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只有3、5分鐘致詞也要完美 玉山銀董座憶父親:總是盡最大努力把事做好

新頭殼newtalk | 今周刊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玉山銀董座黃男州。   圖: 今週刊/提供
玉山銀董座黃男州。   圖: 今週刊/提供

「毅力」這兩個字,從一而終、沒有折扣的,成了黃男州對爸爸的一生註解。

「我從父親身上看到的是,他很有毅力。」黃男州不諱言,1936年日治時代出生的父親只有小學學歷,早年跟著入贅的祖父務農,經濟狀況不好;父親18歲決定到嘉義化妝品工廠當學徒,5年後回台南佳里創業,「生活上很辛苦,可是他很有毅力,很認真去學一些東西。」

 老爸的毅力》小學畢業典禮的致詞 反覆練習

父親的化妝品公司草創時期舉步維艱,創業3年後父母結婚,再過3年有了黃男州,父子相差29歲。「(父親)做生意開始時很辛苦,但是,他一直往前走。」這是黃男州後來才知道的事,那段時間家裡經常沒錢,媽媽只能把所有嫁妝全部變賣掉,連外祖父、外祖母也拿出一些積蓄,支持這個做創業夢的女婿。 

黃爸爸的創業起點是1958年底,而在黃男州的印象中,父親事業是在1968年小妹誕生後才開始上了軌道,「算一算,大概有10年時間非常、非常辛苦啊!」家裡人說,該是屬猴的小妹帶來財氣。或許真有某些天助成分,但自助必然才是大者,「他對心底想要做成的事,就是會很努力、很專心⋯⋯,就是要把想做的事情做到好。」黃男州說,「這是我從父親身上學到的重要一課。」

對於父親的「把事情做好」,孩提時的小黃男州終究懵懵懂懂,但高中時代的一次經驗,卻讓這樣的父親形象深刻烙印在黃男州心中。 

當時,父親擔任母校台南佳興國小的家長會會長,要在畢業典禮上台代表家長致詞,妹妹也是該屆畢業生。爸爸請正在讀高中的黃男州幫忙撰寫致詞稿,落落長的白紙黑字順利寫完,卻難倒了只有小學畢業、大半輩子多半口操台語的老爸,「他跑來跟我說,這個字不會唸、那個字不會讀,我就幫他換詞彙。」 

一字一字修完之後,「我就看著父親拿著稿子,在那邊一直練習、一直練習。」黃男州一開口,記憶全部湧了上來:「我有那種感覺,他覺得,他是學校的家長會長,他要站在台上致詞,一定要把這次的致詞講得很好。」即便講台底下的聽眾只是一群稚齡孩子,但,他就是要讓這3、5分鐘盡善盡美。 

父親60多歲時,黃男州經常陪父親去爬山,他們走過新化的虎頭埤、在台南梅嶺一起享用梅子雞,甚至陪父親爬過小百岳之一的台南第一高峰大凍山,「我父親覺得要讓自己更健康一點,大凍山標高1200多公尺,真的有點硬,我爸爬得氣喘吁吁。可是,爸爸就是很堅持,他走得慢,但他就是要走。」 

過了幾年,父親70多歲,雖然體力又衰退了些,「但他每天早上也會騎著摩托車到離家約1公里的佳福寺散步,就為了要運動,讓自己更健康。」 

毅力與堅持的另一面,是對專業意見的絕對尊重。黃男州的姊姊黃玉美就回憶,爸爸最後那10年身體不太好,常跑醫院,陪著父親去醫學中心看診的其中一幕,讓她至今印象深刻:「結束看診,父親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充滿敬意地彎下腰來,向醫師深深一鞠躬。」 

黃玉美用「震驚」形容當時感受,她解讀,爸爸這輩子以誠待人、尊重專業,「醫師用專業幫助他,他必須表達敬意。」 

舊日的父親身影重複播放,身教的力量也潛移默化悄悄影響了孩子,「如果這件事情我真的很想去做,就會盡最大努力;當然你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但會盡自己可以做到的最大努力。」黃男州說。 

老爸的溫暖》資助鄰里絕口不提 地方尊稱「老會長」 

「我父親算是滿有愛心的。」黃男州觀察,父親不只對他的親人非常慷慨,很多生意往來的朋友難免會有資金調度需求,他也都會盡量幫忙。「有些朋友,後來生意可能不太好,這些(借錢的)事情他也就不再多說;甚至有些朋友後來往生,他也絕不向對方子女重提舊事。」不只如此,逢年過節時,他父親知道鄰里之間誰比較辛苦,經常也會用「無名氏」的名義出手相助。 

黃男州還記得,父親人緣一直都很不錯,哪怕自家小化妝品工廠生意最好的1970到1980年代,充其量也不過只有7、8個員工,但,父親卻能擔任台南縣化妝品公會創會理事長並成功連任,足見人氣。 

一大夥人在家裡泡茶聊天,是黃男州兒時的印象之一,「客廳要嘛就親戚,要嘛就是爸爸的朋友,有時談生意,有時候⋯⋯,天南地北啦!」黃男州坦言,當時對於這些「大人聚會」不算有感,「但是你回頭去想,印象卻格外深刻,那是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台南佳興國小前校長陳伯照觀察,黃葉明為人豪爽、慷慨好客,包括學校網球練習場的籌建、司令台募款、不少校慶活動他都有參與,在地方也很活躍,「他樂善好施啊!接觸過的人都對他很尊敬,稱他為『老會長』。」 

黃男州自承,「有些地方或許真有遺傳到父親基因。」又或者,「從小到大就看父親、母親就這樣做,看久了,這些作法就像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玉山銀行是在1992年成立,黃男州也是那一年進入玉山銀行;這是他的第1份工作,一待已是29個年頭,像極了黃爸爸的「一件事情做到好」。但另一方面,玉山金控董事長、玉山銀行創辦人黃永仁與黃男州都高度認同的「大家庭文化」,顯然也貼合著老爸留給黃男州的「家的印象」。 

「我覺得有那種味道,有那種氛圍。」黃男州形容,玉山這群志同道合的夥伴,有一點像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姊妹。目前玉山銀行員工平均年齡33歲,居台灣所有銀行平均年齡最輕,卻在員工認股機制下,有逾9成員工都是金控股東,員工加員工眷屬家人持股約20%、換算市值約660億元。 

不只佳里的家、玉山的家,黃男州在桌球領域還有另一個家。從小就喜歡桌球的他,讀清華大學時還是桌球校隊隊長,30多年來,他每年都會和當年桌球隊上下幾屆成員回母校,到現在,也和年齡可以當自己小孩的學弟妹打球,「組隊跟他們打,我們都打不贏,打完就請吃飯、捐錢,讓他們當經費,我覺得滿溫暖的。」 

老爸的智慧》創造環境 尊重孩子的選擇 

那些以為忘記的,其實黃男州還記得。在他小時候,爸爸就訂了《國語日報》,「也會去買一些偉人傳記擺在家裡,我還記得,在我年紀稍微大一點,連《讀者文摘》都有⋯⋯。」父親自己不看,「他會幫我們買回來放著,當然放著我們就會看。」 

媽媽後來告訴他,爸爸因為小時候沒有教育環境,也沒辦法接受更高教育,一直覺得一定要讓小孩盡量讀書,「這就好像⋯⋯,我父親就是知道這件事情很重要,但是他又沒辦法判斷哪些書對你有益,就只能盡量去創造一個類似的環境。」 

「父母對你的影響,有部分因為你是出自於他,但也有很多是耳濡目染。」黃男州說到了爸爸的教養,他會想辦法給你環境,並且尊重你的選擇。 

黃玉美還記得,小時候經商的父親一出差,他們最期待父親帶回的除了零食、玩具等伴手禮,還有一大箱的童話故事書等書籍。4個兄弟姊妹從小因為這樣很喜歡看書,「這是父親留給我們的最大財富。」 

「我父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我也是一個很平凡的人。」其實從小到大,父子間幾乎沒有意見相左的時候,父親多數都支持黃男州的決定,包括小學3年級他向父親開口要練體操,爸爸也說好,後來他還當到體操隊隊長,拿下全省冠軍。讀台南一中時從佳里搬到外地住;大學時選讀理工,父親也沒有意見,「大部分時間我會跟他說我現在在做什麼,他絕大部分都很支持。」 

現在有2個孩子的黃男州,女兒剛從美國華盛頓大學畢業,「她國中時就跟我討論,想去美國讀大學,後來高中就去讀全美語學校。」兒子則要升高三,「同樣問我兒子是否想去國外讀大學或研究所,兒子說,他覺得去國外玩就可以。」1個議題,2個選擇,各有想法,各自尊重。 

「做父母親的,就是希望孩子身體健康,然後是品德要好;至於你喜歡做些什麼事情,其實可以討論,父母親沒有絕對要求。」 

老爸的矜持》對兒子成就欣喜若狂 卻不對他說 

2008年,黃男州以43歲之姿,接下玉山金控總經理,「台灣最年輕的金控總經理」成了斗大的媒體標題,但是,父親當時並沒有對黃男州多說什麼,後來媽媽私下對黃男州「還原現場」:「我媽跟我說,在她的印象裡面,從來沒有看過爸爸那麼高興過。」 

黃玉美透露,爸爸聽聞黃男州升玉山金控總經理時的確非常高興,認為總算沒有辜負從小到大的用心栽培。而爸爸平常在客廳看8點檔連續劇時,都會跟著劇情起伏悲傷、落淚,「聽到弟弟升遷消息那幾天笑口常開、喜上眉梢,連續劇劇情也沒辦法影響心情。」 

原來,黃男州是獨子,父親的期望很大,她也聽媽媽說,爸爸只要知道弟弟受訪,一定守在電視機前準時收看,還會剪報蒐集報章雜誌相關報導。 

今年1月19日,美國總統拜登在家鄉發表告別演說時突然提到已過世6年的大兒子,「我希望當總統的是我兒子⋯⋯。」自己當父親後,黃男州愈來愈能體會父親的心情,「我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有些事,父親沒有做到,希望子女去完成;但也有一些是很真心的,只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可以好。」 

每年清明時節,黃男州兄弟姊妹全家都會去祭拜父親,每個人輪流跟父親講講話,包括他的2個小孩,「人過世不是真的離開,只要有人一直在感念你,你就會活在這些人的心裡!」

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85期)

「毅力」這兩個字,從一而終、沒有折扣的,成了黃男州對爸爸的一生註解。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