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影一二》貢寮山區手工割稻 重現割稻仔飯食五頓盛況

新頭殼newtalk | 張良一 新北市貢寮區報導
1970-01-01T00:00:00Z
農友們從清晨五點多割到上午十點多,已經割了一大半,簡秋陽(右)招呼大家吃點心休息一下,由於換工割稻需要大量人力,也非常消耗體力,需要大量的食物補充體力,因此,吃「割稻仔飯」是割稻當天非常慎重的大事!簡秋陽準備豐盛菜飯招待換工農友,也藉此表達謝意。   圖:張良一/攝
農友們從清晨五點多割到上午十點多,已經割了一大半,簡秋陽(右)招呼大家吃點心休息一下,由於換工割稻需要大量人力,也非常消耗體力,需要大量的食物補充體力,因此,吃「割稻仔飯」是割稻當天非常慎重的大事!簡秋陽準備豐盛菜飯招待換工農友,也藉此表達謝意。   圖:張良一/攝

手工割稻需要大量人力,也非常消耗體力,吃「割稻仔飯」是割稻當天非常慎重的大事!唯有大量的食物才能補充消耗的體力,三餐之外,上午十點和下午三點另有兩頓點心,也因此有「割稻仔飯食五頓」的傳統。這絕對不是去街上買幾個便當,配個飲料就可以了事的!在貢寮石璧坑山區種稻的簡秋陽,他的妹妹--阿質阿嬤在割稻日當天也來到山上幫忙,她在上山前已經摘了簡直像一座山的空心菜和地瓜葉,她和鄰居的阿嬤,趁著還不忙時挑撿要吃的菜葉,隨後,就在廚房忙著早上十點要吃的點心了:她準備了炒大麵、豬腳滷蛋、白斬雞還有現撈現煮的鮮魚湯,餐後還有冰鎮的仙草冰和自家種的西瓜。簡秋陽把家裡最好吃的食物通通拿出來,藉著澎湃的割稻仔飯表達對前來換工的農友的感謝之意!昔日「割稻仔飯食五頓」的農村文化,也因為在貢寮山區的「換工」割稻而保留下來。

農友王貴仙表示,仙草冰現在看來也許稀鬆平常,但在早年的農業社會,吃割稻仔飯時,冰冰涼涼的仙草冰就是最奢侈的涼品!王貴仙回憶,割稻期間的農村就像在過年,平常吃不到的好料都會出現割稻仔飯上,農家輸入不輸陣,大家一定會用盡全力把最好吃的通通端出來,好好招待前來換工的農友,讓他們吃得飽飽的,才有力氣繼續割稻!早年農村沒什麼大餐可吃,割稻日吃割稻仔飯可是大人小孩都非常期待的事!

 

良影一二》貢寮山區手工割稻 重現割稻仔飯食五頓盛況

換工農友們頂著七月暑的烈日割稻,還要忍受不斷彎腰帶來的全身酸痛,過程極為艱辛勞累。   圖:張良一/攝
換工農友們頂著七月暑的烈日割稻,還要忍受不斷彎腰帶來的全身酸痛,過程極為艱辛勞累。   圖:張良一/攝
   
阿公們在田裡忙割稻,簡秋陽的妹妹也沒閒著,曬稻之餘,還要在廚房張羅十多位前來換工的農友要吃的『割稻仔飯』。   圖:張良一/攝
阿公們在田裡忙割稻,簡秋陽的妹妹也沒閒著,曬稻之餘,還要在廚房張羅十多位前來換工的農友要吃的『割稻仔飯』。   圖:張良一/攝
簡秋陽的妹妹準備了炒大麵、豬腳滷蛋、白斬雞還有現撈現煮的鮮魚湯,餐後還有冰鎮的仙草冰和自家種的西瓜,而這只不過是中餐前的點心而已。   圖:張良一/攝
簡秋陽的妹妹準備了炒大麵、豬腳滷蛋、白斬雞還有現撈現煮的鮮魚湯,餐後還有冰鎮的仙草冰和自家種的西瓜,而這只不過是中餐前的點心而已。   圖:張良一/攝
割稻割得滿身大汗,全身濕透的農友們享用田主準備的豐盛點心。   圖:張良一/攝
割稻割得滿身大汗,全身濕透的農友們享用田主準備的豐盛點心。   圖:張良一/攝
   
農友們在割稻的休息時間吃點心、聊天。割稻是農村的大日子,親友們也會上山致意,平時安靜的村子一下子變得熱鬧滾滾。   圖:張良一/攝
農友們在割稻的休息時間吃點心、聊天。割稻是農村的大日子,親友們也會上山致意,平時安靜的村子一下子變得熱鬧滾滾。   圖:張良一/攝
一位農友一邊吃午餐一邊用腳將稻穀撥開,讓稻穀可以在陽光下充分曝曬。   圖:張良一/攝
一位農友一邊吃午餐一邊用腳將稻穀撥開,讓稻穀可以在陽光下充分曝曬。   圖:張良一/攝
剛剛割完的稻穀都是水,讓稻穀變得更重,換工農友幫簡秋陽將稻穀抗到曬穀場。   圖:張良一/攝
剛剛割完的稻穀都是水,讓稻穀變得更重,換工農友幫簡秋陽將稻穀抗到曬穀場。   圖:張良一/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