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為什麼別國不這樣做?賀陳旦:NCC不應該任由電信吃到飽繼續下去…

新頭殼newtalk | 文/台灣數位匯流網
1970-01-01T00:00:00Z
前交通部長賀陳旦   圖片來源:TDC NEWS
前交通部長賀陳旦   圖片來源:TDC NEWS

數位匯流在全球產業界掀起一場鋪天蓋地的革命,台灣站在數位化的浪潮下,如何在全球市場找到定位與角色?又該如何強化發展數位經濟?賀陳旦在這一次的專訪提出深度、獨到的見解與觀點。

以下是專訪的摘要:

問:迎戰數位匯流,你認為台灣還有哪些地方可以再加強?

答: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我們對需求面不夠了解,在談法令放寬以前,我們必須先對各個國家發展的方向,做一個整體的盤查。

換句話說,當我們不知道市場在哪裡時,就無從去談法令鬆綁。不過,我們可以從國際間其他國家的發展找到一些線索與方向,進一步瞭解透過那些法令的鬆綁,未來可以促成或找到市場的那些機會。

舉例來說,前陣子因為中華電信499吃到飽的爭議事件,我特別留意別的國家且看到日本並沒有全面採用吃到飽,如果,吃到飽可以促成消費者願意嚐鮮,那麼,全世界應該每一個國家都會鼓勵消費者使用吃到飽方案,為什麼別的國家沒有這樣做?

從日本的例子來看,在2010年以後,日本的作法是鼓勵降低二類電信業者批發價,對於比較小的市場,且業者沒有興趣經營的市場,如偏鄉嫩薑的產銷,但可能會有些網路應用業者,也就是二類電信業者願意去耕耘這些小市場,這時候降低頻寬基地台的批發價與降低進場的門檻就是重要的關鍵作法。這種虛擬行動網路服務提供者MVNO,就是一種法令的鬆綁,可使得批發業者容易進場。

總而言之,台灣電信業推出吃到飽的行銷手段,究竟對匯流相關產業的發展是好還是不好?這都是需要檢討與調整。

問:台灣在MVNO業務開放狀況?

答:目前台灣MVNO發展離我所知是差很遠。簡單地從有經營MVNO在台灣設立公司的數量、產值跟成長來看,我們其實比日本不積極。

反觀,日本降低MVNO進場門檻,帶動市場活絡,改變產業的生態結構,這是日本降低批發價,培植MVNO業務的作為。

我認為,政府做決策的人或幕僚單位應該全面理解國際上發生什麼事情。數位匯流這股浪潮帶來的產業影響,衝擊是全世界,不是只有台灣面臨的問題,台灣電信業在面臨技術上等諸多壓力之下,以及收入快速在減少之下,只要看看國際上面在做什麼,大概可以抓個八九不離十。

我認為,這種吃到飽促銷手段只是讓電信業者可以說是最省成本,囊括市場佔有率的一個作法而己。身為主管機關NCC不應該任由吃到飽的事繼續下去,包括行政院、經濟部、科技部都應該要關心吃到飽對產業的影響。

問:政府喊「數位國家.創新經濟發展」有成效了嗎?

答:政府只有增加供給面,但卻對需求面不了解,且是以傳統扶植產業的作法,這不是數位經濟。我認為,政府欠缺對於數位應用需求的了解,沒有做足功課,就以為在「數位國家・創新經濟(DIGI )」政策方向是正確、有效的方向,政府恐怕要自我懷疑一下。

例如:台灣的數位發展與應用就差愛沙尼亞國家還很遠,尤其是在開放政府跟數位應用普遍性,也許愛沙尼亞國家比較小,在管理上面比較容易產生互動,但從另一個面向來看,台灣確實也有優勢可以做好,只是台灣沒有真正發展起來。

如果政府只一昧地追求增加供給面與投入頻寬的基礎建設,結果就會變成消費者太揮霍頻寬通信量,而電信業者推499吃到飽只會更加劇揮霍。當消費者大量使用頻寬通信量在觀看國外的影音內容,很可能台灣的本土文化就被忽略掉了,這樣反而不利於台灣發揚與發展本土文化。

另一方面,我認為,台灣政府應多看國際間的國家在推動數位應用的作法,而不是任由電信業者推吃到飽。從之前499爭議事件發生時,我們看到的是NCC只會處理像是消費者有沒有排隊排太久,或員工有沒有超時工作等那些很行政面的事。

問:是不是整個產業都沒有檢討499吃到飽對產業的衝擊?

答:其實不應該只是單獨談499吃到飽,只是說普遍499吃到飽的事情已變成完全不可逆的局勢。

問:5G時代來了,有電信業者認為台灣5G市場太小,你怎麼看?

答:我並不這樣認為,假如只看台灣本身的人口,當然會有這種感覺。我們進一步從韓國的LINE來看,韓國雖然比台灣人口多一倍,難道就表示韓國有好的經濟規模運作這件事嗎?我認為,這些認為台灣5G市場太小的聲音,這是預設的答案,只是偷懶的藉口。

問:你還有什麼要補充說明?

答:台灣的未來有相當程度受到兩岸的影響,在兩岸影響下使得我們外國投資或人才流失,必須尋求過去傳統以外的成長機會,這個成長的機會最明顯就是網際網路的發展,在一個匯流的前提下,看如何找到新的機會。

台灣不要因為我們自己的國土與人口好像相對小,就覺得機會不大;反而,在網際網路的時代,因為沒有國土界線上,我們更應該有所突破。這個突破不能如同輔導紡織業、電子業、房地產業那樣,不能僅僅只是去輔導另一個資通訊產業,而是應視網際網路的發展,是台灣在國際舞台上最後一次的生存機會。

所以在輔導上,一定要拋開過去的慣性與一些價值觀,如果政府仍然過度強調程序上面的公平與分配為前提來看成長的話,我想台灣不會有機會。

網路時代已經明顯看見市場的趨勢了,第一、一定是愈來愈朝個人化與行動化的方向走,這也代表過去固網時代的那種強調中央與系統化的管理和發展已不適用,於是,開始有了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發展,這就是新的機會。

台灣是自由與開放的社會,其實也代表我們會鼓勵各式各樣的人,朝向更機動、更多元性的發展,這就是網際網路的特性,這個特性如果與台灣文化相吻合的話,政府應該從鼓勵的角度要求相關的業界,不管是資訊業或通訊業都要朝多元樣態發展,不單是黨政軍條款應該拋棄之外,還要鼓勵MVNO創新服務的發展,或鼓勵跨業整合發展,如:醫療、科技跟通訊一定有很多領域可以做結合,進一步從內需市場培養一些產業機會。

 

本文獲台灣數位匯流網授權轉載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