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爆周年邀傷友茶敘 新光護理長憶亡父落淚

新頭殼newtalk | 周富美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新光醫院護理長莊麗敏去年忙於照顧塵爆大量燒傷病患,無暇抽空多回南部老家照顧病重父親,塵爆周年前夕憶及亡父,一度哽咽落淚。   圖:周富美/攝
新光醫院護理長莊麗敏去年忙於照顧塵爆大量燒傷病患,無暇抽空多回南部老家照顧病重父親,塵爆周年前夕憶及亡父,一度哽咽落淚。   圖:周富美/攝

八仙塵爆滿周年前夕,新光醫院將於6月22日上午10時舉辦感恩茶會,整形外科病房護理長莊麗敏趁午休空檔坐在辦公室,打開電腦整理與會燒傷病友名單時,一邊瀏覽去年搶救燒傷病患的照片景況,此時螢幕突然跳出一張熟悉的畫面,她沉默凝視片刻,雙眼頓時泛起一陣淚光。

去年6月27日八仙塵爆當天,莊麗敏正在高雄參加燒「最佳傷口照護與疤痕治療」首日研討會,她怎麼也沒想到,晚上9點突然收到Line訊息,打亂接下來的所有生活步調,她急call先生開車送到高鐵站,卻趕不上最後一班北返列車,再奔赴客運站搭巴士,清晨5點多抵達台北車站,就跳上計程車飆回新光醫院,從急診室走進最靠近地獄的病房。

「阿長(護理長簡稱),台北有一個大爆炸,可能會有很多燒傷病人」,從事護理工作20多年的莊麗敏說,當時一看到訊息就感覺不妙,立刻決定放棄隔天的研習會,設法趕回醫院,搭乘夜車期間透過手機連繫,才知道塵爆過後,醫院急診室一下子湧入20多個病人,回到醫院後,就從地下室的加護病房一路查看到9樓病房,瞭解所有燒傷病患的初步護理狀況。

首設專屬「燒傷病房」

「當時大量燒傷病人分散住在各科別、各樓層,許多家屬在病床邊焦急等候,醫護人員都忙成一團,大家情緒都很緊繃」,莊麗敏看情況不對,為了避免太多家屬進出造成病人感染,立刻建請醫院臨時找空間開設專屬「燒傷病房」,呈報請示後,獲整形外科主任和副院長支持,塵爆後第3天,新光醫院就淨空5樓整形外科病房,增設防塵墊、空氣清淨器等器材,首開各醫院先例設置臨時的專屬「燒傷病房」,將所有燒傷病患遷入集中照護,家屬則在病房外等候,依照時間穿上隔離衣進入探視。

把2個小孩交給先生和姐姐照顧後,莊麗敏連續2個多月守在醫院,她最感謝的是,當時需要大量人力幫忙換藥,許多護理人員在第一時間放棄休假回來幫忙,還有多位已離職的護理師,主動返院排班擔任志工,幫忙病人抬腳、換藥,其他各科別的護士也會主動支援,護理主任和督導也直接跳下來幫忙病人翻身、擺位。

莊麗敏說,在照護大量燒傷病患期間,有些家屬要求護理人員面面俱到,以愛心和耐心回應所有合理、不合理的要求,但第一線的護理師是以專業服務,不是病人的專屬看護,有時過於忙累,也會出現負面情緒,如何在家屬和護理人員之間妥善溝通,成了照顧大量傷患期間最艱鉅的挑戰。

搶救病患 父驟逝

在塵爆期間,新光醫院共收治27位燒傷病患,意外過後3個月,最後1位病患在9月30日出院返家,「一定要試著走出去,才會知道問題在哪裡」,莊麗敏強調,當初醫院請病人出院時,有些家屬不太諒解,但回家實際生活後才知道,自己還有哪裡肢體部位需加強復健,後來回診時,病患及家屬大多能瞭解並接受。

「我們都沒碰過這麼大的災難,塵爆傷患都很年輕,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死亡」,結束訪談結束後,莊麗敏眼前突然出現一張熟悉的告別式照片,她說父親去年6月初被診斷出癌症末期,因塵爆期間心思都在工作上,無暇抽空常返回屏東老家照顧爸爸,等到去年9月病人陸續出院期間,與她情感甚篤的父親病逝了,護理天使穿上的一身雪白衣裳,既神聖又沉重。

「爸爸,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想多陪陪你,請原諒我,因為台北有好多燒傷病人要照顧……」,當記者結束訪談時,莊麗敏突然一陣沉默,這些吐不出也嚥不下的思念,她只能深埋心中,強忍著就快溢出眼眶的淚水,微笑起身走進護理站繼續工作。

去年八仙塵爆後新光醫院湧入大量燒傷患者,病人換藥時耗時費力,需要大量醫護人力協助。   圖:陳柵君醫師提供
去年八仙塵爆後新光醫院湧入大量燒傷患者,病人換藥時耗時費力,需要大量醫護人力協助。   圖:陳柵君醫師提供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