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登輝和川普談總統的「人文素養」

李登輝前總統日前逝世,主政十二年期間是非功過歷史自有公斷,但大體上是褒多於貶;除民進黨、民眾黨推崇李登輝對台灣民主的卓越貢獻外,即便是國民黨、親民黨也少見惡言相對(當然新黨就除外了),仍維持著敬重的善意,即便宋楚瑜因「凍省」等而「恩斷義絕」,赴北榮弔唁仍感念李登輝當年對他的提拔栽培。 

台灣政治領袖中能得到相當程度的普遍認同,應該不會太多,李登輝是少數的一個。對於李登輝過往從政的一切交由他人論斷,這裡只是想點出他有別於大多數政治領袖中的一種特質,意即好讀書、愛讀書的知識人特質;李登輝的人文素養大概是歷來中華民國總統最好的一個,而他的民主意識應和其人文素養有關(一如余英時先生所認為的人文與民主密不可分)。 

從吳念真在youtube的訪談中,可知李登輝藏書之豐與讀書之勤是台灣歷來領導人遠遠不及的,說他最具有哲學內涵亦不為過。他曾公開分享他的讀書心得,介紹湯瑪斯.卡萊爾(Thomas Carlyle)《衣裳哲學》(Sartor Resartus)一書的思想啟發,表示從十五、六歲很年輕的時候就持續進行內省,探索自己的精神世界,很認真地在思考「人為何會死亡」、「活著有何意義」等問題。其餘如西田幾多郎《善的研究》、海德格《存有與時間­》等,皆是他研讀的哲學名著,所謂「我是不是我的我」名言,即是來自西田哲學的啟發。 

相較於此,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來一心一意想「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對外爭取美國利益優先,對內推動經濟復甦發展,即便各項財經、外交政策看似奏效(如中美貿易戰等),然而一場COVID-19疫情幾乎讓一切努力付諸流水,美國已成為全球災情最嚴峻、死傷最慘重的國家;而防疫節節敗退,川普連任之路大概已機會渺茫。 

川普是商場大亨,有著敏銳的商機嗅覺與精算頭腦,滿口生意經、凡事以「利」為導向;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未能洞悉世事無常變化,輕忽病毒的擴散效應,第一時間不願承認、也不想正對疫情,終至排山倒海漫延開來,一發不可收拾,如今雖勉為其難積極防疫,不免有為時已晚之憾。 

相對於川普,歐巴馬前總統不管上任前、就任時或缷任後,一直養成每天看書的習慣,甚而有「文學總統」的雅號,相信他對於疫情的危機處理會比川普還好。 

事實上,一些疫情失控的國家,大體有著民粹、重商的領導人,如巴西亦是一個例子。這似乎說明只有商業及政治腦袋,卻欠缺人文素養的國家領導人,不管經濟如何繁榮、民主如何發展、科技如何進步、國防如何強大,也難以成為一位偉大的總統。 

人文素養意味著「人之為人」的深刻反思,哲學和文學等的閱讀探索,帶領人從現實世界超拔出來,在抽象中作寬廣觀照與長遠思考,而不再只是短視近利。不只專制政權的獨裁者沒有人文素養可言,連民主國家的政治領袖也少有人文素養,致使在某些關鍵點上不能作出高瞻遠矚的判斷,甚而帶來了災難,人文素養對於領導人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