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柯文哲為何要高唱〈方艙醫院真神奇〉?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中國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   圖:楚天都市報微博(資料照片)
中國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   圖:楚天都市報微博(資料照片)

「三屍腦神丹」是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裡,日月神教的教主東方不敗,用來控住信眾的一種藥物。信徒服用後每年端午節,就要到黑木崖向教主領取解藥。

沒看過小說的鄉民,一定難以理解。毒藥的原理應該是早中毒的早發作,晚中毒的晚發作;如果發作時間不同,每個人去跟教主領解藥的時間也應該不同吧?

但為什麼日月神教的信眾,一個端午前一天吃了三屍腦神丹,與另一個在端午之前11個月吃的人都一樣,卻必須同時在端午這一天去跟教主領解藥?

因為三屍腦神丹有兩層,裡面一層是一枚灰色小球,藏有僵伏的三枚屍蟲。但每顆藥丸裡的屍蟲都不同,是由教主從一百多種屍蟲裡任選三種。然後在外面裹上一層抑制屍蟲的紅色粉末,服用之人平時不發作,全無異狀。

但每年到了端午,不同屍蟲都會同時脫伏而出。一旦屍蟲入腦,那個人的行動便如鬼似妖,見人就咬;即便是父母妻兒,也會咬噬而死。必須由教主添加紅色粉末的劑量,才能重新控制住屍蟲。因此信徒為了每年端午能從教主手上拿到解藥,只能竭力歌頌教主:

「文成武德,澤披蒼生。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教主恩澤,造福萬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忠心為主,萬死不辭」「一天不讀寶訓,就吃不下飯,睡不著覺。讀了寶訓,練武有長進,打仗有氣力」「為聖教主辦事,就算死十萬次,也比糊裡糊塗的活著快活得多」……

柯文哲有沒有吃過「三屍腦神丹」?

武漢肺炎爆發後,國民黨上下一體,完全跟統促黨及新黨合流,從捐口罩、搞普篩、大封城、買科興……任何鄉民都能看出,這些常去中國「要飯」的藍營政客,當然都吃了共產黨發的「三屍腦神丹」,只能乖乖聽國台辦的指示。

但有些鄉民可能會疑惑,柯文哲與他的4%信眾,到底有沒有吃過「三屍腦神丹」?因為他們的中毒現象,不像國統新這三個「要飯黨」那麼明顯。但本魯說了,有沒有吃過「三屍腦神丹」?看平常都不準,要在端午節之前看才準。

2021年5月21日《新頭殼》報導〈4家旅館轉型成台版方艙醫院 柯文哲:防疫旅館分三級〉: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表示,……過去北市共計103家防疫旅館,有6884房,這次華航事件造成突破口,雖然有社區感染,但迅速重新調整戰略,防疫旅館將分成三級,

一種是一般防疫旅館,跟過去一樣,國外返台居家檢疫14天,有症狀就撈出來;另有些防疫旅館是專門收居家隔離、與確診者接觸的。

以及最近因應需要,快篩陽性、PCR陽性的確診者有80%的病人,只要有地方可嚴密監視,確定過10天後沒問題,再做PCR檢查,就可以重新回到社會,這算加強版防疫專責旅館,也是『台灣版方艙醫院』。……

副市長黃珊珊補充,因應防疫旅館需求增加,非常謝謝凱薩飯店即日起,也成為北市防疫專責旅館。」

到底什麼才是真的「方艙醫院」?

「同島一命,團結抗疫,國家防疫,企業響應,台北凱撒,守護台灣」,這12個字,確實感動了所有鄉民。五星級飯店願意在台灣疫情最嚴峻時,成為第一家接受徵召的「確診輕症加強版防疫專責旅館」,凱撒「同島一命」的消息一出,網路讚聲不斷。

但美中不足的卻是柯文哲市長,還是要把台北凱撒「同島一命」的義舉,比喻成不倫不類的「台灣版方艙醫院」。讓鄉民們更加確認,柯文哲是吃了中國的三屍腦神丹。

方艙醫院(Mobile cabin hospital)其實應該說是「可移動式野戰醫院」,1960年代越戰時,美軍不再採用過去由軍隊臨時徵用固定建築物,例如教室、教堂或民宅來當野戰醫院,而是設計了有獨立水電、空調(過濾空氣)、衛浴等功能的可移動「醫療裝置模組」。

中國把各種標準尺寸的模組式箱式結構都稱為「方艙」,因此軍方的「可移動式野戰醫院」,也就成了「方艙醫院」。2020年2月,武漢肺炎在中國的武漢市開始肆虐,癱瘓了所有醫療系統,中國政府用全國之力,興建的火神山醫院與雷神山醫院,那種組合屋的野戰醫院,可以稱為「方艙醫院」。

但是後來中國政府針對輕症、無症狀確診病人,甚至普篩陽性的待確診病人,為了擔心他們在家中,甚至在社區裡繼續傳染別人,也強制收容於洪山體育館、武漢客廳與武漢國際會展中心這三處。官方為了「維穩」,仍稱這些場所為「方艙醫院」,這就名不符實了。

根本不用什麼醫學專家或公共衞生專家,鄉民們也都能看出,中國在體育館裡設置的不是方艙醫院,而是集中收容所,就跟颱風後開放學校禮堂收容難民一樣。

但武漢肺炎是傳染病,把輕症或無症狀者收容在沒有隔間,也沒有獨立空調與浴廁的體育館裡,那根本就是「集中練蠱場」。在這個「人造達爾文實驗室」裡,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物競天擇下,死了就集中火化,再均分骨灰入罈,連病毒也沒了。

體育館大通鋪VS.五星級飯店套房

柯文哲是台大醫師出身,當兵時還是野戰部隊的軍醫預官,當然清楚什麼是真正的「方艙醫院」?武漢肺炎的輕症患者,完全不必住院,也沒什麼需要治療。若是全擠進醫院,反而造成不必要的感染,也癱瘓了醫療體系。

問題是很多輕症患者,本來就是經濟弱勢,像新聞報導裡的一家四口都確診,或是一家八口擠在同一間小公寓,政府若不想辦法收容這些確診者,他們在家中絕對無法做到「一人一室」的隔離,必然傳染家人。若家人再往外傳,這樣必然又是等比級數的外溢。

然而台北市寸土寸金,要找尋空地興建組合屋,蓋數千間具醫療功能的「方艙醫院」,根本毫無可行性。新北市長侯友宜突發奇想,剛說了評估要可能在蘆洲區設置方艙醫院,就引起多大恐慌了,何況是在台北市?

因此台北凱撒能成為第一家「確診輕症加強版防疫專責旅館」,鄉民們也都狂按讚與猛刷愛心,強調以後要入住報恩,這是一件美事。

大家想想看,「體育館大通鋪VS.五星級飯店套房」,台灣在這一場抗疫戰中,早已屌打中國不知幾百倍了。台灣贏了,柯文哲身為台北市長,宣布這消息也該與有榮焉。

但很多鄉民不解,柯文哲為何要在宣布這個對自己加分的消息時,還是要跟國統新這三個「要飯黨」一樣,高唱「方艙醫院真神奇,治病救人教舞技。醫生護士才藝多,各領病人來一曲」?

沒辦法,端午節到了,中國的「三屍腦神丹」就要起作用了,還是要到黑木崖前表態一下吧?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