家拜訪,走後門,走廚房,好像回家一樣,大家爭著要殺雞請客,沒有公雞,就殺母雞來款待。」「他若回來到鄉下,大家都真歡迎,他親切、平民,不管走到哪裡,亭仔腳(騎樓下)坐下來,就跟人家一起吃飯。」除了平時每隔一陣子回來為選民服務及拜訪支持者外,只要宜蘭一有災害或事情,郭雨新即立刻趕回宜蘭,並且盡力為民眾爭取補助。類似的例子非常的多,不勝枚舉。

其次,就第二個面向──郭雨新在台北為選民服務而言,由於郭雨新家住台北,因此這一方面占了郭雨新對選民所做個別服務的相當大部分。在此讓筆者和大家分享一則感人肺腑的故事。

白石山下,就是現在的礁溪,有二十八個在山上以抽藤條為業的人,藤條抽一抽,一個不小心就抽到台北縣境內,遭那邊的山林警察抓到看守所。看守所人員想想:「突然有不速之客來我這裡,我就要多花二十幾個人的飯菜,實在划不來!」於是就去拜託國民黨籍的省議員保他們,但遭到拒絕。就問那二十幾個人:「你們在宜蘭縣有沒有認識什麼人?你們國民黨籍的省議員就不願保你們出去。」他們說:「有啦!我們認識郭雨新。」看守所人員說:「你們怎麼不拜託他?」他們說:「郭雨新我們不曾投票給他呀!大家就叫我們要選給陳火土、陳世叫啦!我們有讓他拜託,才敢拜託他回來。」看守所人員就打電話向郭雨新說明緣由,郭雨新馬上開吉普車到看守所,二十幾個人就這樣將他們保出來。保出來之後,就讓他們在自己家的浴室好好盥洗,他則出去買二十八套的衣褲,然後再做兩桌的飯菜請他們吃飯,外加一打紅露酒。那二十幾個人不知不覺掉下眼淚,感慨說:「本來我們一個人喝個兩罐酒是沒問題,但現在二十幾個人竟連一打的紅露酒都喝不完,喝四、五罐,就喝到流眼淚。為何流眼淚呢?唉!人家好,我們過去卻無緣接觸,我們今天對他沒任何恩情在身,無恩的我們卻受人家的祿,所以我們二十幾個人一打酒沒辦法喝到完,喝到流眼淚!」他們要回去時,郭雨新說:「台北交通這麼複雜,你們可能不知道怎麼坐車。這樣好了,我叫計程車載你們去車站。同時這些新衣服,你們一個人穿一套回去;而你們換下來的這些衣服,濕穿到乾,乾穿到濕,你們包一包拿回去,以後山上工作可以用。

郭雨新在台北所做個別服務,和宜蘭一樣,舉凡當時一個省議員能做到的,他都樂意幫忙。他不管來求助的人的身分地位,即使是鄉下赤腳的,他都非常幫忙。他的支持者認為國民黨之所以無法打倒他,就是因為他的「『好央叫』,沒看你是什麼人。」除了「好央叫」外,郭雨新對於求助者更是款待他們吃飯和回宜蘭的車票。對於這些人的求助,郭雨新都即時幫他們做,無論能否做好,都會給他們回答。就這樣透過這些在台北受郭雨新幫助的人回宜蘭傳播,郭雨新在宜蘭的聲譽也由此建立。雖然受幫助的民眾只是宜蘭數十萬民眾的極小部分,然而郭雨新熱誠服務的氣氛,卻透過他們的嘴巴和感受,傳播到每一個宜蘭人的心靈中。

再其次,就第三個面向──郭雨新在省議會為選民服務。郭雨新於省議會的問政,在省諮議會所編的《郭雨新先生史料彙編》留有詳實紀錄。底下筆者再分享兩則故事,讓我們鮮活地體會到郭雨新對選民的不負所託。

國民黨政權第一次在台灣徵兵時,可說是半用抓的,明天要報到,今晚兵單才來!不管你怎樣,明天警察就看著你,你就要馬上去報到,於是很多人家庭放掉,逃兵累累。郭雨新挺身而出說:「在台灣,日本時代的徵兵制度都沒人反抗,光復後自己的祖國用這樣的方式是行不通的。若要徵兵,你要十天前通知役男,好讓他的債務、家庭可以交待親友協助,才能無憂無慮安心去當兵。」國防當時是很嚴厲的,郭雨新在臨時省議會就背包袱仔去開會,準備要讓他們關。郭雨新說:「假使這樣做之後,若還有逃兵,我願負全責!」

我宣傳的理念是說:「郭雨新跟李連春說是『親家』,那是什麼樣的『親家』?『冤家』啦!」李連春做糧食局長時,咱們這裡1公斤稻穀去到日本可以換3公斤的硫酸錏,他1公斤的硫酸錏回到這裡,跟農民換1.8公斤的稻穀,這樣在剝銷!郭雨新為全省的農民請願,去日本調查到底回扣多少?所以說郭雨新跟李連春親家是從那裡結來的。後來糧食局才改成1公斤的硫酸錏換1.6公斤的稻穀,再1.5公斤,再1.2公斤,那時都是用肥料換稻穀,那個制度剝削農民真厲害。郭雨新老先生在農業方面替農民爭取權益,蘭陽平原可以說百分之九十幾都是農民,農民若知道這事情,當時是沒買票,就報恩啦!

這裡要強調的是,郭雨新是在時時有生命財產威脅下,非常小心地堅持為民請命。有一次他的家庭醫師田朝明去幫他看病,田醫師在他家牆角看到一個包袱仔,田醫師問他:「那是什麼?」他說:「那裡面放一些內衣、內褲和隨身攜帶的東西。」郭雨新有隨時被國民黨抓走的準備。郭雨新的支持者也說:「郭雨新先生在臨時省議會就背包袱仔,準備要讓他們關!」因此,郭雨新所做的問政,不是想說就說,而是必須肩負著白色恐怖時代背景下巨大的政治壓力。

或許郭雨新對歐珀而言太遙遠了!那麼筆者再舉最能傳承郭雨新精神的游錫堃為例。

游錫堃在擔任省議員期間,他的通訊錄有七、八百位好友,這些好友不只游錫堃有他們的電話、地址而已,更重要的是游錫堃還都拜訪過他們家。

反觀,已擔任七年立委的陳歐珀,卻始終停留在用LINE聯繫朋友,甚且用LINE聯繫朋友還經常是單向的,只想傳達文宣給朋友,朋友傳給他的訊息卻幾乎是「已讀不回」。這對於習慣郭雨新、游錫堃互動模式的蘭陽鄉親而言,真是不可思議至極!從年初以來,陳歐珀廣告刊版先後端出「宜蘭味」與「活力宜蘭」,看起來是力圖營造親民、勤政的形象!又譬如最近在國道客運上推出的影片廣告──「咱是宜蘭人」,更是加倍企圖塑造親民愛土的形象!可惜呀,可惜!產品和包裝嚴格不合,只會讓蘭陽鄉親更加扼腕而已!

最後,要提醒歐珀的是,你的對手的確很遜、很爛!但歐珀你又比對手強在哪裡?就算把對手打入十八層地獄,你自己也不會因此在天堂!再說,找來蔡英文、賴清德和游錫堃助講又能怎樣?你是你,游錫堃是游錫堃,不會因為錫堃來助講,候選人就從歐珀變錫堃。歸根究底還是歐珀個人不夠親民與愛土!走筆至此,還是奉送一段民主老前輩的心裡話供歐珀細細體會。這句話如今用在歐珀,用在全體民進黨依舊不改其顛撲不破的道理。

我們若時間到,都隨便斗笠戴著、雨衣披著、雨鞋穿著也在走。國民黨不是呢!他們在競選是行政首長整班出來,那無票啦!那無票啦!那是尊敬他們有名望,不是說我心甘情服。

張文隆/台灣史研究者,著作包括《前進D.C.》、《郭雨新評傳》、《刺蔣:鄭自才回憶錄》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