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中國人啊!你要先道歉才能避免被歧視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圖:翻攝自中國政府網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圖:翻攝自中國政府網

美國總統川普使用「中國病毒」這個說法,讓很多中國人,包括身在海外的中國人(國籍為中國的、法律意義上的中國人,以及已入其它國家的國籍、在身份認同上仍自認為是中國人的人士)都憤憤不平,產生強烈的被歧視的感覺,用各種方式來反對歧視。

然而,武漢肺炎病毒確實是從中國產生進而傳播到全世界的,它給全球帶來前所未有的恐懼和實質性打擊,其危害程度超過了一場局部性的戰爭和全球性的經濟危機。這一災難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國政府,而絕多數中國人都身處此一共犯結構之中,不可能置身事外、假扮無辜。他們眼睜睜地看著李文亮醫生等人被當局「電視遊街」、公開羞辱而一言不發;他們相信並幫助中國政府傳播「病毒來自美國」的謊言,支持一名武漢律師為此狀告美國政府;他們戴著日本捐來的口罩,嬉皮笑臉的為日本出現首例死亡而點讚(多達八萬個讚),或許他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麼大的快感——別人與他們風月同天,他們卻與別人不共戴天。

此外,中國的連鎖餐廳「楊媽媽粥店」掛出「強烈祝賀美國疫情,祝小日本疫帆風順長長久久」的大紅標語,他們早已忘記老祖宗的教誨「鄰有喪,舂不相;里有殯,不巷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他們就是中國人中的大多數。

中國人跟共產黨分不開,正如德國人跟納粹分不開。逃離納粹迫害而移居美國的政治哲學家沃格林(Eric Voegelin),在研究納粹政權與德國國民性的關係時指出,絕不能把希特勒孤立出來,只是作為一個人格來分析,希特勒掌權這一現象必須跟德國人民的態度聯繫起來看,「希特勒現象並不能被他這個人所窮盡,他的成功必須在一個知識上或道德上被摧毀的社會背景中去理解,在這樣的社會中,原本是荒唐可笑的無名之輩,卻可以獲得公共權力,因為他們出色地代表了傾慕他們的人民」。同樣的道理,理解中共政權,理解毛澤東和習近平,也必須放在毛澤東和習近平所代表的中國民族性的精神脈絡中才能完成。毛澤東的語言結構和精神結構仍在主宰著從習近平到億萬普通中國人的心靈世界,中國遠未告別偶像崇拜和權力崇拜。

在此背景下,中國人,需要先道歉,才能避免被歧視的境遇。最早公開道歉的是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中國訪問學者Wending Mai,他在一封給全校教職員工通發的郵件中用英文發出誠懇的道歉,這封信翻譯為中文是:「作為一個中國人,我感到非常抱歉,源於中國的冠狀病毒疫情現在變成了給大家諸多不便的流行病,甚至帶走了很多人的性命。除了病毒的嚴重危害之外,中國政府的掩蓋和世界衛生組織的拖沓也是諸多令人失望的造成病毒擴散的原因。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我相信美國能夠扛過去,並繼續發展。我希望所有的事情都會很快好起來。」他用實名發出此信,也為此承受了很多不願道歉的中國人的壓力乃至謾罵,甚至有人不懷好意地猜測他的動機是想留在美國,獲得美國的政治庇護——這是一種典型的中國式的、功利主義的思維方式,他們看待任何人任何事,都用最大的惡意來揣測動機。這種動機論所折射的其實是其本人無比陰毒的心理。

接著,有一位中國女生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發起#say sorry to America(向美國道歉)活動,為將中國病毒帶到美國道歉,為中國共產黨及中國人所作所為感到羞恥。她說:「我為了把中國病毒帶來美國、為面對中共隱瞞事實時保持沉默道歉,為囤貨道歉,為微信上『美國軍人將病毒帶到武漢』的虛假訊息道歉,為病毒帶來的不便道歉,我同時對日本、台灣、南韓人及其他被錯認為中國人的亞洲人感到抱歉,我是中國人,我要為所有中國人及中共所作的壞事負責,就好像德國人為種族清洗猶太人道歉一樣。最大的錯誤就是中共容易說謊,而我們也沒有反抗……有很多中國人取得美國綠卡,卻教他們下一代要知道自己是一名中國人,我為此感到羞恥……中國政府應為此付出代價,向美國人支付巨額賠償。」這名中國女生特別呼籲其他在美華人說,「因為你在美國,應該是愛美國,如果你不是,回到你的國家。」有網民回應,這名中國女生邁出的一小步,比萬惡的共產黨耗費巨資所做的大外宣有意義得多。

還有一位在美國留學的Zhi Hao Kong(孔志豪,音譯),日前把一段長達一分三十秒的道歉影片放在推特上。他在視頻中為受「中國病毒」感染的受害者真誠地表達歉意,認為「中國政權及中國人民應為這次的瘟疫負責」。他表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等中國外宣人員對美國的無端指責是不可接受的:「中國共產黨為了維持政權的穩定撒謊成性,這是任何一個正常的有良知的人都要譴責的。每一個中國的公民都對病毒大流行負有責任。很多中國人認為他們沒有做什麼,但是政黨是產生於社會的。中共非常契合相當多中國人的特性,例如不誠實。我們的沉默放任了中共作惡,不僅害了自己,也害了全世界的無辜民眾。」在被問及身邊親屬朋友是否有類似行動時,孔志豪直言:「中國的朋友在國內接受基礎教育、高等教育,被洗腦是很正常的。另外也是好面子,或者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責任,因為自己不是中國共產黨的當權派,當局的做法跟他們沒關係。」他更強調,言論是有力量的,他希望借著發佈視頻來喚醒更多中國人反思,說一兩句話和完全沉默是有巨大差別,大家都可以為中國的改變做點什麼。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很多中國知識分子熱烈討論中國是否會被開除「球籍」(地球人之籍貫)的問題,這個問題,在今天成了繞不開的事實。道歉,雖然還不足以挽回中國和中國人沉入歷史最低點的聲譽,但至少是中國人重新回到人類的行列的努力的開始。

美國總統川普使用「中國病毒」這個說法,讓很多中國人,包括身在海外的中國人(國籍為中國的、法律意義上的中國人,以及已入其它國家的國籍、在身份認同上仍自認為是中國人的人士)都憤憤不平,產生強烈的被歧視的感覺,用各種方式來反對歧視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很多中國知識分子熱烈討論中國是否會被開除「球籍」(地球人之籍貫)的問題,這個問題,在今天成了繞不開的事實。道歉,雖然還不足以挽回中國和中國人沉入歷史最低點的聲譽,但至少是中國人重新回到人類的行列的努力的開始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