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吳瑟致觀點》國安「無」法?王炳忠案一審判無罪 恐讓中共對台滲透更毫無忌憚

新頭殼newtalk 文/吳瑟致
1970-01-01T00:00:00Z
王炳忠。   圖:張良一/攝
王炳忠。   圖:張良一/攝

日前,王炳忠等人在台發展組織涉共諜案經台北地院一審宣判全部無罪,判決一出,法政界一片譁然,縱然北檢不滿將提起上訴,但從一審判決理由來看,顯然當前我國司法體系對於國家安全的思維與認知仍跟不上「民主防衛」的浪潮,濫用憲法賦予人民參與組織、舉行活動、言論結社自由概念,輕忽了威權專制「滲透」民主自由的危害,所謂「明顯且立即的具體危險」是上世紀陳舊的國安概念,依此援引輕放「中國在台第五縱隊」的滲透布局,這恐怕將讓台灣國安陷入無止境險境,民主防衛不成反讓中國得寸進尺。

無罪推定沒有說明資金來源

回顧王炳忠等人被控的事由,受中共指示在台灣發展組織,以「燎原新聞網」、「新中華兒女學會」、「台大中華復興社」為名運作,收受來自中共「國台辦政黨局」、「上海市政府對外聯絡辦公室」提供的資金,意圖危害台灣的國家安全或社會安定。當然,要蒐查類似涉及國家安全的滲透行為實屬不易,主要就是對於侵害國家安全的定義過於抽象或模糊,往往會被隱蔽在「言論自由」及「結社自由」的保護傘之下,這也解釋了為何中國對民主國家進行滲透或收買總是無往不利,民主的縫隙就成了中共對台進行統戰的機會。

台灣為了反制中國一再透過各種手法的滲透,加快修訂「國安五法」,以及在2019年底通過《反滲透法》,只是過往再針對類似侵害國家安全的共諜案或滲透情事,多數都是輕輕放下的司法裁判結果,造成徒有安全意識,卻在執法上出現自我設限的困境,窮於依法論法的論證邏輯下,輕放這些中共代理人成了漏網之魚,形式上的民主便親手扼殺實質民主的價值。王炳忠涉及替中共發展組織一案,既然有不當的資金流入與兌換,本當應該加以梳理金流的來源與去向,而非用單就「無罪推定原則」以罪證不足判定無罪,假若如此,那豈不是開了一扇讓中共恣意對台滲透的方便門。

王炳忠等人的問題並不是因為他們「支不支持統一」,或是「反不反共」,這些本來就是個人政治思想的自由範疇;問題在於他們被質疑接受了來自中共的指示辦事,而這些都不是空穴來風,然而一審判決並沒有說清楚王炳忠人等是否有收受來自中共所提供的資金,就算是來自第三人轉手入帳,都也還有金流進出的痕跡,但這部分沒有說明卻是輕以證據不足為由帶過。光是資金不名的疑慮,就讓檢方必須有再上訴的準備,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徹查細流項目及釐清實際組織運作情形,不然一審無罪的結果足讓那些甘為代理中共的人竊笑。

中共武嚇滲透沒有立即危險

值得留意的是,這次一審判決中,承審法官以「王炳忠等人的行為未對國家安全、社會安定造成立即且具體的傷害」為由,不服比例原則且不構成犯罪事實,這樣的認知恐怕與當前各國「反滲透」及「護民主」的審理思維脫節。中共對外進行滲透也不會笨到要產生立即的效果,而是要產生「溫水煮蛙」的長期威脅,更直白地說,若能不費一兵一卒就能影響當地政治發展,這才是中共真正的目的。有趣的是,王炳忠等人面對一審判決,卻是擁抱「言論結社自由」的假清高,卻不是力證自己沒有收受中共資金的清白,也不極力否認他所參與的組織不受中共指示,這對政治人物來說顯得有苦難言。

難道躲在民主的屋簷下,就能把醜陋不堪的道德良心全推諉給政治追殺嗎?看來有些人是如此,甘願被中國俘虜,對他們來說,或許不認為中共對台滲透,也不承認自己被滲透,反正若能終極統一就能一躍成為菁英,協助破壞台灣的民主與主權就是豐功偉業的力證;對台灣國家安全而言,並不是要去救贖這些人,而是要防止他們配合中共對台軟土深掘,民主跟主權與國家安全息息相關,王炳忠等人主張終極統一就是要終結中華民國(台灣)主權,他們高舉著雙手奉承著中國的政經價值,其實早已將台灣的民主視為無物,專制國家也樂於見到這些在地協力者傾囊相助。

望向世界,美國等民主國家疾呼全球要正視來自中國的滲透,拜登(Joe Biden)甚至還說習近平正在對民主國家進行「民主與專制的較量」,美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甚至形容美中之間是「科技民主」與「專制民主」之爭,而中國對台灣的文攻武嚇不但沒有減少還更為頻繁,對照近期《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 將台海標為「地球上最危險地區」,如果依照此案的一審判決來看,承審法官如何看待中國對台灣有無立即明顯的國安威脅?而那些和中共關係匪淺的親中人士,又有不明來自中國的資金流入,又該如何看待?兩者間的關聯性難道就是以「沒有立即危險性」而草率判之。

持平而論,司法系統當然必須依法行事,但也必須保有維護民主制度與國家安全的功能,檢方再提出上訴是值得加以鼓勵的作法,畢竟中國對台灣的安全威脅早已明目張膽,滲透台灣民主社會的傳聞更是族繁不及備載,檢方本當嚴肅看待中共代理人對國家安全、社會安定帶來的影響,這樣的危機並沒有立即與否之差,因為我們正面對的挑戰就是一個野心勃勃的專制國家。其次,政府應當加速研擬《中共代理人法》,確實標示代理的概念,以及要求揭露收取中共資金的資訊,至於司法人員對於國家安全與民主防衛的意識應當持續加強不得偏廢,面對無孔不入的紅色勢力,提升民主防禦能力已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候了。

王炳忠

中共滲透

第五縱隊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