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先別談228,你聽過38大屠殺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228事件發生當時,民眾包圍公賣局的照片。圖:維基百科   
228事件發生當時,民眾包圍公賣局的照片。圖:維基百科   

解嚴之後每逢228,都是台灣人難以脫逃的災難。因為這些弱智媒體,永遠就只會追逐著當年在美國做落扒仔的總統有沒有被吐口水?或是殺人屠夫的銅像有幾處還沒被潑漆抹糞?今年好了,又多了一個隱性的小蔣粉絲當上台北市長,接不接受另外那個顯性粉絲的「死亡之握」,竟然也成了花邊新聞;這樣被弱智媒體消費化與娛樂化之後的228,悲劇早已成了鬧劇。

回歸正題,228事件究竟是歷史上的必然?還是偶然?現在流行的說法是突發的,可避免的,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爆發228除了政治腐敗、特權橫行、經濟崩潰、物價飛漲、軍紀不良、治安敗壞等客觀因素以外,最關鍵還是在於老蔣派來的接收人員素質低劣,卻以戰勝者姿態鄙視台灣人和台灣文化;以及台灣與中國之間價值觀與文化素養,存在著重大落差。這些複雜的因素,無法一一細說。所以,我只好借用安麗人的招呼用語:「先別談228了,你聽過38大屠殺嗎?」

兩岸開放觀光後,台灣人對中國觀光客最不滿的,就是在機場、餐廳或路邊公然便溺(香港人的反彈更大)。但大家也別抱怨這些觀光客,這本來就是中國傳統文化。去看一下《紅樓夢》27、54與71回,大觀園建築富麗堂皇,裡面的小姐丫鬟們美如天仙,但請問她們都在哪裡如廁?造景的假山、大桂樹蔭下、花間草叢皆可。

中國與曾被日英殖民的台港兩地,衛生條件(觀念)差距太遠。一群文明度較低的人要統治文明度高的地區,勢必引發衝突。難怪二戰結束後老蔣接收台灣,一年後就爆發228,因為當時兩岸之間不要說法制、經濟、國民教育普及率各方面,台灣都領先中國。光是傳染病,1946年就爆發了大規模的霍亂,甚至還有鼠疫與天花。

從剪報中可得知,228事件爆發的前一年(1946年),也就是老蔣把在台的日本軍憲警等公職人員都遣送回去,改由大陸派人來統治的第一年,台灣各地就爆發多起警察(包括海關、專賣局)對群眾開槍造成死傷,民眾憤而包圍官署的衝突事件。只因爆發地點不是在台北鬧區,沒有引發全島效應。當時民眾包圍警局最嚴重的新營、布袋與員林三大事件、有兩件都是因為傳染病。

布袋事件發生在1946年4月。嘉義的布袋嘴是台灣與廈門、福州、汕頭的對口港,當時屬於台南縣。由於台灣南部開始爆發霍亂,東石區署調派警察荷槍實彈隔離布袋嘴。當地居民為了生活,只好靠賄絡警察以進出封鎖線採買購物,但沒有行賄者進出就遭武裝警員阻擋。一些民眾不服逕自衝出封鎖線,看守的員警就以輕機槍掃射造成死傷,民眾憤而包圍東石區署。直到台南縣政府取消封鎖,並派遣醫師協助東石區署防疫後才化解。

新營事件發生在1946年7月。霍亂從4月到7月在台南已造成300多人死亡,疫情並逐漸往北擴散。中元節台南縣新營鎮上帝爺廟舉辦普渡,不少食客湧進廟會看戲。但戲演至一半時,兩名持槍員警衝到台上,以霍亂正在流行為由禁止演戲,還命令觀眾解散。群眾譁然鼓譟甚至投石抗議,台上員警就向台下群眾開槍。群眾更為憤怒而包圍圓環旁的縣警局,圍毆員警並搗毀門窗、檔案。幸好台南縣縣長袁國欽及縣參議會議長陳華宗聞變連夜趕來化解,才平息這場衝突。

從台灣回歸祖國懷抱,幾個月後所有被日本撲滅的傳染病都「光復」了,這個現象就能看出228事件是必然而非偶然。這種官民衝突,根本不必放假紀念。大家真正應該關心的重點,是3月8日老蔣藉著「平亂」為名,派軍上萬人分南北二路抵台「亂殺」的惡行。但兩蔣粉絲至今仍在瞎扯的理由,就是228有台灣暴民攻擊外省人,以此作為「平亂」的正當性基礎。但包括馬英九都無法解釋的是:要怎麼證明被國軍屠殺的這些人,就是之前攻擊外省人的那批暴民?

到底在228事件中有多少外省人遭暴民殺害?根據官方統計,〈監察使楊亮功何漢文的事件調查報告〉說是33人,警總所編《台灣省「228」事變記事》說是45人。但是這33或45人是被哪些「暴民」殺的?其實這就跟小蔣豢養的鷹犬,在1979年美麗島事件中自導自演的「先鎮後暴」差不多。只要自己派些走狗充當暴民,之後的「平亂」就師出有名了。

1949年3月蘇新在香港出版的《憤怒的台灣》,裡面就提到這些兩蔣鷹犬的惡行惡狀。例如3月6日陳儀已接到21師從上海出發、憲4團從福州出發的中央密電,就利用混入228處理委員會裡的走狗,在討論處理大綱及政治改革方案時,在32條之外又加入10條,其中政治方面第29條「本省人之戰犯及漢奸嫌疑被拘者,要求無條件即時釋放。」這條是由CC特務分子、國民黨台灣鐵道特別黨部書記長黃國信提出,其他的特務分子叫喊贊成威脅通過的。這42條要求就成了「反抗中央背叛國家陰謀」之罪行,成為「大屠殺」的藉口。

這些是走狗的文鬥,至於武鬥的部分,最具代表性的組織就是處委會治安組忠義服務隊。吳濁流的《台灣連翹》提到原本是要「維護治安」,卻成了民間眼中「公然打劫、威脅良善、結隊橫行、假公報私,勒索案殺」的流氓。忠義服務隊完全是警總的單位,總隊長許德輝在呈軍統頭子保密局長毛人鳳的《台灣228事件反間工作報告書》中,詳述他在2月28日晚經軍統台灣站站長林頂立、陳儀之弟公銓引見陳儀,面准創立忠義服務隊應急制變的經過。

許德輝自陳他召集台北22處角頭流氓成立22分隊,加上特務隊30名共250人,他自己擔任總隊長,將台北市警察局第一分局為總隊部。該隊經運作設於228處理委員會治安組之下,與不知情的台大及中學生共1200名,共同負起維護治安之責。但忠義服務隊中的流氓實則在燒殺擄掠,燒毀外省人商店、毆打外省人,一方面造成民眾對處委會的懷疑,一面製造中央派兵鎮壓的藉口。

另外當時的警總參謀長柯遠芬也向中央社記者透露:「政府目前全力從事爭取民眾工作,如找可靠而有力量之台胞許德輝等,出來組織忠義服務隊,一方面希冀分散不法行動之台胞力量,一方面協助政府推進工作。」而戴國煇在《愛憎228》中也說:「地痞流氓不良分子,……假借維持治安之名,結隊橫行,騷擾外省人家舍,公然搶劫,威脅良善市民商家。這些惡劣的行徑,又給國民政府中央製造了派兵鎮壓的藉口。」

每次我在與人探討1949年山東煙台聯中學生遭軍方強徵兵的「澎湖案」時,就有人稱呼本案為「713事件」,或說是什麼「外省人的228」。但回到當時的歷史情境,先父這樣山東籍的大學生,在台灣尚且無法復學被強徵為兵,那些在澎湖的流亡中學初高中生又豈能倖免?他們到了台灣又能有什麼升學或就業的管道?因此問題癥結還不是軍方拉伕,而是12月11日陳誠與彭孟輯將張敏之校長等七人,以誣攀的匪諜罪槍決。

因此依我之拙見,1211的冤殺校長,比713的澎防部拉伕更該紀念。同樣道理,大家把焦點鎖定在228,爭論究竟是官逼民反或族群衝突,不就中了馬英九的金蟬脫殼?問題焦點應該是3月8日起國軍21師與憲4團這兩個殺人集團登台後,配合老蔣原本在台所安插在各地的鷹犬,在全台各地展開的種族滅絕式清鄉。

所以結論就是:「先別談228了,你聽過38大屠殺嗎?」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延伸閱讀: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