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生觀點》花媽新書被貼助選標籤 掀黨爭波瀾

新頭殼newtalk 文/陳重生
1970-01-01T00:00:00Z
高雄市長陳菊表示,她的新書《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與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無關。   圖:翻攝自陳菊個人臉書
高雄市長陳菊表示,她的新書《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與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無關。   圖:翻攝自陳菊個人臉書

距離明年卸任高雄市長只剩一年,南霸天陳菊卻急著在此時出書「談心」,大爆十一年前請辭勞委會主委而投身高雄市長選舉的民進黨內鬥秘辛。這本《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新書,掀出當年謝長廷子弟兵管碧玲與陳菊競爭黨內提名的內情,並波及代理市長葉菊蘭及陳其邁,因而被外界貼上是在為菊系人馬劉世芳角逐這次高雄市長初選助陣的標籤,從而掀起沈寂已久的黨爭波瀾。

陳菊當年為高雄泰勞暴動扛起責任請辭勞委會主委,為政務官做了好的示範。但她在新書裡又提到辭呈先是被壓下來,三天後卻「被下台」,而當時收下其辭呈準備代轉給閣揆謝長廷的行政院秘書長李應元,則接任她的主委遺缺。這麼聽起來,陳菊應是在質疑謝揆不符官場慣例未先予召見和慰留,也懷疑李應元幕後聯手謝長廷取而代之。

陳菊及其所屬新潮流系與謝長廷的恩怨由來已久,大致可上溯自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黨內初選的長扁之爭。當時新潮流系被視為決定兩人誰能勝出的關鍵,最後新潮流選擇支持陳水扁,謝長廷眼看大勢已去,不得不顧全大局,退出初選並擔任陳水扁的競選總幹事,一時成為黨內美談。

扁菊親密戰友 謝長廷陷低潮

陳水扁勝選後在首都執政意氣風發,陳菊則被延攬為社會局長,民進黨第二代辯護律師對第一代美麗島大老執禮甚恭,陳水扁當時也已放眼爭取民進黨總統提名,小內閣士氣高昂,陳水扁和陳菊有如親密戰友。相對來說,謝長廷在1996年與彭明敏搭檔參選正副總統慘敗於國民黨的李連配後,卸任立委,少了國會政治舞台,有志難伸,政治前途陷入瓶頸。

屋漏偏逢連夜雨,沒多久,謝長廷又捲入宋七力案,形象大傷,只好暫時沈潛,後遠赴高雄探路參選市長的可能性。1998年底,韌性十足的謝長廷終於打敗國民黨尋求連任的吳敦義,開啟民進黨在港都此後20年迄今的執政基業,直到2005年2月北上組閣。

陳菊時任勞委會主委,從陳水扁當選總統後,一當五年多,歷任四位閣揆,謝長廷是她的最後一任行政院頂頭上司,這應是兩人政治這條路上的第二次交會。上一次,也就是1980年美麗島軍法大審法庭上,陳菊是被告,謝長廷則在辯護律師席上。

這麼多年來,謝系與新潮流系雙方的子弟兵在選舉部署時無論基層組織發展或資源分配都競爭激烈,互有矛盾、關係緊張,而陳菊身為謝內閣指標所在的美麗島大老和新潮流龍頭,對於政治冷暖變化的感受自然比其他人來得深刻。

正如陳菊新書中所說,2005年8月的高捷泰勞暴動衍生出相關弊案,重創民進黨形象,也打亂原本陳水扁在謝長廷離任高雄市長後的接班人布局,代理市長陳其邁首當其衝被涉及弊案的父親陳哲男殃及,而陳菊的「有力人士」說被指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雙媽之爭」勝出 花媽南霸天時代到來

已經「被請辭」勞委會主委南下參選高雄市長的陳菊,那時面對謝長廷力拱的代理市長葉菊蘭,而時任內政部長後轉任農委會主委的蘇嘉全也有意角逐。葉、蘇都「放棄」後,陳菊機會大增。後來由管碧玲代表謝系出馬,形成花媽VS.管媽的「雙媽之爭」。結果,花媽出線,也預告接下來南霸天時代的到來。而那年選舉在台北市征戰的卸任閣揆謝長廷,則輸給了藍軍的郝龍斌,無緣入主北市府。

謝長廷和陳菊政治行情突然一消一長,兩年後,謝長廷問鼎總統大位失利,馬英九率領國民黨班師回朝。謝長廷雖暫時淡出政治圈,但並未真正如選前承認退出政壇。除了黨職之外,2012年訪問中國,2015年接受台北市長柯文哲邀請擔任市政顧問。2016年蔡英文和民進黨贏得總統大選,謝長廷奉派接任駐日代表。不過相較於陳菊在高雄的長期紮根經營,謝系的凝聚力和政治實力,已遠不如菊系及新潮流系。

新書撕裂似已癒合、結痂的黨內鬥爭舊傷口

陳菊新書一出,黨內鬥爭的陳年往事一一重現。主要當事人謝長廷即便對這些政治上的恩怨情仇也有話要說,但畢竟遠在東瀛,偶爾才回台灣,只得暫時靜觀其變,透過臉書聊表感懷,雲淡風輕。

除了管碧玲反擊「菊姊要再劃幾刀?」、「別讓2018成為菊姊延長賽」外,陳菊新書還提到2010年高雄縣市合併改制升格後的首次市長選舉,陳哲男居然站台支持脫黨參選的前高雄縣長楊秋興一事,陳其邁啞巴吃黃蓮,只好維持一貫「尊菊」立場,沒有多置一詞。陳其邁的民調支持度居於穩定領先態勢,此時此刻,務必全力護盤,一如先前陳哲男假釋出獄時所稱,對於父親之事「只能承擔」,以免橫生枝節。

謝長廷當年北上組閣之際,應該萬萬沒想到,高雄謝家班的勢力會逐漸式微,菊系人馬全面上位。陳菊或也是不想在她明年交棒後步謝後塵,於是不惜在新書中撕裂似已癒合至少結痂的黨內鬥爭舊傷口。從謝長廷、李應元到葉菊蘭,從管碧玲到陳其邁……,當事人有的急著澄清、氣得跳腳,有的一筆帶過、保持沉默。新一波的黨內鬥爭暗潮洶湧,但如今主客易位,反新潮流的人馬有無集結?挑戰和反撲力道夠強嗎?攸關初選結果至深且鉅。

陳菊在黨內一向被公認有好人緣,《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一下子就得罪了一缸子的人。然而事過境遷,物換星移,一旦走入時光隧道,許多細節或受限於個人記性好壞,或選擇對自己有利的部分互相放話,真相已難百分之百拼湊起來,成為羅生門自可想見。

陳菊是當今政壇唯一仍叱吒風雲的美麗島世代重量級人物,新潮流系成員更是從街頭到議場,40年來歷經無數次選戰和鬥爭淬煉過,不可能沒評估過新書一出所將掀起的政治風暴。或許經過精算後判斷,無論對於劉世芳或菊系、新潮流而言,還是利大於弊,所以才決定出手。

然而政治情勢的變化有時候不完全是人可以操控的,選戰更是動態的,「花媽心內話」究竟能否扮演臨門一腳,護送劉世芳初選過關,菊系勢力在高雄繼續引領風騷至少再四年?抑或只是讓陳菊的大老英名受到斲傷,本可「功德圓滿」的卸任身影不夠完美?再過不久,選民就會給答案!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