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0

時勢造英雌 --- 年輕世代護台有功

2019年的北歐五國,除了瑞典外,丹麥、氷島、芬蘭、和挪威都是女性總理掌理國家大政,而且Sanna Marin更以年輕、同婚而揚名國際,政治舞台上的女力完全不讓鬚眉,這是「五千年文明」的古國文化所難以「想像和接受」的事實。北歐的文化和風土民情如何蘊育出「英雌」站上鰲頭,相信這和現代的台灣應有所差異,而且很難想像;然而台灣竟也能跟上時代潮流,趕上這股時尚的背景因素,實在值得推敲。

2020年的台灣總統大選,由於國際風雲匯聚台灣上空,把民主國家的總統大選交織出多元複雜的場景。它不只是政黨的權力爭奪,也是族群價值觀的激盪,更是國際勢力暗中較勁和明爭暗鬥的「戰場」。不同於往昔的時勢是它的「國際性」,而且頗有喧賓奪主之勢;候選人似也隨著這股特殊的「國際性」在起舞,只是有人得意忘形而渾然忘我地演出,襯托出「女規女矩」的舞者因而增色不少,此乃時勢造英雌的主場架構。

2020大選舞池中的兩位男性舞者,一位是LKK「紳士型」的政客,在時不我予的現實下,只能象徵歲月的殘忍,而被視為舞場花瓶。另位是新世代「浪盪型」的「王樂仔仙」,有時更像起乩的神棍,唯我獨尊,目空一切,完全以非典之術橫掃舞池。由於他的「信男信女」信仰堅定,資源充沛,「鐵粉旋風」更是聲勢嚇人,選情仿如「台灣川普」和「台灣希拉蕊」的對決,讓多少「老仙角」的台派憂心失眠。何況,「台灣希拉蕊」又端不出亮麗的政績,去年九合一敗選重傷未癒;三場政見會連美國希拉蕊的機智都比不上,一點反擊的力道都呈現不出來,難怪連市井婦女們都憂心忡忡:「萬一那個人選上了,要怎麼辦?」

舞池上,瀰漫著「亡國感」的氛圍,主觀來自那「王樂仔仙」的舞者曾「蹓學過中聯辦」,其身分早已被定位,再加上「吳大班」硬將「吾使壞」們塞入「不分區」的赤「紅」名單中,更進一步強化了「紅色代理人」的身分與地位。客觀的局勢則是香港反送中的「革命風潮」飛越台灣海峽,讓台灣的天空染紅了赤燄的驚嚇,讓「紅色代理人」跳進黃河也洗不清。這份詭譎的「國際性」因素,不只肆無忌憚,也是前所未有;不過卻得了反效果。難怪,開票當晚的國際記者會上,有媒體笑笑發問:「這次的勝利要感謝中國主席習近平嗎?」(do you think you have the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the thank to this victory?) 事實,真是盡在「不回答」中。

從這次投票結果的各種分析,七成五的投票率是這次選戰勝負的關鍵因素,而投票率的提升主要來自「年輕人踴躍返鄉投票」,這個結果反映在817萬票對552萬票的差距上。其實年輕人「反韓乩」現象早已出現在去年中學畢業期的頒獎典禮上,模範生竟敢「公然」犯上嗆人,大人們卻只以「年輕不更事」視之。當事人不只不知警惕,競選期間不僅不加檢點,甚而變本加厲。浪蕩型個性讓渾話連場;一個百年政黨從蔣家的「拔毛」,轉折到馬家的「耳毛」,竟然無底秀下限淪落到韓家的「屁毛」,社會的觀感不言可喻。再加上草包型內涵只會以漫罵迥避問題和反擊問題,他的「領袖氣質」在年輕人心目中盪然無存,他們沒機會上台領獎,卻在票匱上投下「反韓票」。這次選舉逃過赤色紅燄的內外夾擊,年輕人的表現功不可沒。

根據總統和政黨得票數据來看,雖然蔡和韓的得票率差距近20%,但民進黨和中國國民黨的政黨得票率幾乎是相同的33%。顯然地,支持蔡總統的選民中有近236萬(23%)票投給「非民進黨」;可見,民進黨的執政成績並非總統勝選的主要因素,這是執政黨勝選之餘要勇於面對的挑戰。

時勢造英雄,似成過去式,男性的「傳統優勢」已在科技文明中逐漸喪失。浪蕩不羈,放浪形骸的男人,即使自許「百年奇才」,卻是這次選戰形塑時勢造英雌的重要背景因素,可見「穿裙子的,不能當三軍統帥」確已不合時令了。

台灣的年輕人,繼太陽花學運之後,這次以選票「力挽狂瀾」,再次証明「孺子可敬」,後生可畏也。

文/林碧堯(大學退休教授)

延伸閱讀: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