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淞山觀點》「罷韓」攻防的政治骨牌效應?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淞山
1970-01-01T00:00:00Z
公民割草行動呼籲韓國瑜直接面對罷免案。   圖:翻攝自公民割草行動臉書
公民割草行動呼籲韓國瑜直接面對罷免案。   圖:翻攝自公民割草行動臉書

箭在弦上的「罷韓」行動,縱使已經通過二階段連署有效審核程序,準備進入6月的第三階段罷免投票決戰,但是由於政治正當性未必充分、組織動員能量尚嫌不足以及新冠肺炎疫情變化充滿不確定性的緣故,最後「罷韓」結果能否依法達成「同意罷免票數多於不同意罷免」、「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的四分之一(即約58萬票)以上」的通過罷免情形?的確難以預料。然而,正因為韓國瑜陣營在最後關鍵時刻的「法律戰」,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聲請罷免案停止執行的行政訴訟作為,勢必引發新的政治波瀾與骨牌效應,恐怕對於韓國瑜的罷免案造成更加不利的後果,讓罷韓行動如虎添翼並順利過關,韓國瑜只能黯然下台。

按照陪同韓國瑜委託律師提起行政訴訟的前高雄市新聞局長王淺秋的說法,罷免案是在韓市長上任未滿一年就開始連署,明顯偷跑,已違反選罷法,因此決定遞狀聲請停止執行。可是,公職人員選罷法第75條第1項規定:「公職人員之罷免,得由原選舉區選舉人向選舉委員會提出罷免案。但就職未滿一年者,不得罷免。」因此,該條文的「就職未滿一年者不得罷免」涵義就只能就「提出罷免案」做限制,而未及於罷免連署的時間,顯然,韓國瑜陣營的法律見解是有問題的,再來,所謂的「聲請停止執行罷免案」,要在行政法院的審理程序上被認為「合法」、「有理由」,首先是訴訟標的合不合法的法定要件問題,本案訴訟標的竟是中選會通知提案人領取罷免名冊的信函,不是行政訴訟法規定可停止執行的對象,且該名冊格式也已被領走,沒有法律效果,已看不出有何可被停止執行的地方,根本不符合法定要件,更何況,縱使韓國瑜陣營是為了拉長戰線,等到中選會正式公告罷韓案後,再提出另一個停止執行處分的訴訟,但還是要提出暫停罷免有其急迫性與難以回復的損害的兩個必要要件之理由來說服合議庭的法官,這恐怕都是很難打贏的訴訟程序。

因此,似乎可以合理懷疑,這場突如其來的「法律戰」風波,對於韓國瑜陣營就是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扯爛污」政治劇碼,無非是要藉由法律訴訟程序來進行政治烏賊戰術,想形塑被政治打壓的悲情牌來爭取高雄市民的可憐、認同與支持,來讓「同意罷免」的票數無法通過法定門檻!然而,可惜的是,「罷免案」原本就是與選舉行為相同的政治動員攻防,本身就是充斥著政治對抗或政黨對決的你死我活政治遊戲,縱使當初「罷韓行動」的政治正當性不足或存有人情義理上的不夠厚道問題,可是,當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韓國瑜市長在總統大選敗選之後又未曾力求市政政績的積極表現,讓「罷韓行動」逐漸取得廣大高雄市民的認同並進而積極連署,此消彼漲的結果,當然就造成今天韓國瑜很可能真的會被罷免掉的政治聲勢,基本上,幾乎就是「大勢已去」的境地!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及升溫,導致罷韓行動的政治熱度明顯降溫,這是客觀事實,倘若韓國瑜市長在處理疫情上可以像其同黨的新北市市長侯友宜那麼地認真努力「做實事」的話,恐怕「罷韓行動」最後也很難獲得足夠跨越同意罷免門檻的票數,只能曇花一現、功敗垂成!可是,問題是,韓國瑜市長卻像消聲匿跡一樣,在防疫表現上無所作為,在政治舞台上也完全沒有一絲絲地積極作為,讓高雄市民看破手腳,其結果,當然就是訴諸政治打壓而進行法律戰的「困獸之鬥」,寄望高雄市民可以因為藍綠問題而伸出援手,期待國民黨可以傾全黨之力來「即刻救援」!

其實,民進黨原本就無意過度捲入「罷韓行動」的政治攻防,更不想在此防疫時刻被外界認為全面執政後還在搞選舉、搞政治攻防動員戰,因此,蔡英文總統與卓榮泰黨主席一直對外表⽰,尊重高雄市民的自主決定,也希望國民黨跟民進黨一樣,不介入罷韓或反罷韓。這是民進黨遊刃有餘的政治策略運用,希望由高雄市民自主決定罷韓與否的結果,但是如果國民黨想藉機進行政治對決或藍綠對抗動員,民進黨也可以「加倍奉還」!這就考驗著國民黨新黨主席江啟臣的政治智慧與判斷了,最好能夠在罷韓問題上「適可而止」,以免參戰到最後既賠了夫人又折兵,可能跟著韓國瑜一起陪葬了!

基本上,倘若罷免韓國瑜投票過關了,韓國瑜的政治生命也就自然結束了,這是韓國瑜自作自受的個人問題,不是國民黨整個黨的政治結構問題,江啟臣黨主席如果能夠認清事實真相就不會選擇在「救黨」之際橫生枝節,與韓國瑜共存亡!畢竟,韓國瑜自毀前程的政治爭議,絕大部份是咎由自取,並非他人所造成,怨不得人!被罷免後的韓國瑜是否要選下一屆的黨主席或東山再起另起爐灶?那是他個人的命運與選擇,江啟臣黨主席根本不用過度在乎或有所衡量,因為,這個時候更重要的是「如何救黨」的再造問題,不是個人政治成敗與否的小問題。

曾幾何時?「柯文哲現象」已經隨風而逝,「韓流旋風」也已經過去,民進黨「一黨獨大」的政治聲勢已然成形,國民黨就連最大在野黨的政治能力都有所不足,在難堪大任的情況下,如不能奮起提升,也就只能準備「打包」吃自己了!是以,江啟臣主席應該要好好評估衡量,除了韓國瑜之外,扯國民黨後腿的不分區立委吳斯懷與葉毓蘭兩位立院「新二寶」,該如何好好地「處理」了?否則任由他們繼續幫民進黨的執政「做業績」的情況下,國民黨恐怕就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了,何來以後的重生再造呢?

總之,「罷韓」過後,才是國民黨真正甩開政治包袱「再造」的關鍵時刻,此時也才是民進黨蔡英文政府「完全執政」之後真正面臨政治考驗與挑戰的可能時機,江啟臣黨主席應該要好好思考下一步國民黨的政治走向與方向,從兩岸關係與經濟問題開始著手,從發揮國民黨立委集體戰力積極努力,扮演好監督制衡民進黨政府的「基本功」作起,讓大家看到「還有希望」的國民黨,讓外界不再看衰國民黨的再起與再造,那麼國民黨才有機會真的蛻變與重生吧!

本文由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最後「罷韓」結果能否依法達成「同意罷免票數多於不同意罷免」、「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的四分之一(即約58萬票)以上」的通過罷免情形?的確難以預料。然而,正因為韓國瑜陣營在最後關鍵時刻的「法律戰」,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聲請罷免案停止執行的行政訴訟作為,勢必引發新的政治波瀾與骨牌效應,恐怕對於韓國瑜的罷免案造成更加不利的後果,讓罷韓行動如虎添翼並順利過關,韓國瑜只能黯然下台。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