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的名字18》自費出書 劉振源為台灣美術教育打基礎
新頭殼newtalk |
劉振源。
劉振源。   曹欽榮/攝
《中央廣播電台》製作推出一系列以轉型正義為主軸的節目--「開放歷史」;透過歷史學者、政治工作者、文史工作者等,以口述的方式,講述威權、白色恐怖時代的感人故事,紀錄台灣人為民主自由奮鬥的經驗與歷史。《新頭殼》取得央廣授權轉載,讓大家進一步了解過去這些鮮為人知的歷史和故事。

劉振源是台北師範第一屆藝術科學生,住在桃園八德,他還有一位堂哥劉鎮國,是八德鄉公所的戶政人員,在白色恐怖時期因牽涉到地下黨組織被捕。劉鎮國在獄中時,兒子劉志清出生,家裡人特別把孩子抱到照相館,拍照片帶到青島東路軍法處看守所給他看,後來判死刑被槍決。

劉振源是從台北萬華搬到桃園八德,桃園農校讀完後就考到台北師範藝術科,受到一位從大陸來的外省老師朱鳴岡的影響很大。朱鳴岡是從杭州藝專來台灣,教學生畫畫時,時常告訴學生有關社會關懷及社會底層的事情,朱鳴岡一些很有名的木刻版畫作品,例如:〈朱門外〉就在描述一些貧窮的下階層人,作品富含社會關懷意識,這一點也影響到他的一些學生。朱老師生活雖然並不富裕,卻常自掏腰包買一些水彩、顏料給學生用,所以有不少學生退休後,特地到大陸廈門去看朱鳴岡老師。此外,朱鳴岡也是當時《公論報》的美術編輯,常為一些社會評論搭配木刻,他會先用水墨畫畫好後,再用木刻雕刻出來。

劉鎮源受到老師的影響,畫作也充滿社會主義關懷,他畫了許多礦工、建築工人等勞動階級的作品。他受到台北師範同班同學周源茂的牽連,1953年時在他任教的中山國校被抓,判刑三年。被關於高砂鐵工廠、軍法處看守所、台北安坑軍人監獄,出獄後,到瑞芳的國民學校教書,那裡的學生家長許多都是礦工,他對礦工的工作和生活情形都相當有興趣,而他也因為學生家長的關係,可以進入礦場實地觀察他們勞動情形,所以他有不少礦工主題的畫作。當然,台灣最有名的礦工畫家是洪瑞麟。

劉振源在瑞芳教書時,家裡也同時開了一家文具店,由他太太負責,而劉振源除了教書與畫畫之外,他的日文還不錯,所以他在安坑坐牢時,就看了不少有關現代繪畫的日文書,後來就想要編寫有關美術教育方面的書。他總共出了好幾套,西洋美術方面就分成《印象主義》、《立體派》、《抽象繪畫》、《超現實主義》四本書,而且都是自行出版,結果這些書都賣得很好。更重要的是這些書影響到下一代,對於瞭解現代畫來說是很重要的入門書。

他在1967年出了這四本書,跟日本的口袋書一樣,他在唸國立藝專之前就出版了,寫第一本書時,一些出版商並不看好,不願意幫他出書,礦工畫家洪瑞麟就建議他自費出版,所以劉振源就選擇自費出書,連封面的字都自己寫。他寫的《西洋繪畫演變史》是當時許多學生非常喜歡閱讀的入門書。余光中看到《抽象繪畫》這一本書時,還寫信告訴他,怎麼沒有具象畫?

劉振源主要是靠閱讀許多從日本三省堂買來的日文書,後來再自己改寫成現代美術教育書籍。所以除了教書以及畫礦工、建築工人之外,劉振源共出版了十幾本的書都在談美術教育,在當時幾乎沒人自費出版美術書籍,他很幸運自費出版還沒有虧錢,甚至還有從香港、新加坡、印尼來的訂單,他創作的《造形教育:兒童畫美學腦力的開拓》,談兒童畫,為台灣打下重要的美術教育基礎。

劉振源後來因為孩子都在台北唸書,時常要從瑞芳到台北來,因此就在永和買了房子,搬到永和居住,他還曾經在基隆的文化中心舉辦過畫展,畫作紀錄礦工戴著安全帽、打著赤膊、推著礦坑車子的勞動身影,是相當有代表性的關心礦工與勞動工人的美術作品。劉振源在前幾年接受我們的訪問,他的詳細故事及作品,可以參考《桃園市人權歷史口述文集第二冊 重生與愛2》是由桃園市文化局出版,由我和台灣游藝公司的曹欽榮,陸續為桃園地區的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及家屬進行的口述採訪,從2014-2017年已經連續出版四本。

本文由中央廣播電台授權轉載

劉振源。
劉振源所著之美術教育書籍。   
劉振源。
劉振源的礦工畫。   曹欽榮/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