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增勇專訪2》曾因身分被辭退世展會 他這樣看同運在宗教、社會間轉變

新頭殼newtalk | 陳佩君、林朝億 專訪
1970-01-01T00:00:00Z
政大社工所教授、促轉會被提名人王增勇。   圖:林朝億/攝
政大社工所教授、促轉會被提名人王增勇。   圖:林朝億/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4月30日提名新任促轉會委員。其中,政治大學社工研究所教授王增勇受到矚目。他是一名出櫃男同志,曾因公開性傾向,被展望會要求辭去董事一職。他如果順利通過立法院同意,將會是行政院裡第一位出櫃男同志的政務官。

政治大學社會工作研究所教授王增勇今年被提名為行政院促轉會專任委員,長期致力於長照、同運等社會運動領域的他,接受這項艱鉅任務,是希望能以社福、長照專業,從「以人為本」角度出發,讓受難者敘述故事,使故事被聽見、看見,與社會內部產生對話、學習,達到療育與和解;身為天主教徒的他,看著這幾年同運發展,認為社會對同志友善程度確實有進步,但仍有進步空間,而受到浪潮推波助瀾下,讓本在宗教系統中,被視為不自然、不道德的同志,有了轉機,同時變成天主教、基督教不得不面對議題。

57歲的王增勇,學經歷豐富,台灣大學機械工程學系畢業後,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攻讀碩士,接著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取得社會工作博士;專長為老人福利、長期照顧、原住民社工的他,對於各項社會議題無役不予,舉凡樂生案、同志權益、原民議題、移工議題、老人福利、社福等,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因此,在社運、替弱勢關懷這條路上,大家對他並不陌生。

王增勇父親為外省籍、母親台灣人,全家只有他一人信天主教,生命如此轉換,與考大學聯考那年、大姊出車禍有關,讓他了解到生命無常與不可控制,進入台大機械系後,接觸到台大光啟社社團。他笑說,一開始並非對信仰有興趣,而是喜歡和那群人在一起的感覺,到了大三後,也決定成為天主教徒。

原本在大學讀台大機械系,碩士改讀社工,跳TONE選擇,主因受到大姊影響,他說,大姊是脊髓損傷者,看到身心障礙者,在台灣是如何被剝奪機會,讓他了解到身心障礙者家庭的辛苦,另外,他在大學時曾到原民部落服務,「那個經驗,讓我很嚮往這種生活方式,以服務作為生活的形態」。

因同志身分被辭退董事 王增勇:自尊傷害

提起王增勇,不得不說2008年曾為台灣世展會董事的他,卻因同志身分,被董事會逼迫辭職事件,王增勇在2016年12月30日於個人部落格貼出「那一年,我因為同志身份被迫請辭世展會董事」一文,文中揭露被董事會逼退過程,雖然被告知很多理由,但知道被要求辭職就是因同志身分,「我對原住民福利、非營利組織與國際援助的專業在當下因同志身分被否定」,而這也是他生平第一次因同志身分而被歧視。

面對王增勇指控,世展會隔天火速發出聲明致歉 :「台灣世界展望會是專注於兒童關顧與貧窮問題之機構,台灣世界展望會無意也無能參與台灣社會爭議性極大的同志議題。在8年前台灣社會對性傾向議題尚較保守之環境下,王教授受聘擔任本會董事,但本會在知悉王教授為出櫃同志並積極參與同志平權運動後,因恐被誤認為本會亦積極參與並支持同志運動,所以在極為遺憾之情況下,請王教授辭去董事,至今仍感抱歉。本會先前聲明中謂員工之任用升遷,及服務之對象選擇不受性向影響,的確屬實,可受檢驗」。

憶起往事歷歷在目,王增勇感嘆 :「這件事是自尊傷害」,讓他感到人的價值、專業,碰到「男同志身分」被否定,但董座畢竟是志工、無給職,若不在世展會做事情,還是可以在別的地方付出,因此當時的逼退,並未對生活造成太大影響 :「雖然有受傷感覺,但不像一般人失去工作或是造成職涯發展瓶頸,必須轉換跑道,對我來講影響沒那麼深遠」,那時是想用自身例子告訴大家 :「如果一個大學教授,在非營利民間團體時,都能被這樣對待,其他更沒有條件的人,更不用說了!」

王增勇於個人部落格貼出「那一年,我因為同志身份被迫請辭世展會董事」一文,揭露當年在世展會所受到的不平等對待。圖:王增勇部落格
王增勇於個人部落格貼出「那一年,我因為同志身份被迫請辭世展會董事」一文,揭露當年在世展會所受到的不平等對待。圖:王增勇部落格

同運30年 社會對同志態度「穩定進步」但仍有進步空間

2018公投投票,反對同性婚姻、同志教育之「愛家公投」3案取得700萬同意票、大勝婚姻平權陣營,冷冰冰的數據徹底傷害同志以及長期爭取平權的人士;為符合公投、憲法釋字第748號解釋,以保障同志權益,立法院在去年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讓同性婚姻有專法依循,台灣同運史歷經30年奮鬥下,終取得初步成果。

觀察這幾年社會是否對同志比較友善?他直言,穩定進步,有沒有改善到讓大家沒有恐懼、能自在做自己?「我覺得有進步空間,不過的確有不同」,同婚合法化的確讓社會思考,那段時間,議題也觸及到從未接觸同志運動的那群人。

「雖然公投結果讓很多同志難過,發現『我的權利』竟有700萬人不贊成」,但他認為,公投結果短期內讓許多人難過,不過,從長遠時間來看,對運動是正向的,畢竟同志過去都在同溫層中,也提醒著大家,「我們要做的事情還很多」。

同婚議題 近年成天主教徒、基督教徒不得不面對的議題

王增勇說,同性婚姻議題近年確實在基督教、天主教教會中發酵,從原本「不談」,變成無法迴避、不得不談的議題,現在除了面對世代落差,還要思考教會福傳如何延續,也要學習回應,不能以過去道德判斷說法輕輕帶過;以天主教主教來說,議題也有世代落差,過去同志在教會中被視為不自然、不道德、罪人,且論點不容挑戰,在這次同婚爭議中,教會、主教發現,若堅持立場,會使信教的年輕人跑掉,促使他們不得不面對問題。

當宗教碰到同志所激發出的衝擊,王增勇以詹姆士.馬丁(James Martin)神父所著作的《在橋上,與你相遇:基督徒和同志團體如何建立彼此尊重、同情、體貼的互動關係》為例,該本書籍為馬丁神父在輔導同志基督徒時,發現教會與同志團體間,存在一道深不可測鴻溝,為此,馬丁寫下這本書,盼成為這兩端的橋樑,建立尊重、正向的溝通與互動。

王增勇指出,即使該本書是神父寫的、在國外是暢銷書,當台灣要翻譯出書時,能看出他們的緊張、焦慮,依舊受到天主教保守人士極力反對,使得原本應為教會出版社出版的書籍,只好轉至民間出版社出版,「這樣拉扯其實還在」。

「同時,也有教會神父認為,問題不能停留在對抗,必須思考如何從神學上,面對同志存在,台灣耶穌會神父,主動把美國耶穌會馬丁神父著作翻譯成中文,代表他們已經考慮到無法漠視同志,這是正向發展!」他提及,天主教會是羅馬教會說的算、很中央極權,如今教宗雖未鬆口,但態度已經有改變,「對我來講已經是很大進步」。

身為天主教徒的王增勇認為,同志、同婚議題近年來已成宗教不得不面對的課題。 圖:林朝億/攝
身為天主教徒的王增勇認為,同志、同婚議題近年來已成宗教不得不面對的課題。 圖:林朝億/攝

保守教會向外擴張 深根台灣有困難

2018年,針對攸關於同志權益3公投,能看出反同基督教鋪天蓋地的組織動員,透過文宣、網路戰、媒體表達其訴求,也有反同的基督教團體組起政黨,高喊「神在立法院掌權」,不過在2020立委選舉時,結果不理想,所推出12名區域立委均未當選,不分區政黨票得票率僅拿到0.1237%,與達5%的不分區立委席次門檻差距甚深。

看到保守勢力在台灣流竄,王增勇坦言,保守勢力一直存在,他進一步解釋,台灣基督教會主要分為兩系統,一是長老教會,另是靈恩派,前者活耀社會公共參與,後者屬個人內修,同婚公投被動員出來屬靈恩派,媒體所報導的也是這派。

他指出,美國保守教會近年轉向非洲、台灣培訓,但其實很不本土,也與台灣真實狀況有所落差,看到同婚運動興起到現在,直到去年同婚通過,可以看出其消長,他們透過國際動員、表達訴求,但最終關鍵還是要看他們能否深根本土,雖然有700多萬人投下反對票,仍無法具體成為政黨力量,「證明無法深根台灣」。

身為天主教徒的他,看著這幾年同運發展,認為社會對同志友善程度確實有進步,但仍有進步空間,而受到浪潮推波助瀾下,讓本在宗教系統中,被視為不自然、不道德的同志,有了轉機,同時變成天主教、基督教不得不面對議題。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