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黃安怎麼對母校,就會怎麼對祖國
新頭殼newtalk 文/
移居中國的藝人黃安,最近常常因為爭議性發言引發議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移居中國的藝人黃安,最近常常因為爭議性發言引發議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黃安,這位移居對岸多年的資深藝人,雖不見新作卻仍常見報。靠著在微博上舉報歌手盧廣仲、反反服貿、反反課綱,每次都引起兩岸網友論戰,成為台灣即時新聞小編們的最愛,簡直就是網路世界的王偉忠,不,是王炳忠啦!

2015年12月17日《自由時報》的〈黃安:長江霾害養活台灣〉報導:「強烈的大陸冷氣團本周南下,環保署表示PM2.5(細懸浮微粒)達到『紫色』最高等級,並指出此波境外汙染物是中國長江一帶的霧霾吹至台灣所致。長期居住在中國的藝人黃安,在微博痛批台灣媒體藉『長三角霾害』炒作,直呼:『台灣的霧霾是否來自長三角還眾說紛紜,但就算是,光在2010年1千大台商就有509家在長三角,且轉得滿缽。』黃安更稱:『就是來自長三角的霧霾換得鈔票,回台灣養活你們一家子,感恩吧』!」

針對統獨發言,那是個人政治偏好,鄉民們就算不贊成也應尊重。但黃安要台灣人對霧霾這種危害人體健康的毒物「感恩」?這論點實在太過玄妙。論起霧霾受災程度,華北與日韓民眾是A級受害者,長江以南才是B級受害者,至於隔海自保的台灣,已是C級受害者了。中國無法管制空污,讓自己同胞與鄰國民眾慘遭毒害,口誅筆伐都來不及,何以會有應該「感恩」之處?

可是「感恩」兩字出自愛國反獨的黃安之口,也算其來有自。套句台灣現在最紅的「龍介仙台語教室」所說,這就是「細漢偷挽匏,大漢偷牽牛」。根據1996年11月19日《聯合報》的〈黃安「我的成長」惹火母校,關西農校要求公開道歉〉,黃安當年還在台灣時,就是這樣「感恩」母校的。

「省立關西高級農業職業學校昨天表示,校友黃安(原名黃宏銘)於26日華視頻道播出的〈紅白勝利〉節目中,以短劇方式演出其成長過程,對學校造成嚴重侮辱,破壞學校形象甚巨,將要求公開道歉及製播形象廣告,否則法庭相見。

關西農校昨天召開臨時會議,首先播放〈紅白勝利〉節目中描寫黃安一生的短劇;黃安在節目中指出,關西農校是『全世界都沒有人要念的學校』,太保很多,曾『抄傢伙』揍他。

由許效舜飾演的學生時期黃安,轉學第一天,發現全班都是原住民,臉上都有黥面,連老師(胡瓜飾)都身著傳統服飾,並先打完飛鼠才去上課。劇中所有師生並刻意模仿原住民說話腔調,老師還強調考試時班級和姓名不要寫顛倒等,讓黃安大呼程度太低,同學『笨到極點』,下課後原住民同學並持斧頭等在校門口圍毆他。劇中並強調黃安永遠都是第一名。

關農總務主任姜鴻達表示,據調查,當時黃安同班同學僅8人是原住民,且畢業後多人考上警察學校,甚至擔任民意代表,絕非劇中形容程度奇差,更沒有黥面,教師中也沒有原住民,黃安的成績並非他自己形容的那麼好,只有一年級較佳而已;播出當天他即去電要求製作公司鄭重道歉並設法彌補,但製作單位只在隔周節目中敷衍幾句,沒有道歉。」

當天中午出刊的《聯合晚報》,在〈黃安短劇過火,關西高農抗議。紅白勝利侮辱母校?校友會、家長會、教職員準備聯名控告〉報導中進一步指出:

「省立關西高級農業職業學校師生、校友會及家長委員會,對校友黃安在華視〈紅白勝利〉節目中涉及侮辱學校,都十分憤慨,昨晚決定向黃安及製作單位表達嚴正抗議,要求黃安返校道歉,並募集律師費,準備控告製作單位及黃安。

關農校友會、家長會及教職員昨晚開會討論長達三個小時,一致對黃安(本名黃宏銘)在該節目短劇「我的成長」中的表現表示不能原諒,決議函文給製作單位全能傳播公司、黃安、廣電處、新聞局及教育部,表達嚴正抗議,也要求製作單位製播相同長度的關農正面簡介並公開道歉,以彌補學校的形象。

廣電處人員上午電話聯絡關農校友會,明白指出〈紅白勝利〉製作單位已違反廣電法第24、25條,若雙方無法圓滿協調解決,可處以停播處分。

全能公司的賴姓製作人上午則緊急與校方聯絡,願意在下星期一到校,當面與學校溝通,商計如何再製播節目以示歉意。校方並要求黃安應在近日內到校,公開向全校師生道歉,但黃安尚未回應。

在『我的成長』短劇中,黃安明白指他以600分的聯考成績就讀只有180分就錄取的關西高農畜牧獸醫科,……校方指劇情與實情完全不符,黃安做假貶低學校來凸顯自己,太過自大,並嚴重侮辱原住民,一原住民校友並指黃安傷害了全省30個山地鄉。」

不但關西農校校譽被辱,連原住民也被惡意醜化,官方擔心黃安的種族歧視言論,引發更大的族群衝突,也揚言要裁罰。黃安只好前倨後恭、公開道歉。11月20日《聯合報》的〈廣電處指「紅白勝利」節目違法,被指侮辱關西農校,黃安決道歉〉報導:

「針對華視〈紅白勝利〉節目,藝人黃安在『我的成長』單元劇中,涉嫌侮辱省立關西高級農業職業學校,廣電處人員昨天表示,該節目製作單位全能傳播公司已違反廣電法,若不能善後,可予停播該節目處分;全能公司已緊急與校方約定25日下午到學校面對面溝通;校方仍堅持要製作單位和黃安到學校及在電視上公開道歉。

關西農校教職員、校友會及家長委員會前晚經長達三小時開會討論後,決議要行文黃安、全能公司表達嚴正抗議,要求在原節目製播同樣長度的關西農校正面簡介,以彌補校譽和形象受損,節目中並應由黃安親自道歉,若不能配合,則由全校師生和校友樂捐律師費,控告黃安誹謗,並請相關單位撤銷黃安演藝人員的資格。……

對於母校關西農校執意控告黃安一事,黃安決定回到母校道歉,並捐助一筆錢供作校友會的基金。黃安說:『對於這件事,我也希望能有一個歡喜圓滿的結局,因此,在和製作單位商量之後,我個人不但會親赴學校,針對節目的內容作一番解釋和道歉,也希望能把〈紅白勝利〉的外景,搬到母校去錄,由我個人提供獎金,供作校友會的基金』。」

對岸鄉民們若懂得「翻牆」的,應該也都心知肚明,這些年來黃安早已過氣,只能靠著在網路上散發激烈的反獨言論引發論戰,爭取他嘴上「祖國」少數弱智鄉民們的盲目支持。但前車可鑑,再次提醒對岸鄉民們,一個人過去會怎麼對母校,將來也會怎麼對祖國的。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