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促轉會宣布報請政院延任一年 5月底提出「任務推動及調查成果報告」

新頭殼newtalk | 謝莉慧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促轉會主委楊翠和副主委葉虹靈(手持麥克風者)。   圖:謝莉慧/攝
促轉會主委楊翠和副主委葉虹靈(手持麥克風者)。   圖:謝莉慧/攝

原本即將在今年5月解編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12)日由該會主委楊翠召開記者會,將依據促轉條例第11條第1項規定向行政院報請延任一年。而促轉會也將在五月底提出「任務推動及調查成果報告」,為三年來全面性規劃、調查與成果的綜整報告,向社會報告主要發現與下一階段的落實行動藍圖。其中,國人關切的處置威權象徵部份,將推動法制化,並與文化部共同研議中正紀念堂處置方案。楊翠也再三強調「促轉會絕對不會成為萬年機關」。

楊翠表示,「轉型正義工作不能中斷」是4月7日委員會討論後,提出延任的最主要原因。基於台灣民主轉型的歷史脈絡,台灣轉型正義的工作進程已經從初期的「以受難者為中心」進入到刻正進行中的「著重國家不法與壓迫體制」,後續將工作落實在「以壓迫體制與究責為中心」。因此,現階段仍需透過有時限之專責機關進行轉型正義工作後續的推動與規劃,而這個專責機關,因部分業務性質所需,仍以二級機關為宜;至於業務性質可由其他部會接手者,將積極移至其他機關,以達到政府一體共同落實轉型正義之目標;此外,也會同步啟動持續落實轉型正義所需要的修法工作。

楊翠並感謝近來各界對於促轉會的定位與促轉條例精神所提出的寶貴意見,認為這有助於推進轉型正義工程的思考,未來也希望能跟民間一起努力推進法制與相關工作。她強調,促轉會成立近三年來,全體同仁兢兢業業依促轉條例執行各項工作;卻也從中發現,條例之立法有其時空背景,後續要持續落實推動轉型正義,有修正的必要,必須全面盤點、檢討與修正。所以促轉會接下來的工作,以「貫徹究責」、「協力共進」及、「深化法制」概括。

首先是「貫徹究責」,促轉會將聚焦於壓迫體制及究責為主的相關工作,無論就性質或所需職權如調查權,或執行層級而言,均宜由二級機關辦理,這些工作包括:一、釐清壓迫體制與個案調查,包含提出加害者處置法案(含人事清查規畫),政治檔案調查與審定。二、平復國家不法:推動「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增訂平復「行政不法」要件與事宜,並持續進行國家不法行為之調查及平復。三、處置威權象徵:推動法制化,並與文化部共同研議中正紀念堂處置方案。

其次,為「協力共進」,將規劃告一段落,而且可由其他部會執行之業務,進行移轉協調,以利這些任務後續的長久運作,但業務的移交銜接過程中,仍需要有機關主責完備相關法制協調各部會辦理。不過無論是哪一種類型的業務,都不會讓促轉會無限期延任下去,這些工作包括:一、受難者及家屬的照顧與賠償:推動「威權統治時期國家不法行為被害者權利回復草案」與政治受難家庭照顧與療癒服務。二、不義遺址的保存:與文化部合作推動法制化。

最後則是「深化法制」,未來台灣需要一個有時限的專責機關,以執行釐清壓迫體制與追究加害者責任等任務,同時,也要落實將性質適合者移至其他機關銜接。因此,促轉會在延任這一年,將致力於修法工作,對促轉條例進行全面盤點、檢討及修正,包含因應促轉會轉型後之功能、明確任期及組織檢討形式、可移轉業務之協調銜接機制。在任務部分,建立個別任務所對應之法律制度,包括:完備平復國家不法條文,擬訂加害者處置法案(含人事清查規劃)、清除威權象徵法案、被害者權利回復法案、不義遺址保存法案,及政治受難家庭照顧與療癒服務法規等。

針對外界關切轉型正義工作由現有部會執行即可,促轉會表示,轉型正義相關工作並非單純屬行政事項,可能涉及高度敏感政治性議題、機關之間的位階關係,或具備某些權責如調查權。例如,重要情治機關政治檔案之清查與解密協調,實得力於促轉會為二級獨立機關,可調用機關檔案,要求機關提出具體資料,反觀檔案局因位階與職權所限,僅能尊重其他機關職權與意見;或如政黨持有政治檔案之徵集與審定,在政黨不願配合的情況下,更需要進行案件調查,才能有「台灣省黨部」、「海工會」文件系列檔案之發現。此類須有調查權行使之業務,且涉及高度政治性,這亦是當初立法者在制定政治檔案條例時,將政黨檔案交由促轉會執行審定之原因。

促轉會再以另一項核心任務「平復國家不法」為例,威權統治時期受難者的刑事有罪判決是統治者藉由軍事審判以及普通司法審判而產生,這些判決都是司法權的作用。促轉條例採取立法撤銷模式,兼採由促轉會這樣的行政機關做個案認定,而後有法定撤銷的效果,這是非常特別的安排,也是在台灣獨特的民主轉型歷程中不得不做的安排,這一點,當初推動立法的參與者應該都有此認知。正因為這種特殊性,這個權力的行使,以及未來要納入的平復行政不法的權力行使,對於做為常態、常設機關的現行部會,可能都有不適應或不適合之處,因此,促轉會認為,這樣一個特殊的,屬於民主轉型期的法律任務,適合由一個轉型階段的專責機關承擔。這個任務的案件量是可計的;一方面案件處理需要時間,但一方面也絕不會是無限期或者很長期的工作。

最後,促轉會說明為什麼將後續的核心業務聚焦在「壓迫體制清理與究責上」,台灣轉型正義長年來被批評為「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這也是立法者在促轉條例中明定,這個階段的轉型正義必須處理究責議題的原因。促轉會理解這在各國皆為爭議議題,故促轉會透過調查與研究,陸續拼湊龐大體制中的不同角色與行為;另舉辦社會對話凝聚共識,下一階段才能進一步推動處置方案。促轉會將持續發布調查成果,帶動社會討論,並建議於下一階段制定草案,明定權責機關識別加害者、進行人事清查,期待各政府機關與社會能夠積極參與,一同推進這個重要的民主工程。

原本即將在今年5月解編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12)日由該會主委楊翠召開記者會,將依據促轉條例第11條第1項規定向行政院報請延任一年。

促轉會也將在五月底提出「任務推動及調查成果報告」,為三年來全面性規劃、調查與成果的綜整報告,向社會報告主要發現與下一階段的落實行動藍圖。

促轉會今(12)日召開記者會。   圖:促轉會提供
促轉會今(12)日召開記者會。   圖:促轉會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