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瓊雅觀點》新加坡醬油的故事

新頭殼newtalk 文/黃瓊雅
1970-01-01T00:00:00Z
白毅柏說,「通曉英文讓我們獲得最新的技術和資訊」,即使是傳統工業也可以不斷換代升級。圖:黃瓊雅提供   
白毅柏說,「通曉英文讓我們獲得最新的技術和資訊」,即使是傳統工業也可以不斷換代升級。圖:黃瓊雅提供   

公司成立於獨立建國前

大華醬油在1947年由現任董事經理白毅柏的祖父白清泉成立。當時新加坡還沒有建國,醬油是珍珠山頂家庭式的釀造生意。建國後勉強稱得上是傳統工業,但即使新加坡的經濟起飛翻了好幾番,大華醬油始終是家傳事業。

白毅柏說:我們做的是跨世紀的產品。中國發明醬油已經有3000年的歷史,日本醬油也傳承500年,「好好做就可以做成百年企業」。既是家族事業,進入公司後他個人先從掃地做起,兄弟姊妹也在公司上班,負責不同業務。「和諧很重要,利益分配均勻是關鍵。」

白毅柏的祖父是外行人做內行人生意,在完全不懂的情況下由原始的釀造工法做起。在技術方面,他一向不恥下問,向有技術的師傅討教釀造方法。在銷售方面有路就走、有店就停,一步一腳印推出自己釀製的產品。白毅柏年輕時也到台灣醬油工廠駐地學習製程。台灣醬油用小麥、黃豆片釀造,新加坡醬油則用麵粉及黃豆。70年代大華與台灣味全合作,接受台灣技術指導,以機械化、標準化生產,至今仍維持只做100%純釀造醬油。

大華醬油同時也代理味全產品和可美特番茄醬,並進口洋菇、蘆筍、玉米筍、草菇、荔枝、龍眼等加工罐頭食品,成為新加坡的台灣罐頭食品總經銷商。工廠設備、包裝機器一直以來都是向台中沙鹿的機械廠購買,連穿梭其間的製程顧問也來自台灣。雖然台灣一連串的食品風暴,白毅柏對台灣食品依然非常有信心:「食品標準,台灣其實很標準。台灣人不要對自己失去信心。」

醬油也要跟著知識經濟的浪潮轉型

品質就是生命,要延續生命就得靠品牌。雖然是家族產業,白毅柏希望大華是知識型的廠商,不斷升級。新加坡政府一直強調提升生產力,但光擴張規模並不能持續獲利,必須提高技能與創新。醬油事業雖然是傳統產業,也可以是知識產業,因為人的口味是不斷在改變的。新加坡本地從吃豆腐乳的社會變成吃Cheese的社會,所以大華醬油除了接受ISO品質認證外,也要求員工技能要提升,考究當地口味,研發創新元素,與時俱進。

白毅柏以Logo為例,當年祖父為了迎合外銷國際化,從紅色字體改成黑色字體,雖然很多人難接受,但為了國際化必須求新求變。口味也是如此,要配合不同的外銷市場,不斷轉型及開發增值產品。為了迎合中東與歐洲的華人市場,而有蒸魚醬青與中式滷汁等產品的誕生。醬油不再只是調味,除了色香味外,也開發更高級的名貴醬油,醬油裡的蛋白質高到可以跟雞精媲美。當代的經濟競爭就是以知識為基礎,保留傳統的美味、加入當地的元素、尋求創新才能是未來傳產的競爭強項。

外銷為主的新加坡品牌

新加坡作為地圖上的小紅點,國內的市場小,想要擴大生產,只能通向全世界;唯一的出路,就是外銷。大華醬油目前主要外銷至中東及歐洲市場,而不在東亞與中國、台灣、日本醬油激烈競爭。白毅柏提到,新加坡中小企業在國內競爭,就像被人家打大的孩子一樣。在國際方面,中國醬油的售價只是新加坡的成本,在價格廝殺的時代,唯有以品質掛帥。所以他最擔心代理商不懂產品的品質而不會賣,存放太久品質變壞,反而砸了招牌。

在品質監管方面,新加坡農糧署管得很嚴,食品工廠分A、B、C、D四級,政府定期檢查,作為每年重新更新執照時的標準。白毅柏說,這種雷厲風行造就了「新加坡」這三個字,在海外市場成為標準與安全的代表。

政府牽線搭橋拚外銷

新加坡有強大的政聯企業,淡馬錫相關企業在海外叱吒風雲的事跡大家耳熟能詳,但中小企業就相對弱勢許多。為幫中小企業開拓國際市場,新加坡國際企業發展局(IE Singapore)扮演了相當關鍵的保母角色。IE Singapore在全球設有超過35個辦事處,幫中小企業尋找海外夥伴和商業網絡,算是居功厥偉,在協助企業融資方面,對中小企業也有最實質的幫助。

「新加坡」這三個字本身就是優良品牌。新加坡是中立的小國,除了地點佔有優勢外,又有西方的商業文化。白毅柏說,「通曉英文讓我們獲得最新的技術和資訊」,即使是傳統工業也可以不斷換代升級。英文能溝通,對國際的文化瞭解,有很大幫忙。這就是新加坡傳統產業的知識化利基。加上政府有一套完整輔導中小企業的制度,這是身為新加坡企業的好處。只要會申請,就能受到政府幫忙。金融管道多元,融資容易,事半功倍。

白毅柏認為,IE Singapore在國外打組織戰時最有用,除了扮演旗艦手外,國內食品公會的團結也很重要。他身為新加坡食品廠商聯合會的會長,扮演了商家與政府溝通平台的統合者。公會早期從20幾家廠商到現在的360多家,每次外銷展覽都獲得政府的支援和補助。之後與海外企業的媒合,政府也做好事先接洽與事後服務。員工技能提升,廠家也幾乎不用出錢,多是政府補助。白毅柏說,曾通過總商會得到新加坡政府資助,請台灣生產力中心來進行技能訓練。

年輕化是新加坡食品廠商聯合會的特色,企業的第二代、第三代都進來了,平均40幾歲。白毅柏認為公會傳承講究奉獻的精神,有一個固定會所後,新一代一進來就訓練他們把公會的職務當成公務來做,培養出為其他廠商服務的興趣。食品公會雖然年輕,但講求紀律,如此反而比其他組織更有活力,這樣也才能讓公會走得長遠。新加坡政府領導講求要有能力,食品公會講求幹部要有奉獻精神。

新加坡最厲害就是無中生有

做醬油面臨所有傳統產業的困境,但不管經濟好不好都要吃。3000年以前沒有醬油,日本料理不盛行時,醬油也沒沒無聞;現在醬油已經成為料理的必需品。但在新加坡,土地、人力資本皆貴,目前大華在JalanBesut工業區的廠地有16.5萬平方公尺,已經是搬了第三次的廠地,未來還要面臨很多挑戰。新加坡最厲害就是無中生有,「我不相信富不過三代,我相信我會找到更多的市場。 」白毅柏丟下這句話,就載著一車員工生氣勃勃地去參加食品公會的晚宴了。

作者:黃瓊雅(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 研究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