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副院長息怒
 
 
 
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自瑞典訪問回國後,有感而發說,他發現瑞典上上下下、男女老幼、媒體及所有他看到的人,都只在談氣候變遷和地球暖化,台灣媒體卻一再要他談政治、選舉和口水,他很懷疑媒體在學校所受的新聞教育,是社會帶壞媒體?還是市場扭曲媒體?
 
進入後文明時代的北歐國家,境界確實不太一樣,一名挪威國會議員近日的「選民服務」,不是開記者會替民申冤,而是邀請支持者辯論究竟有無全球暖化這回事;一封假挪威政治家之名,在網路上流傳的黑函,指證歷歷政府正在打造一座地底隧道,以因應地球隨時可能發生的劇變,連北極圈內為保存各式物種而建的「種子庫」,都被說成是計畫的一環。豈止上上下下、男女老幼都在談氣候變遷。
 
挪威媒體卻不此之圖,還有閒功夫去挖掘其他事。包括他們揭露挪威前進步黨主席凱羅哈根Carl Hagen身為進步黨顧問,竟在兩家政治公關公司掛名,有違利益迴避,和進步黨立場相左的挪威媒體,更直接為他扣上「醜聞」的帽子。
 
另方面,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亞格蘭Jagland因主導歐巴馬獲本屆諾貝爾和平獎而聲名大噪,繼之自己也贏得歐洲委員會秘書長一職,但譽之所致,謗亦隨之,在野黨要求他立即辭去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以保委員會獨立性;挪威八卦報接著刊出亞格蘭竟有一筆未報稅的40萬美元收入,甚至還有一棟未曝光豪宅,讓他前一刻英姿勃發,下一秒就灰頭土臉。
 
此外,挪威行之有年的「公布納稅人年度申報內容」是否妥當,各界仍爭論不休,在野黨認為這嚴重侵犯隱私,而且讓很多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兒童在學校遭同學歧視;執政黨反稱這是挪威優良傳統,堅持只有財務透明才可杜絕社會弊端。這項議題已間接造成貧者和富者的對立。
 
至於挪威政府欲加入歐盟,從19721994年兩次公投至今,花了37年還在原地踏步,近幾個月民調,依舊是農業縣市「反對者」占多數,非農業縣市「贊成者」占多數,正反兩方彷彿在「撕裂」這個國家。
 
 挪威媒體對皇室醜聞也很感興趣
 
連挪威為樹立人權招牌的移民政策也迭遭批評。因大量接納難民,隨之而來的社會問題一一浮現,包括文化衝突、犯罪率提升,甚至「市容」都有很大的改變。不少挪威人礙於人權形象,必須表現出寬大為懷的模樣,但遭喧賓奪主而產生的憤怒,種子已在發芽,「限縮移民」、「加強移民者教育」(包括增加挪威文強制上課時數)的聲浪,紛紛藉政客代言。當然,視移民者為「鐵票」的政治人物,終以捍衛人權為名,與之開戰。
 
年初,挪威司法部長史托貝爾Storberget受人權團體壓力,准予有穆斯林背景的女警,穿制服時可依穆斯林傳統披戴頭巾,但在野黨齊聲反對,挪威民眾也大肆圍剿,婦權領袖更當街焚燒頭巾以示抗議,嚇得史托貝爾不得不稱病避風頭。一切又回到原點。
 
上個月,奧斯陸市在30個歐洲城市中被評選為「綠化城市」第三名。但媒體踢爆挪威政府在自己家裡搞綠化,卻遠赴中國投資重度汙染的石化業;再掀挪威境內鮭魚養殖抗生素使用量極低,境外鮭魚養殖分公司抗生素劑量卻激增5000倍;主權基金讓挪威人生活無虞,背後竟是拿這筆基金投資以色列軍火賺取暴利。「綠化城市」簡直是以損人得來的虛名。
 
挪威媒體關切的問題包羅萬象,也包括政治、選舉和口水,相信緊鄰一旁,人口兩倍於挪威的瑞典,除了關心地球暖化,生活必然更為精彩。惜朱副院長來去匆匆,只注意到北歐國家上上下下在乎氣候變遷,沒時間研究他們的政府是不是也經常算計政治、逃避監督、專業傲慢、大搞資訊不對等、被媒體問得團團轉,否則他應該知道,為政者既然「理盲」,而媒體群起「濫情」,那也沒什麼好奇怪了。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