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骨不反骨? 為何現在不應黑人抬棺?

最近,反骨男孩發布了模仿黑人抬棺的影片引發了很大的爭議。激起了許多正反兩方的論述,有人認為現在是敏感時期,並且把臉塗黑根本就是一種歧視,這支影片也引發另外一位youtuber的嚴重不滿,反方則認為根本是所謂的正義魔人在小題大作罷了,甚至連反骨男孩本身似乎也抱著這種想法。

想分析塗黑臉這件事到底算不算歧視,我們應該先來看看塗黑臉的背景,這個行為最早是起源於美國的娛樂節目,因為當時黑人仍然被奴役,黑人腳色都是由白人將臉塗黑所飾演,並且以誇張的形式表現對黑人的刻板印象,因此這個行為放在如今算是種歧視對吧?也不能這麼簡單的下定論。有時候刻意以這種手法更能表現出對歧視的不滿。那我們回到台灣,這種行為本身到底是好是壞?

我認為他們本意或許沒有歧視,只是想忠於原創,並且試圖給民眾歡樂,但他們也許沒考量到現在的環境是否適合玩這個梗,更何況是以塗黑臉這種容易被認為是歧視的表現手法。在美國正因為種族議題吵得不可開交的情況下,這樣的行為不免讓人惱怒,種族歧視從來就不是美國的專利,它存在於許多地方,只是明顯不明顯的差別,印度的種姓制度也算是一種較小的種族歧視,就算號稱如此民主的胎灣,也能看見許多種族歧視的蛛絲馬跡。

像是許多對於原住民或是客家人的笑話,這些都算是一種種族歧視,但最可怕的是我們一邊嘲笑著他們一邊卻高喊著黑人的人權也應受到重視。沒錯,他們或許沒有受到像黑人般如此悽慘的處境,但是人們的閒言閒語,笑話隱含的嘲諷,這些不也都是種族歧視嗎?我們又有甚麼資格批判別人呢?至少在批判的當下,我們也該思考自己在某些地方是否也是在歧視別人,今天反骨的行為確實不合時宜,但如果是在其他時期是否就能洗白?我認為這種行為的發生某種程度也證實了台灣在有些地方確實太孤陋寡聞,不懂每個行為的含意就逕自模仿,像是前幾年有高中生在校慶擺出納粹敬禮手勢後被國際媒體撻伐,這就是不懂他國地雷的證明。

有些地獄梗私底下拿來和朋友開開玩笑無傷大雅,但拿出來讓許多人看到就會顯得沒水準。更何況反骨身為有許多訂閱的團體,其觀眾年齡層也偏低,更容易受到他人的影響,因此他們在想出這種企劃時更應該三思,他們的一言一行會對他的觀眾帶來甚麼影響,這也許許多名人都必須謹言慎行的原因,因為他們的任何言論都可能引起許多人的模仿,就算事後道歉了大眾還是會這個人的品行表示懷疑,特別是影視演員,因為以前的一些失言丟掉工作的大有人在。在這個資訊取得過於容易的時代,任何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言行負責,許多遊走灰色地帶的行為也盡量別碰觸,畢竟有心人是否會加油添醋以及大眾會如何檢視你都是難以預料的,個人都是如此更何況有許多粉絲的網紅明星。

因此反骨的行為究竟對不對,我認為時機固然是重點,但他們在審視這個議題也太過於隨意。沒有思考對他人帶來的後果,甚至可能影響了台灣在國際的評價,我們在批評時也不該忘了問自己,他們這樣或許是種族歧視,那我平常講的原住民或是客家人笑話是不視也是種歧視呢?當能認識到自身的錯誤,才會有改過的希望,希望人們都能這樣要求自己,才有機會實現真正意義上的人人平等。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