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世忠觀點》歐巴馬的反恐危機被川普轉移焦點

新頭殼newtalk 文/劉世忠
1970-01-01T00:00:00Z

感恩節前夕,在法國巴黎恐佈攻擊的陰影下,美國總統歐巴為了化解美國民眾返鄉過節的擔憂,特別向全美保證沒有接收到針對美國本土的恐攻情資。孰料7天之後,加州聖博納迪諾市就發生自2001年911事件以來死傷最慘重的攻擊悲劇。儘管調查單位仍在確認這起造成14死、21傷的慘劇是否與恐佈主義有所關聯,12月6日歐巴馬刻意選在白宮的橢圓辦公室發表演說,並透過電視黃金時段播出,就將這場事件定調為恐佈攻擊。

歐巴馬在這場演說中沉痛呼籲國會通過槍枝管制法案,並授權派出特種部隊向ISIS動武,他也宣布要緊縮美簽發放程序。面對在野共和黨、甚至少數同黨民主黨同志抨擊他未能制訂有效打擊「伊斯蘭國」(ISIS)的策略,歐巴馬仍堅持目前結合盟國進行空襲以及提供伊拉克政府軍和敘利亞反抗軍武器與訓練的戰略,最多就是派遣特種部隊參戰,仍不派出地面部隊,避免美國再度陷入中東戰事的泥淖、激化中東的反美主義。

將此事件置於美國總統選舉初選下個月即將展開的政治氣氛裡,歐巴馬發表這場演說的時機點除了安撫民心、重塑形象之外,當然也希望ISIS不要成為摧毀他卸任前政績的最後一根稻草,甚至殃及民主黨總統大選選情。

聖博納迪諾槍案牽扯出來的不僅是美國國內辯論許久的槍枝管控爭議,更涉及恐佈攻擊形態的演變。即使美國能透過嚴格管控恐佈組織份子的入出境來阻隔攻擊於境外,但對於美國本土受到ISIS鼓吹而「自生型」(homegrown)的恐佈組織或個人則是防不勝防。聖博納迪諾槍擊案的主嫌夫妻就坦承受到ISIS的激勵,進而發動自主性、極端性的「孤狼式」(lonely-wolf)攻擊。這種恐攻不但難以事先偵測,而且小範圍、隨機式的突襲模式更容易深化恐慌。

更嚴重的是,歐巴馬已經研判到這場恐攻可能造成美國國內族群的對立,因此呼籲美國人民不應將ISIS與穆斯林教劃上等號,甚至敵視穆斯林教徒。豈知歐巴馬此話一出,目前在共和黨黨內初選領先的房地產大亨川普(Donald Trump)再出驚人之語,公開呼籲美國政府嚴禁穆斯林入境,川普甚至引述民調數據指稱大多數穆斯林憎恨美國,對此應保持警惕。

自參選以來就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川普此番爭議性言論引發各界撻伐,也讓原本陷入危機、成為眾矢之的的歐巴馬得以暫時轉移焦點。白宮立即重批川普不夠資格參選總統;《華盛頓郵報》社論公開要求共和黨撤銷川普的參選資格;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警告川普「憎恨不是美國的價值」;排山倒海的輿論質疑川普是不是ISIS的祕密武器;有人以墨索里尼形容川普;《哈利波特》的作者羅琳(JK Rowling)說川普比她筆下殺人無數的大反派「佛地魔」還要邪惡。

川普的發言也讓共和黨同志尷尬萬分。眾議院多數黨領袖萊恩(Paul Ryan)、共和黨另一位總統參選人傑布布希(Jeb Bush)、前副總統錢尼(Dick Cheany)皆同聲譴責。

川普則為自己辯護,表示美國面臨危險威脅,有如處於戰爭時刻,別無選擇必須「暫時」採取此種舉措。川普還將自己與已故總統小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二戰期間處理日本、德國及義大利後裔的做法相提並論。

川普此番言論明顯與選情操作有關。根據最新民調,雖然他仍然領先黨內對手,但差距有愈來愈小之勢。甚而有民調顯示在初選首站的愛荷華州,川普已經小輸另一位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由於兩人的支持群都是共和黨保守派選民,因此就算川普對穆斯林教徒的不遜言論引發爭議,克魯茲也是少數未對其假以辭色的批評者。

遺憾的是,川普如此的言論僅著眼於選戰操作策略,卻忽略當前美國因應恐佈主義威脅的戰略絕非離間或排擠穆斯林教徒,因為將穆斯林打成與恐佈主義同夥人只會切中ISIS下懷,甚而可能引爆更多無法預期的族群衝突,為歐巴馬政府製造更多問題。若要成功打敗恐怖主義,必須讓穆斯林族群成為強有力的盟友,而非以懷疑與仇恨將之拒於千里之外。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作者:劉世忠(自由撰稿人)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