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陽「被自殺」?律師:當局動作自認罪

新頭殼newtalk | 陳之馨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六四真相尚未平反,卻又增添一則悲劇;在監獄中度過逾20年的中國勞工運動領袖李旺陽6月6日在湖南邵陽的醫院離奇死亡,死因成謎,引起海外震撼,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與國際特赦組織(AI)皆發表聲明呼籲中國政府進行公正調查。李旺揚親屬法律代理人唐荊陵指出,若死因真的是自殺,那麼後續的弔唁程序與遺體處理根本不干當局的事,湖南當局根本自認其罪。

今(15)日「開放編輯室」節目參與對談成員包括:人在廣州的李旺揚親屬法律代理人律師唐荊陵、華人民主書院董事陶君行,以及在臺灣學生促進中國民主化工作會成員、同時也在臺就學的港生樊俊朗,針對李旺揚「被自殺」一事進行討論,為何李旺陽的死能引發香港萬人示威、台灣連署抗議甚至國際人權團體的嚴重關切?疑點何在?

唐荊陵回憶,從6日凌晨接到李旺陽妹夫趙寶珠的電話後,7日到達邵陽與朋友連繫後,才知道當局已強行運走遺體,過程中,不許記錄與初步調查,案發現場也被封鎖清空,臨時靈堂除了遺照外,空無一物,更不允許他人弔唁與提供協助,家屬所期望的法醫與律師協助更是奢求。

唐荊陵強調,當局對於李旺陽死後所做的種種動作,根本是自認其罪;若是自殺,則遺體處理與弔唁程序根本與當局無關,但當局迅速將遺體火化,更加深群眾疑慮。他認為,從程序公正的觀念來看,湖南當局不應該成為調查機關,但中央並沒有處理,現在無論是中央或湖南當局出面,證據都已經消失,只能由書面方式進行調查,結果不可能超出現有結論,更不可能還原事實真相。

唐荊陵認為,從李旺陽的背景與發言分析,關鍵在於他對六四的評論後,家人的探視便更為艱難,因此,當局並非沒有嫌疑。從事件演變過程來看,中央甚至還可能參與操控。唐荊陵分析,從後續如攔截網友探視、騷擾要求調查真相的人等反應來看,都不是邵陽當時所能操控的,唐荊陵在湖南時,妻子在廣州也被騷擾盯梢,當唐荊陵不得已回到廣州,騷擾才停止,但與湖南聯繫也被中斷。

陶君行觀察,香港上週為哀悼李旺揚而進行的街頭遊行,認為香港在回歸中國後15年,仍關心中國人權問題,擔心香港也受到影響,特別是在71回歸週年前夕,香港會特別關心中央對人權的暴力與侵害;而李旺揚可以說是六四的悲劇人物,所以香港才會因此走上街頭。

到臺灣已2年的樊俊朗觀察,臺灣有些學生將李旺揚死亡與1981年的陳文成案連結,並很快的發起連署運動。樊俊朗說,在臺灣與中國加速交流的過程中,多集中在經貿與旅遊,但兩地公民社會的問題還是有很遠的差距,他希望,臺灣不要滿足於中國施予的短期經濟利益而放鬆戒心,還要繼續關心中國公民社會發生的事,因為中國許多情形都可能會對台灣造成影響。

最後,唐荊陵感謝香港人能夠持續承繼六四的記憶,也正因為香港對於李旺陽之死的大動作,才能讓這件事能成為中國政府不可迴避的問題。他強調,臺灣在與中國交流的過程中,除了經濟也要堅持人權,並思考失去人權可能的後果。他說,李旺陽的死因或許已經很難有公正的調查的結果,但評價與真相都已經存於人心,當香港的年輕人站在第一線紀念與弔唁時,李旺陽的影響力已經重生於他們的心中。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