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銘觀點》習近平強人統治是新的中國模式還是過渡與循環?
新頭殼newtalk 文/
國際中國
習近平的強人統治是新的中國模式還是歷史上的過渡與循環?

 
習近平的強人統治是新的中國模式還是歷史上的過渡與循環?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十年可見春去秋來,百年可証生老病死,千年可嘆王朝更替,萬年可睹斗轉星移!

習近平強人統治是新的中國模式嗎?

實在說,說是"模式"不過是目光如豆吧了! 不過是"十年可見的春去秋來"而已喽!
"經濟國際化‧政治極端專制獨裁的強人統治"是新的中國發展模式嗎?
習近平強人統治是完成式的最終模式了嗎?
還是,那壓根不是模式,習近平強人統治只是一個過渡與循環,或遲或速,中國終將是"千年不易的民主化走向"呢?
這一期的國際著名的《外交事務》期刊以「全球化創造了一頭中國怪獸」為題,認為過去西方以為資本主義和民主化將齊頭並進,但中國徹底打破了這個迷思。

也就是說全球化之後,產生了一種新的中國模式:經濟非常國際化,同時政治上又是極端專制獨裁的一黨制國家,從俄羅斯、土耳其到埃及等新興國家都在"複製"中國的強人統治模式。

中國的經濟發展,其實,都還在馬克思理論大家的兩大理論範圍:
(1)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發展必以資本主義的高度發展為前提。
列寧史大林毛澤東的"落後國家""資本主義的發展不足"用暴力及職業革命家"補足,是共產主義經濟發展捷徑,終是一夢。
也已造成蘇俄與中國極權共產主義模式的崩潰。
蘇俄最後是"蘇聯"戈巴契夫到"俄羅斯"葉爾辛的巨變。
中國則是鄧小平不得不用改革開放,進行"資本主義補課"(共產主義經濟發展無法跳躍的階段),以挽救"共產黨領導"這一命根子。

(2)共產主義發展依靠的是"資本主義的外圍"。
檢驗鄧小平改革開放後的中國經濟發展是步步證實這個理論:
"依靠"資本主義的外圍" (想想台灣‧香港‧海外中國人對中國經濟發展的貢獻即知)。
根據理論歷史學的外部構造論,中國在兩千年前戰國與秦統一之際,有成為民主統一國家的最大可能。
但因外部"胡-->匈奴-->突厥-->蒙古-->滿清"的興起與重壓,造成中國史的三期循環。
終千年循環徘迴於高階資本主義及民主統一國家道口不得而入。
趙紫陽時期中國又有了一次進入民主統一國家的機會。
但亦是因外部的蘇聯發生戈巴契夫的鉅變,以及內部民運的尚未成熟,終遭鄧小平用經濟改革開放結合政治強化一黨獨裁領導的阻斷。
(鄧拔掉趙的最大理由,鄧是說趙將中國高層矛盾曝露在蘇聯領導人之前,而其實鄧解決趙的同時,中蘇也以河中線為界等,處理了邊界問題,算是解決數世紀以來的北方之患,【用內獨裁解決外重壓】)。

習近平強人統治是繼續加強鄧的專制獨裁一黨制國家的舉措,說實在是面對新的美國重壓的回應吧【用內獨裁解決外重壓或互為因果】。習又更聰明的,用全球化,取法中國漢朝絲路的概念,進行一帶一路:西聯大西域(已西至泰西的歐洲英倫與非洲),東進 "南海‧環太平洋。"

但是,恐怕政治獨裁化一黨制國家,撐不住全球化造成的內部"民主資本主義""民主社會主義"的浪潮( "資本主義的外圍"還是會衝擊或是與民主化齊頭並進,深入中國內部的)。
簡單的道理:
一是秦漢之際賈誼的《過秦論》已論證過!
"秦以弱勝強,終於實現統一,「鞭笞天下,威振四海」!然而迅速敗亡,原因在於「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所謂仁義翻成現代用語就是民主)。
賈誼說:「秦王懷貪鄙之心,行自奮之志,不信功臣,不親士民,廢王道而立私愛,焚文書而酷刑法,先詐力而後仁義,以暴虐為天下始。」而秦二世又「重以無道」,人人自危,形成一旦發生變亂,就迅速土崩瓦解的政治局面。

二是習近平強人統治新的中國模式,還是得要面對阿倫特女士二十世紀新的極權主義崩潰論。
賈誼《過秦論》的"與民為敵,或遲或速,終將滅亡"及阿倫特的"極權主義一夕崩潰"原理,是強人統治"模式"終躲不掉的歷史客觀規律。

強人政治,不論是毛澤東、蔣介石、鄧小平、蔣經國、或習近平…哎! 不過,十年可見的春去秋來,百年可証的生老病死吧了!
( 強人政治終要面對強人生老病死的承繼不可能性) 恐怕都不到千年可嘆的王朝更替!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