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1男1女婚姻 民團:我們是多數的弱勢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報導

「下一代幸福聯盟」今(22)日由一群媽媽出面召開記者會指出,性解放的潮流正在席捲台灣,對孩子的教育已經造成傷害,如今又正在修法要讓同性婚姻合法化、讓同性家庭收養孩子;但改變現行的家庭制度之後,等於是拆毀孩子們的天和地,生命就是「在那裏飄」,不知道往哪裡去,因此下週六(30日)將舉辦大遊行,不再被歧視的標籤給壓垮,讓「我們這群『多數的弱勢』,勇敢地挑戰『少數的強勢』」。

記者會一開始,下一代幸福聯盟首先呼喊「我要有爸爸、有媽媽的家」以及「教孩子健康兩性」等口號,接著播放1支擺在護家盟網站上的4分半影片,裡面的旁白大致提到,歧視的標籤千斤重,壓得社會上許多人不敢講話,讓每天為家庭辛苦工作的父母們變成沉默的大多數,但為了讓1男1女的婚姻所自然生育下來的孩子,繼續傳承在這塊土地上,11月30日要站出來遊行,勇敢挑戰那些「少數的強勢」,並呼籲理念相同的人加入;藉此呼應今天記者會「給『多數弱勢』發言空間」的主題,也為反對同性婚姻的訴求定調。

緊接在影片之後發言的,是來自新竹的朱媽媽;主持人將麥克風遞給她時特別強調,新竹是唯一生育率上漲的城市。而朱媽媽一開口就哽咽,說自己有3個小孩,並表示她想起最近看過的2支影片,分別為齊柏林導演的《看見台灣》,以及性平等教育協會製作的《青春水漾》,但前者讓人看見台灣的美好、走過台灣的傷痛,後者則引導小孩進行性探索和性交。

朱媽媽直指,其實多元成家方案、通姦除罪化草案的概念,就跟《青春水漾》幾乎如出一轍,是要將台灣帶往性解放的社會價值。而她希望孩子學習的是積極與責任感,並且「為了愛的緣故,願意有包容和忍耐的正向價值」,不知道何時開始,社會上的人們卻變成彼此傷害和憎恨。

帶著1歲半小女兒參加記者會的張媽媽則說,這個孩子是她領養的,但她非常愛她,也深深認為有1個爸爸、1個媽媽的環境,對孩子的成長才比較有利,因為當小孩對生理構造開始感到好奇時,她就可以用現成的父母當活教材,來對小孩解釋,奠定他們「我是誰」的基礎;而未來《民法》第972條「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若修正,很多被領養的孩子可能要在男男、女女組成的家庭下長大,張媽媽質疑,這有利於孩子探索自我性別嗎?

張媽媽一度情緒較為激動地說,改變現行的家庭制度之後,「等於是拆毀孩子們的天和地,生命就是在那裏飄!在那裏飄!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往哪裡去」。作為一個媽媽和國小輔導老師,她強調自己要為「千千萬萬未來不知道到哪裡去的孩子」請命,拜託大家站出來。

另1位表情嚴肅的林媽媽,則呼籲大家為了「下一代的幸福」共同努力,她強調,不要問國家能為我們做什麼,要問我們能為國家做什麼。

發言結束,開放現場媒體發問後,至少5位記者提問,紛紛對「同性家庭」與「性解放」的關聯,以及「通姦除罪化」並不在這次婚姻平權的修法草案裡,為何被提出來討論等部分感到疑惑。

對於性解放這一點,由朱媽媽回應表示,多元成家草案挑戰的是性忠貞,這就是她認知的性解放;而當記者追問「法案裡沒有『通姦除罪化』的字眼」時,朱媽媽離題回應說,同志大遊行裡有人提倡性用藥合法化,讓她看到的就是性解放運動。

也有記者針對張媽媽發問說,跨性別者就是性別認同不一定與生理性別一致的人,如果是跨性別的小孩,如何像她說的,讓父母藉著肉眼可辨的性徵,來奠定小孩的性別認同;這樣的教導會不會反而讓跨性別者無法認同自己?

對此,張媽媽並未回應到問題核心,僅表示每個人天生就有男或女的生理構造,「本來就是配合這個認知去教她」,至於跨性別者的小孩,則也會包容。

此外,張媽媽在回答另1名記者提問「為什麼認為1男1女的家庭較好」時也重申,同性家庭很難把小孩的性別認同教好,以她有限的認知和經驗,幼小的嬰兒就是眼見為憑,用看得到的性徵來分辨男女,所以小時候就要用具體看得見的東西來教他,否則容易造成性別認同上的混淆,造成孩子長大後適應社會有困難。

影片為記者會上來自新竹的朱媽媽發言,她表示《青春水漾》的性教育影片不妥,並直指多元成家方案、通姦除罪化草案的概念,就跟《青春水漾》幾乎如出一轍,是要將台灣帶往性解放的社會價值。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