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政院案」改判有罪 陳為廷批:荒謬至極

新頭殼newtalk | 陳龍棋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2014年3月23日發生的「太陽花學運323佔領行政院」案。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2014年3月23日發生的「太陽花學運323佔領行政院」案。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太陽花學運」期間發生的「323攻占行政院」案,學運領袖魏揚等8人被控煽惑他人犯罪,一審原判無罪,案經上訴今(28日)二審判決出爐,大逆轉改判魏揚等其中7人有罪,可上訴。

魏揚步出法院後表示,這樣的判決不只污辱他們,更是羞辱了成千上萬的台灣人;另一位領袖陳為廷也跳出來說,這樣的審判當然是「荒謬至極」。

陳為廷指出,包括江宜樺在內的一些國民黨人,「現在紛紛批評,318抗爭者不願承認罪責,根本稱不上公民不服從。」這樣的講法明顯「扭曲事實」,大家在法庭中都從未否認自己做過的行動,有責任也坦然承擔,大家要求的不過是一個公平的審判——你要說抗爭者與警察有推擠、有肢體衝突,但你可不可以也一併檢視警察在過程中怎麼施暴?

陳為廷質疑,同一個蒐證影片,能用人臉辨識找出抗爭者,但為什麼警察人臉那麼清晰,六年了,一個人都找不出來?魏揚拿大聲公,就說他「煽惑群眾」,但為什麼江宜樺說他當年早就睡了、馬英九說這根本輪不到他就下令,就好像船過水無痕,「至今找不到任何一個人下令的人該負責?」

陳為廷氣憤表示,政院案的高院受命法官,更是其中最扯;不但無法公平審理案件,甚至根本對被告有莫名的敵意。他提到,「法官多次訊問被告與案情無關的事情,如要求當事人回答什麼是權力分立、什麼是最後手段等,若當事人無法精確地回答,法官即面露不耐,好似當事人連這麼基本的問題都不會,憑什麼上街頭?」律師團雖要求中止審判,法院也承認「訴訟存有瑕疵」卻也還讓他繼續審理,這樣的審判過程,「究竟要怎樣令人信服?」

陳為廷認為,若現在是超前部署,當年就是「超超前部署」,其實服貿當初開放的項目就包括醫療產業,準備進一步放寬兩國互相投資醫院,如果真的生效,台灣醫療人才真的被大量磁吸到中國,或是台灣許多大型的醫院都已被中資控制,現在的台灣會是什麼光景?真的難以想像。

「希望公義的大水或江河,不只能淹沒習近平、林鄭月娥或是至今未被咎責的黑警,也能落實在台灣,我們自己的國家」陳為廷說。

「太陽花學運」期間發生的「323攻占行政院」案,學運領袖魏揚等8人被控煽惑他人犯罪,

一審原判無罪,案經上訴今(28日)二審判決出爐,大逆轉改判魏揚等其中7人有罪,可上訴。

魏揚步出法院後表示,這樣的判決不只污辱他們,更是羞辱了成千上萬的台灣人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