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蔣案中堅毅的黃晴美走了!吳清桂:晴美,想要跟妳說説話
新頭殼newtalk | 文/吳清桂
政治經濟
鄭自才、黃晴美與女兒合照。
鄭自才、黃晴美與女兒合照。   圖: 張文隆/提供
編者按: 1970.4.24刺蔣策畫者鄭自才的第二任前妻吳清桂,追悼鄭自才的第一任前妻-黃晴美。黃晴美是刺蔣案執行者的黃文雄妹妹,刺蔣的槍枝也是她帶到現場。妹婿鄭自才偕同妻舅黃文雄及妻子黃晴美,展開刺蔣行動,這位是背後力挺鄭自才的支持者也是參與刺蔣背後的堅毅女人黃晴美,於2018年1月30日病逝。鄭自才這位民主運動強人背後的兩個女人-黃晴美和吳清桂,遠在異鄉瑞典和加拿大,因為刺蔣案鄭自才,生命有了交集。勇敢的女人吳清桂追悼堅毅又深具台灣自決革命精神的女人-黃晴美,吳清桂認為,台灣人應該要給予黃晴美應有的歷史定位。

悼念晴美~~晴美,想要跟妳說説話。

2018年剛過的元月30日,台民來電告知妳己離開我們,我沒流淚,但很不捨,心中錯縱複雜、百感交集,徹夜難眠,如今,內心想要和妳的對話,也只能在天上人間了!

1970年的424刺蔣事件是我1973年到德國工作後參加了同鄉會才第一次聼到,但你們這些前輩卻已經轟轟烈烈為台灣人做出空前絕後的偉大事蹟。自才自美出獄後返回瑞典,而你們卻因各種不同理由而結束婚姻。離婚後的自才,在1975年到德國參加了歐洲台灣同鄉會,在那裡我們相識了,隔年,當我決定和自才共同生活後,第一次到瑞典,我主動提出要探望妳和日青、日傑二個孩子,後來妳親自告訴我,這樣的一個舉動,讓妳這個流亡的孤寂浪人深受感動,至此,我們有了異鄕被放逐的命運共同體的相同感受,我們二家雖然獨立生活,但孩子們週末就在我們這個家,過年過節過生日幾乎都一起,甚至我和自才有爭執時,也是找妳談心,就這樣,我們情像家人又像姊妹,直到我們離開瑞典到加拿大溫哥華,而你們母子三人仍然持續留在瑞典,台灣無法回去,瑞典已經成了你們的家鄉了。

溫哥華離北歐的斯德哥爾摩市十萬八千里,生活的重擔也壓得我們喘不過氣,當然就無法再和妳繼續享受這份親情。但我時刻記住瑞典還有家人在,特別我常常會告訴台民,哥哥和姊姊沒辦法像你一樣得到爸爸全心的關愛和照顧,以後一定要和他們保持良好的親密關係,至今,雖然身處異國,他們兄弟姊妹仍然有很好的聯繫和感情。

1990年代的突破黑名單運動,我們一家被認定是最後最黑最不可能回家的人,當然包括文雄兄,但我們回家的心願和毅力是堅強的,在沒有接觸,也沒有約定下,1990年九月我因父喪而跟國民黨展開爭取回家之路成功後,接著自才把台民送到日本,讓一個12歲的孩子單獨踏上完全陌生的父母的故鄉,之後自才也突破界限而回到近30年不曾踏過的鄉土。我們前繼後撲,個個擊破,沒有多久,在台北,突然接到妳的來電,得知妳也如願的回到久違30多年的家,也得知為了人身安全,妳和Percy先辦好結婚登記,之後,妳毎年都會回去,我也每年期待你們的歸國,和你們敍敍舊。最後,哥哥文雄也踏上鄉土,台灣終於終結了黑名單!

2010年在台北,我們約好見面時間和地點,而妳卻爽了約,待我再去電確認,才知道妳忘記了,Percy説不是只有這次,我知道妳已經漸漸喪失記憶能力了。讓我回想起2006年,我和台民去斯德哥爾摩找你們時,妳就曾經提過,怎麼雙手開始覺得會抖,行動較不那麼靈敏,那時應該就開始有了輕微的退化現象了,沒想到速度竟然比我們想像還快。這二年,日青跟台民提到,很後悔當初年少時沒有跟媽媽學台灣話,以後當媽媽退化嚴重到只會聼母語時,也就無法可以和媽媽溝通了,我聼了後感到很心酸,但還沒等到這一天,妳竟然先走了,難道妳不想為難兒孫們?!

去瑞典找妳時,曾經和妳提過,我認為該有人為妳寫傳記,不管是站在革命女性的角度或革命的獨立運動史上都應該要留下妳該有的歷史定位,因為妳仍然沒有在台灣民主運動發展史上留下痕跡,時候應該成熟了,但是,妳卻説,妳要自己來寫。其實,我那時就心知,妳可能心有餘而力不足了,只是,還是尊重妳的想法,很後悔當初沒有堅持。

我們都因為自才,生命有了交集,是他的妻子、親人,也同樣成為他的前後任前妻,命運有很多相同之處,同樣得在異鄉流落立足,但我羨慕妳有疼愛妳的Percy,還有兒孫陪伴,直到永遠⋯⋯,而我卻得獨自面對現實,生命對我來說還是有很多挑戰,但妳已經做完了功課。妳選擇了自才發表424新書後離開,可見這是該有的連結,也顯示台灣人應該要給予妳應有的歷史定位。

和妳說了這麼多話,有一些可能是妳不知道的。這幾天,人遠在溫哥華,我心急的電訊台灣的婉真姐,是否有人該為妳舉行追思會,我真心希望台灣人能透過追思會認識妳,但得知的消息是有其困難度。很感動婉真姐特地跨海聯絡了美國的朋友,希望真的能有機會舉行追思會,那麼我們又可以再度相聚相敍,讓我陪妳走最後一哩路,希望來生我們再一起當台灣人,當好姊妹。晴美姐,安息! 

延伸閱讀

張文隆敬悼!咱台灣人最偉大的女性之--黃晴美女士刺蔣案背後 一位堅強女性的殞落

刺蔣案中堅毅的黃晴美!吳清桂:晴美,想要跟妳說説話

刺蔣 鄭自才回憶錄》驚天動地的一槍 子彈偏離目標

刺蔣 鄭自才回憶錄系列報導

鄭自才、黃晴美與女兒合照。
黃晴美在瑞典監獄外絕食抗議。   圖 : 張文隆/提供
鄭自才、黃晴美與女兒合照。
妹婿鄭自才偕同妻舅黃文雄及妻子黃晴美,展開刺蔣行動,這位是背後力挺鄭自才的支持者也是參與刺蔣背後的堅毅女人黃晴美。   圖:吳清桂/提供
鄭自才、黃晴美與女兒合照。
刺蔣策畫者鄭自才的第二任前妻吳清桂,追悼鄭自才的第一任前妻-黃晴美。黃晴美是刺蔣案執行者的黃文雄妹妹,刺蔣的槍枝也是她帶到現場。   圖:吳清桂/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