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蔡筱穎觀點》法國有事?!俄烏一開打 法情報局星級將軍栽了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1970-01-01T00:00:00Z
剛上任七個月的法國軍事情報局(DRM)局長維多將軍(Éric Vidaud)離職。   圖:翻攝自@AmirAlhaj_ph推特
剛上任七個月的法國軍事情報局(DRM)局長維多將軍(Éric Vidaud)離職。   圖:翻攝自@AmirAlhaj_ph推特

會打還是不會打?

俄羅斯和烏克蘭的戰爭使得判斷會打的美國情報局終於揚眉吐氣,而認為不會打的法國情報局則掉了一顆星級將軍。

剛上任七個月的法國軍事情報局(DRM)局長維多將軍(Éric Vidaud)的離職,透露法國情報不如人的真實訊息,真是讓法國情何以堪,因為他離職的原因是,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方面的情報工作存在「簡報信息不充分」,「缺乏對重要問題的掌握」等不足之處。

去年夏天被任命為軍事情報局局長,維多將軍為分析有關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的錯誤付出代價,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康本 (Christian Cambon)就對這個級別的將軍史無前例的被迫解職表示,必須嚴肅看待。

因為前有2021年5月馬利政變和10月失去澳洲潛艇合同,情報部門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嚴重失誤問題,怎不讓人深感疑惑。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法國軍事情報局的評估預判不力,就受到法國國防總參謀部的追究。

2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入侵烏克蘭前幾個月,法國的評估與包括美國和英國在內盟國的悲觀預測形成鮮明對比,美英一直警告,一場重大的軍事攻襲迫在眉睫。

在俄羅斯發動特別軍事行動後不久,法國三軍參謀長布克哈德將軍(Thierry Burkhard)就承認,關於俄羅斯是否可能入侵烏克蘭,法國和美國的情報分析存在分歧。他表示,「美國認為俄羅斯將發起進攻,結果他們是對的。法國軍方卻更傾向於認為『征服』烏克蘭會讓俄羅斯付出巨大代價,而俄羅斯還有其他選擇來推翻澤連斯基政權。」

法國情報單位蒐集到的情資與美英相同,都是俄國去年冬天起屯兵十萬在俄烏邊界,差別在於解讀不同。國防部長帕利2月15日在國民議會國防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就回答說, 「如果我們看到與我們的合作夥伴相同的事情,我們不一定會得出相同的結論。」

相關情報部門也為軍事情報局辯解,其職責是做有關軍事行動的情報,而非軍事意圖的情報,該機構曾得出俄羅斯有能力「入侵」烏克蘭的結論,之後發生的事實證明評估無誤。

參議員則對傳遞給國家最高層的信息質量表示擔憂。康本就指出:顯然,總統(Emmanuel Macron)在2月初前往莫斯科會見普丁時沒有足夠的信息。2月7日與普丁會面後,法國總統馬克宏還沾沾自喜已從普丁那裡獲得保證,基輔和莫斯科之間不會出現降級或升級的情勢。2月24日,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馬克宏憤怒指責普丁「根本就是個雙面人」。

因為受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請求,馬克宏24日還與普丁進行「坦率、直接、快速」的電話通話,要求普丁「停止軍事活動」,在入侵烏克蘭的幾個小時前,普丁假意與馬克宏商議停火的可能,並其他歐洲領導人討論「實施明斯克停火協議的細節」,沒想到一轉身就發動了戰爭。

除了承認,這樣的通話並沒有取得太大成效,「因為俄羅斯總統選擇了戰爭」、「普丁總統所說的任何內容都不能讓我們放心」,馬克宏的尷尬還在於,不理會英美的警告,堅稱沒有全面入侵的跡象,所以他堅持外交活動到最後一刻,他在克里姆林宮會見普丁,並試圖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一次峰會。

他還天真的相信普丁,天真的要走出美英之外的第三條道路,就像當年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總統所主張的,法國以至歐洲不是被美國或蘇聯兩極主宰,必須要在外交上走出自己的路,只是,如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私下對英德法等盟邦領袖「坦率」的評價 : 馬克宏不是戴高樂。

馬克宏的天真是以情報不足為代價,烏克蘭戰爭無情地揭露了法國這一缺陷。烏克蘭戰爭暴露了法國情報部門與英美情報部門之間的差異,在處理俄烏危機時,法國只得非常依賴歐洲其他國家的情報,雖然,馬克宏一直試圖想在與俄羅斯的自主外交上發揮獨特作用,可惜沒有高質量的情報做後盾。

事實上,法國對英國的情報依賴存在已久,尤其是在反恐和太空領域,然而,美國情報過去的失敗案例,不僅法國連歐洲其他國家的情報機構,對美國情報的依賴都建立在一種不信任的基礎上。

不信任部分源於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當年美國成功地組成多國部隊,對伊拉克發動戰爭,總統小布希正是以情報部門獲取的海珊政權暗藏大規模生化武器、研發核武等情報,對他進行最後通牒。但最後,這些情報很大程度上都被否定,並且調查顯示,小布希對他所掌握的情報信息,進行了非常有偏見的分析。

此外,去年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混亂局面,也讓美國情報部門名聲掃地。這次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戰爭,美國情報部門終於挽回面子,華盛頓甚至採用新策略,利用情報試圖向外國領導人施壓,巴黎政治研究所(IEP)教授、情報專家帕巴埃曼紐爾(Alexandre Papaemmanuel)解釋說:「這次美國情報部門高調預警,並將情報作為施壓的手段。這標誌著情報作為政治溝通槓桿的回歸。」

美國獲得了有關俄羅斯進行軍事準備工作的高質量情報,並在發動軍事行動幾週前公布了部分內容,並以此向俄羅斯總統普丁施壓,英國也採取了類似的策略。法國因為情報未及美英的水平,未能預測普丁的意圖,以致無法及早向他施壓。

烏克蘭戰爭暴露了法國情報部門與英美情報部門之間的差異,法國《世界報》分析,美英的「情報戰略」是需要通過強大的技術能力實現,特別是龐大的預算和有關國際監視方面更寬鬆的法律,但這些法國都沒有。帕巴埃曼紐爾認為,失敗並不只是法國軍事情報局的責任,是情報部門普遍受到資金不足、形象問題和各機構孤立等問題相互作用影響。他認為,此次警告是針對整個情報體系的。

法國在烏克蘭戰爭中的缺乏遠見,使得為化解危機的解決之道也開始推進,法國意識到必須提高競爭力,以應對所有威脅,馬克宏支持法國外交部的立場:「付他錢是因為有人必須要付錢。」

俄羅斯和烏克蘭的戰爭使得判斷會打的美國情報局終於揚眉吐氣,而認為不會打的法國情報局則掉了一顆星級將軍。

剛上任七個月的法國軍事情報局(DRM)局長維多將軍(Éric Vidaud)的離職,透露法國情報不如人的真實訊息,真是讓法國情何以堪

因為他離職的原因是,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方面的情報工作存在「簡報信息不充分」,「缺乏對重要問題的掌握」等不足之處。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