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管仁健觀點》房思琪式的強暴 解殖密碼
新頭殼newtalk 文/
生活藝文
作家林奕含輕生後,決定不出版她小說的寶瓶出版社長朱亞君稱因遭受網路霸凌,有意跳樓,後被警消聯手救下。
作家林奕含輕生後,決定不出版她小說的寶瓶出版社長朱亞君稱因遭受網路霸凌,有意跳樓,後被警消聯手救下。   圖 : 翻攝自林奕含臉書

經歷了這次解嚴後最另類也最大規模的言論管制風暴,總算挨過了跳樓頭七,臉書上的各類放生文才一一浮現。回顧那軟性白恐的一周裡,眾多媒體與臉書等社群自甘墮落,復辟了「小警總」機制,只准刊登馬屁文與取暖文,讓我們重溫戒嚴時代「溫馨美好」的一言堂。

教主當初到底與報導者、游擊文化以及伊格言之間有何恩怨,只要不用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情緒勒索,逼爭吵中的眾人都閉嘴,搞這種另類言論管制;自出版圈退休兩年多的管大,一開始也從不曾想過要淌此混水。但說過的話無法收回,得罪過的人也不可能裝作沒事,那就效法胡忠信大哥曾勉勵我的話:「發現了好書就用力推,被人罵做是『書商』又何妨?」

所以這一刻起,鍵盤小五郎要變身書商了。變!變!變!胡大哥上身。我先說結論:「《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就是一本解殖寶書,左膠文青與台派覺青一定要人手一本。」好了,接下來管大要疲勞轟炸10分鐘到進廣告為止。

一.什麼叫「房思琪式的強暴」?

外界報導奕含「輕生」(其實她是在「赴義」或說是「殉道」)前,最後露面談到這本書,是在2017年4月19日中午,接受《Readmoo閱讀最前線》專訪,剖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創作歷程,以及她最後要對世人所說的話。

《Readmoo閱讀最前線》到了5月5日,才在臉書公布了這段10分多鐘的影片,雖然報載檢警透露,這段受訪內容僅談到「小說」本身,對突破案情並無助益。

奕含如今是真的死了,與教主的狀況不同。解嚴多年後的今日,司法一切也都試著要講求程序與證據,誘姦確實是很難定罪的,何況受害者已離世,對加害者求刑也不可能太重。這其實有點像是4年前的洪仲丘命案,在群情激憤下,軍法辦也不是,不辦也不是,辦得快也不是,辦不快也不是,即使移送到一般司法體系仍是如此。憤怒的鄉民找不到情緒出口,社會就像埋藏了一顆不定時炸彈。

從受訪畫面中可看到,奕含表示很多人看完這本書,都會說這是一個關於「女孩子被誘姦或是被強暴」的故事,但她卻認為用這句話來概括這本書並不妥,她會改成「這是一個關於『女孩子愛上了誘姦犯』的故事。」

奕含還說︰「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是房思琪式的強暴」。我拿這句話去問研究所女同學,她們都不解奕含說的「房思琪式的強暴」究竟是什麼?被性侵並非受害者的錯,只要有完善的司法、社工與心輔機制,應該還是無法與屠殺相提並論吧?

但我們這些走過戒嚴時代的老人,就能體會奕含要說的「房思琪式的強暴」是什麼?狼師李國華強暴這些小女生時,用的不只是暴力,因為暴力還可事後透過法律追訴及輿論譴責。狼師在施暴時是用真、善、美、愛這四大光環護體,讓尚未成年的受害者,從此失去了對真善美愛四件事的信心,最後對人生也失去了興趣,不是放縱隨波逐流,就是厭世輕生。

因此「房思琪式的強暴」,說穿了也就等於殖民統治。當年國民黨推行國語時,對家裡母語是台語的小孩,動輒犯禁時施以罰錢、罰站、打耳光、掛狗牌、半蹲吊水桶等酷刑。加害者只要把迫害的行為,包藏在真善美愛四大光環裡,讓受害者不再有受害感,在無力反抗下還必須愛上加害者,為自己能繼續活下去,找個自欺欺人的理由。

今日有人主張要設台語公共電視台,會攔阻的一定是不懂台語或台語說不流利的人嗎?不一定,受害者是有可能愛上加害者,且認同加害者那套「愛」的邏輯。奕含說:「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是房思琪式的強暴」,台語在台灣不就是這樣被屠殺到無法續存了嗎?

二.房思琪為何得不到真「愛」?

房思琪有深愛她的父母、有雙胞胎似的閨密;就算狼師口中的愛是假的,父母與閨密的愛卻是真的啊!奕含受訪時認為房思琪注定終將走向毀滅且不可回頭,就是因為「它裡面是有一個『愛』字的」,而且「她有慾望,有愛,甚至到最後她心中還有性,所以這絕對不是一本憤怒的書,一本控訴的書。」讓我們看一段其中的對白。

  「為什麼哭?」

  「如果我告訴你,我跟李老師在一起,你會生氣嗎?」

  「什麼意思?」

  「就是你聽見的那樣。」

  「什麼叫在一起?什麼時候開始的?」

  「忘記了。」

  「我們媽媽知道嗎?你們進展到哪裡了?」

  「不知道。該做的都做了,不該做的也做了。」

  「天啊,房思琪,有師母,還有晞晞,你到底在幹嘛,你好噁心,你真噁心,離我遠一點!」

當年那些在學校裡說了台語被罰的小孩,周邊好友的回應也就是「你好噁心,你真噁心,離我遠一點!」至於對小孩施以酷刑的老師,就會告訴你︰「老師是愛你的,這是老師愛你的一種方式。」父母呢?知道後第一時間是趕快請老師吃飯,賠不是;因為他們認為女兒是第三者,違法違規後必須得到原諒。

三.狼師李國華的溫良恭儉讓

奕含受訪時說李國華是胡蘭成「縮水了又縮水了的贗品」。鄉民們應該對胡蘭成不熟,但我們四、五年級生來說,30年前若當過文學青年,一定知道胡蘭成就是當年文壇正黃旗「朱家班」的神主牌。(不是現在這個星光幫的朱家班喔!)

胡蘭成是浙江紹興人,曾任汪精衛政權宣傳部次長、行政院法制局長,在中國被稱為大漢奸。1943年與張愛玲相戀,1944年結婚,1947年離婚。1970年代他到文化大學授課,《今生今世》與《山河歲月》紅遍一時,三毛電影劇本《滾滾紅塵》,男主角影射的也就是他。

胡蘭成在文學圈的評價兩極,愛之者如朱家班作家,將作品拿來當聖經背誦,但恨之者則視如敝屣。1960年代張愛玲寫信給好友宋淇時說:「胡蘭成獨創的『怪腔』討厭到極點,看了總是又好氣又好笑。」奕含在受訪時形容李國華是胡蘭成「縮水了又縮水了的贗品」。

在林奕含受訪前,軍公教團體發動圍城行動,企圖阻撓立法院審議年金改革法案,造成許多違法脫序行為,蔡英文總統宣示要究辦到底,但國民黨主席參選人郝龍斌4月20日下午,卻找了九位律師,組成的律師團共同召開記者會,強調民眾扯衣服、潑水、推擠不是暴力,相較當年民進黨,可以稱得上是溫良恭儉讓。

國民黨的這些外省權貴,如馬英九、郝龍斌、連勝文等官二代,競選時總愛用溫良恭儉讓來自我標榜,年輕的奕含卻看穿了,將狼師定位成「溫暖的是體液、良莠的是體力、恭喜的是出血、儉省的是保險套、讓步的是人生。」別看奕含年輕,書中那段描述那幾個高級外省老男人的場景非常傳神,有職場經驗的更是會心一笑。

李國華和幾個同補習班、志同道合的老師上貓空小酌。

山上人少,好說話。英文老師說:「如果我是陳水扁,就卸任之後再去財團當顧問,哪有人在任內貪的,有夠笨。」

數學老師說:「海角七億哪有多少,但陳水扁光是為了一邊一國四個字,就應該被關四十年。」

英文老師說:「現在電視在演阿扁我就轉台,除非有陳敏薰。」

李老師笑了:「那麼老女人你也可以?我可不行,她長得太像我太太了。」

一個漂亮的傳球。話題成功達陣。抵達他們興趣的中心。(幾個補教名師各自吹噓他們的獵豔故事,獵物都是女學生)

不說太多,我已經變得比胡忠信更書商。再說一次結論:「《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就是一本解殖寶書,左膠文青與台派覺青一定要人手一本。」若想知道進一步的解殖密碼,等書賣過十萬冊,鍵盤小五郎才會公布第二回合解碼結果。

抒發己見投稿「開講無疆界」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