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瑟致觀點》中天撤與不撤之間 必須了解問題究竟在哪?

新頭殼newtalk 文/吳瑟致
1970-01-01T00:00:00Z
中天新聞台換照聽證會下周一(26日)將舉行。   圖:翻攝自Google map街景
中天新聞台換照聽證會下周一(26日)將舉行。   圖:翻攝自Google map街景

中天新聞台六年換照時間將至,輿論對於是否撤照吵得沸沸揚揚,「贊成撤照」的論點圍繞在中天失去新聞道德,多數報導明顯偏頗支持某位政治人物,甚至有刻意製造新聞的問題,多次被NCC開罰已凸顯該台未善盡身為媒體該有的基本職責;相對的,「反對撤照」的一方認為關閉媒體是相當嚴重的處置,這會傷害台灣的民主自由,甚至有違多元言論的社會價值,撤照也會產生寒蟬效應,導致台灣言論自由的氛圍不再,進而走入一言堂的獨裁政治。

先不論中天該撤照或不該徹照的理由,至少這議題已引起社會輿論的關注,而且言論與新聞的自由在某些程度上也表現在中天撤照一事的討論之中;換句話說,也就是因為台灣的民主自由,同時容許了反對與支持立場的表述,這基本上是令人欣慰的現象。然而,在中天撤與不撤之間,卻同時點出兩個層次的問題,「新聞自由的價值為何?」與「新聞媒體的道德標準在哪?」,當「失衡」狀況出現時,確保自由的空間不該被濫用更是關鍵。

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是相互依存的關係,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所謂新聞自由的可能,言論自由的精神在於任何人或組織的意見表達不用受任何人「事前審查及限制」,更不用擔心會受到政府或他人報復,以及表達的自由不會有政治審查後的任何政治制裁,簡言之,「我不同意你的說法,但我捍衛你說話權利」,正因為如此,新聞的報導在這樣的前提之下,不會受到任何政治力量的介入或干預,新聞媒體得以保持公正、公開、中立的立場與角色。

基於上述,便可以清晰看出兩種自由概念的差異之處,言論自由在新聞媒體的適用上,是為了避免在新聞報導時不受政府意識形態或威權統治的壓力,其原則在於要維護媒體能發揮「民主第四權」的價值與功能,同時這往往是許多威權國家不可能存在的面貌,例如中國的任何媒體都必須受到中共的政治審查;反之,台灣身為民主國家,政府難以透過公權力來箝制新聞報導自由的空間,這樣的意義在於,在民主社會中公權力必須受到媒體的監督。

持平而論,要檢視中天新聞台撤照與否的核心標準在於「有否秉持新聞報導的公正立場」,綜觀國內電視台看重收視的商業考量,許多新聞台有一系列的政論節目,這些具政治娛樂性質的節目會依循觀眾口味設定議題內容,其實也無可厚非,就算有一定程度的政治立場也屬可容忍的範圍,這當然是屬「言論自由」的範疇;但是,新聞報導就不同了,媒體如何發揮新聞專業及道德,如實如質呈現新聞的真相就非常重要,而不是利用新聞自由的光環扭曲報導。

中天新聞最大的問題就是在於新聞製播的瑕疵,無論是故意為之或刻意放送,沒有善盡事實查證都是無法規避的責任,更遑論接受中共指示下來製作虛假訊息的傳聞,這都是有違新聞從業的基本價值與要求,當新聞製播可以任意受某利益團體的操弄,或是接受政治利益的交換,那麼新聞自由作為一種「防禦性權利」恐怕會成為「攻擊性權力」的政治打手,如今若把「表意性權利」完全訴諸於新聞自由的無所不包,那就是濫用此項自由的為所欲為。

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本來就不能切割,同時,新聞自由與新聞道德更不該顧此失彼,如果媒體無法展現平衡報導與新聞專業倫理的最基本意義,那麼所謂的自由將被自由給侵蝕殆盡,這在中天的個案中便可一目了然,無論是為某政治人物抬轎,或是發布不實的新聞訊息,這些被舉發申訴的不良報導不計其數,早已不是用「新聞自由」就可以飾非掩過,更不用說透過「言論自由」來混淆事件的本質,直言之,過去中天的表現證實了不適格的評價。

有人說可以拒絕收看來抵制即可,或許這是一種市場原則的概念,看似可行且有道裡,但是,若以媒體公共性的角度來看,新聞報導不完全是意見觀點的自由辯論,更不是委由市場競爭來進行自我修正,如果如此,那麼媒體將可能替民粹政治來推波助瀾,這並不符合民主社會對於新聞自由的期待。最後,中天新聞台撤與不撤之間的標準,就是「新聞報導的專業問題」及「中共滲透的國安問題」,如果忽略了,那大談言論與新聞的自由都只是空話罷了!

中天撤與不撤之間 必須了解問題究竟在哪!

中天新聞台六年換照時間將至,輿論對於是否撤照吵得沸沸揚揚,「贊成撤照」的論點圍繞在中天失去新聞道德,多數報導明顯偏頗支持某位政治人物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