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蘭嶼回來以後 我在金鐘典禮現場…

do pongso a dopongso 蘭嶼島啊蘭嶼島

yatey yapya do pongso namen 蘭嶼島上風光好

ikazkazyag no arwatao 青山碧綠

pilinga lingayan 綠水長流 ——《海的眼淚》(詞:崔永徽/曲:顏子矞、傳統歌謠)

 穿上自己的族服,講自己的語言,第55屆電視金鐘頒獎典禮上,Buya陳宇和達悟少年Pangoyod鍾家駿接下獎盃,自信的抬起下巴。星光大道的紅毯很短,走到這裡的路卻很長、很長。

「我很驕傲、也很高興可以穿上我自己的族服,給全球、全國的人看。」來自蘭嶼的Pangoyod,14歲那年靠著《只有大海知道》獲得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當年陪著他走紅毯的,是鍾家駿的老師,也是電影角色的真實人物——椰油國小教師顏子矞。

人之島 Pongso No tao

一個多月前的夏末,第一次踏上有著「人之島」之稱的蘭嶼,製作顏子矞老師的專題報導。顏子矞來自高雄,因著對教學的熱情和達悟孩子的愛,來到蘭嶼,一待就是14年。他成立「小飛魚文化展演隊」,發揚達悟傳統歌舞,多年來獲獎無數,還在去年受邀到波蘭演出。(2019小飛魚前進波蘭全紀錄

「我們出去表演也是對大眾的教育,讓他們有機會了解達悟的文化,不再把主流價值的期待放在這些孩子身上。」在看得到太平洋的房子,顏子矞回顧過往,達悟孩子從怕被別人知道自己的身分,到驕傲地穿上丁字褲,代表台灣站上國際舞台,海洋民族已飛越八千公里,有些人卻還停在原地。

金鐘之夜

「不要用你們以為的眼光來看我們的傳統文化,文化式微不斷凋零認同自己不要歸零。」登上台灣影視產業最高殿堂,Buya和Pangoyod鍾家駿的齊聲rap,你們聽見了嗎?「覺得不舒服」、「怎麼敢穿成這樣」,可不可以在不遠的將來,不要再聽見這樣的言論?拿著媒體證的同業,可不可以不要輕易地敲下只為吸睛的標題?

身為新聞系畢業、媒體產業的一員,我知道教科書上「新聞倫理」四字寫起來簡單,我知道搶時效的辛苦與上級壓力的無奈。也許是歷練不夠,我仍堅信話語是帶有重量的。因為深愛這片土地,就算知道消弭刻板印象很難,握有筆的少數就有責任填補差異的鴻溝,而不是鑿出更大更深的黑洞。

丁字褲是達悟的織女媽媽灌注愛與期待,一針一線縫出來的,是家族情感的連結,更是勇士的象徵。可不可以有一天,試著放下漢文化觀點的框架,去擁抱每個和我們不一樣的個體?關上螢幕,翻開一本書、聽一首母語歌、或是買張機票,親自感受太平洋的風。試著跨出一小步,一小步就好,這群小飛魚就有機會乘著浪展翅,飛得更高、看得更遠。

短暫的在後台分享Buya和Pangoyod獲獎的喜悅,由衷的為他們開心。親愛的達悟少年,願你永遠保有屬於海的純粹,當個自信自在的Tao。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