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從韓戰危機看台灣人為何「親美遠中」?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韓戰爆發70年後,北韓金日成當年「堅持」發動戰爭,讓台灣人得享今日的「美式」價值觀。圖為參與韓戰的美國戰艦。   圖:翻攝U.S. Navy
韓戰爆發70年後,北韓金日成當年「堅持」發動戰爭,讓台灣人得享今日的「美式」價值觀。圖為參與韓戰的美國戰艦。   圖:翻攝U.S. Navy

武漢肺炎病毒肆虐,干擾了全球美軍的戰略布局,尤其在西太平洋地區。美軍航母羅斯福號(CVN-71)因確診人數過多,官兵都在關島登岸隔離。另一艘停靠於日本橫須賀軍港的航母雷根號(CVN-76),也有類似狀況。

在這緊張時刻,尤其到了6月,就是韓戰70周年,沒想到這時北韓又有狀況。2020年4月22日《新頭殼》報導〈東亞政治強人金正恩傳病危消息後 北韓官媒至今仍未回應〉:

「美國媒體《CNN》昨日引述美國情報官員的說法,指出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本月稍早接受心血管手術後病危,引發全球關注。然而,韓國官方通訊社《韓聯社》則表示,沒有發現北韓內部出現異常動靜,認為金正恩的相關消息並不屬實。消息流傳至今已逾24小時,北韓官媒《朝中社》尚未有進一步回應,……」

很多中國人迄今無法理解,分裂70多年的南北韓,南韓境內層出不窮的反美運動,連現任大統領文在寅也都愛跟老美唱反調。北韓金家三代大統領都強調「主體思想」,金正恩一上台就殺了向來親中的姑丈張成澤。似乎南北韓都主張統一,要排除美中兩大強權。

但是反觀台灣,除非是白狼張安樂那種黑道掛假招牌的統促黨,否則就算是馬英九、韓國瑜……也不敢對老美稍有不敬。因為台灣的民心很清楚,在種族、語言、文字與歷史淵源以外,基於價值觀,多數台灣人是選擇站在美國這一方的,這一點就要從韓戰的歷史開始說起。

一場永無休止符的「韓戰」

韓戰爆發70年後,會不會有第2場中美之間的「韓戰」?我不知道。但我相信:戰爭不會有贏家,除了戰爭本身以外。

世界各國都怕戰爭,尤其怕與中國發生戰爭。因為中國打起仗來什麼都怕,怕損耗武器、怕浪費糧食、怕折損戰略物資,但就是不怕死人,人死得愈多就愈來勁。在人類戰爭史上,中國絕對是個「可怕」對手。

1949年10月1日,很多人都真心相信,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然而1年不到,歷經8年對日戰爭與4年國共內戰的苦難人民,必須迎接另一場「境外戰爭」。直到1953年7月,中美簽訂停戰協議,「抗美援朝」的戰爭才告落幕。代表美方簽訂停戰協定的克拉克將軍,在簽字時說:

「在執行政府的訓令中,我獲得一項不值得羡慕的榮譽,我成了歷史上第一位簽訂『沒有勝利』停戰條約的美國陸軍司令官。我感到失望和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麥克阿瑟將軍和李奇微將軍,一定也有同感。」

被杜魯門總統撤職的麥克阿瑟將軍,在美國國會作證時甚至直說:

「美國在朝鮮遭到慘敗。」

70年過去了,很多中國人至今依然相信自己打贏了這一仗。尤其是麥克阿瑟和克拉克的直言不諱,加上美國很多檢討韓戰的著作,更讓中國人相信,自己以「偉大勝利」來慶賀是正確的、是光榮的。

然而看到今日南北韓的發展,看到北京那些大使館前辛苦的衛兵,戒懼謹慎盯著那些看來是「朝鮮人」的男女老幼,防止他們衝進去「投奔自由」。

那些衛兵的任務實在非常沉重,要攔住那麼多群眾,「人海戰術」被朝鮮人「出口轉內銷」的回流到中國,一場永無休止符的「韓戰」,又回到中國另起新局。

怎樣「收拾」戰爭之後的殘局?

我不懂軍事、不懂政治,也看不懂網路上兩邊網友,引經據典的討論韓戰的「成敗」。但我始終相信,戰爭不會有贏家,除了戰爭本身以外。

相信自己是贏家的中國人,也許應該靜下心來,看看對手是怎樣「收拾」戰爭之後的殘局。在美國的「韓戰紀念碑」上,刻著54,246個陣亡將士的名字,碑文上寫著:

「我們的國家以她的兒為榮,他們回應召喚,去保衛一個他們從未見過的國家,去保衛他們素不相識的人民。」

這54,246個陣亡將士都是有名有姓的,無論假日還是平時,這裡永遠看得見鮮花,看得到哀悼的人。他們也許是烈士的親友,也許是素不相識的國人,甚至是國外來的觀光客。這裡不必靠美國高官來舉行儀式,不必靠美國政府來發動群眾,更不必用「主義」「領袖」「愛國」「民族」的空洞口號來鐫刻碑文。

回頭再看美國的「越戰紀念碑」裡,牆面上篆刻著也是58,132名越戰陣亡將士的姓名。即使是被許多中國人所厭惡,恨不得一把火燒掉的日本「靖國神社」,那裡也供奉著明治維新以來,240多萬柱的「英靈」,而且每一柱都是有名有姓的。

看看美國人與日本人是怎樣對待陣亡將士?再看看中國的「人民英雄」、「無名英雄」,甚至神話般的「雷鋒」「張思德」。中國真的打贏了「韓戰」嗎?這是個令人玩味的話題。

美國人為何要「跨國收養」?

2000年7月24日早晨,美國奧勒岡州的偏僻鄉村,一個94歲的老婦人霍特,因中風去世。這個世居鄉下的平凡老太太,在她49歲那年,做了一個不平凡的決定,讓美國成為一個真正偉大的國家。

霍特和丈夫哈理都是虔誠的基督徒,1954年12月,霍特從電視播放的記錄片裡,看到韓戰後的一家孤兒院裡,那些孩子們飢寒交迫、恐懼無助的面容,令他們夫婦禱告了多日,仍然靈裡難安,於是他們對神有了這樣一個心願,決定先收養8個朝鮮孤兒。

當時他們夫婦已經有了6個孩子,而且美國那時有些州裡還實施「種族分離」。如果領養,一定都找膚色和背景接近的兒童,社會上也不鼓勵跨國領養,法律上更沒有先例。但他們夫婦憑這禱告中得來的信心,開始了這「不可能的任務」。

哈理出發去烽火還未完全平息的南韓,認領這8個孩子,霍特就開始寫信給每一個國會議員,請教會的弟兄姊妹為他們代禱,還一起協助寫信。奔波於華盛頓與奧勒岡州。霍特只有一個信念:

「所有的孩子都是神造的,都是美麗的,只要有人愛他們。」

兩個月後,國會通過了《霍特法案》。霍特的行動影響了世界,韓戰讓南韓境內出現了數目龐大的孤兒和棄兒。《霍特法案》通過之後,美國很多家庭紛紛到韓國領養這些孩子。從那時開始,跨國領養在韓國就幾乎沒有間斷過。

漢城的「霍特之家」負責人莫莉•霍特小姐,至今仍在為南韓境內的孤兒,安排美國與北歐的領養家庭。《霍特法案》通過後,他的母親繼續推動「霍特收養計劃」,海外領養的韓國兒童中,一半以上是由該計劃安置的,領養人數已超過10萬以上。

台灣人應感謝金日成當年的「堅持」

美國人的跨國收養,不是只限於南韓這個盟友。即使是曾經交戰過的中國,他們也是依然靠著神的愛來弭平這創傷。有5萬名以上的中國孤兒被美國家庭所領養。這些孤兒都是中國家庭不要的女嬰,以及有病、殘廢的孩子。

海外都盛傳一個加拿大養母丹瑟的故事。丹瑟懷抱領養的女兒卡珊德拉,在離開中國之前,官員打開了卡珊德拉的尿布檢查。他們一定要確認,這些洋人是不是在走私中國的男嬰?

我看了這段報導,既為卡珊德拉的遭遇感到難過,也為她深感慶幸。她如果她不離開中國,她能活下來嗎?她會營養不良嗎?她有機會接受教育嗎?她長大後會歧視自己的女兒嗎?
  
站在一個台灣人的立場,我願意坦白承認,金日成是不是韓國人的民族英雄,我搞不懂;但金日成絕對是台灣人民的救星。雖然讓台灣人民因此忍受了好長一陣子的白色恐怖,但比起對岸的土改、反右、三面紅旗到文革,我們仍應感謝金日成當年的「堅持」發動韓戰,讓台灣人得享今日的「美式」價值觀。

中國真的打贏了「韓戰」嗎?中國沿海各大都會的居民,生活水平不會低於60多年前奧勒岡州鄉下的霍特奶奶;但中國孤兒(尤其是殘障棄兒)的現況又是如何?

從中國陣亡將士的待遇,到中國孤兒的處境,我始終懷疑,中國真的打贏了「韓戰」嗎?但我卻深信,台灣人因金日成大統領發動的這場戰爭,獲得了新生的契機。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