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成紀念廣場捐贈簽約 張富美嗆管中閔「你當初答應我們的 又翻臉」

新頭殼newtalk | 莊鈞淯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一年內完成興建,並議定於簽約一年內完成此廣場的興建。   圖:翻攝台大學生會NTUSA臉書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一年內完成興建,並議定於簽約一年內完成此廣場的興建。   圖:翻攝台大學生會NTUSA臉書

台灣大校園設置陳文成紀念廣場,歷經多重波折之後,最後由陳文成基金會募得1200萬元興建款項,並在17日與台大校長管中閔完成簽訂捐贈契約,議定在簽約1年內完成廣場興建。不過這個興建倡議正如當年的反對運動,面對的是公權力的恣意——以「政治敏感」的藉口,行遺忘與忽視之實。「我們都傷害很重,只是我們沒有出來講,」在昨天簽約儀式中,陳文成博士基金會董事、過去的「海外黑名單」張富美女士在簽約儀式上對管中閔校長說「你當初答應我們的,你都答應了又翻臉⋯⋯我有hurt。」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始於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台大師生與社會大眾的倡議。2011年基金會發函台大「設立陳文成事件紀念碑」未獲回應,2012年學生於校務會議中提案被送校史館研議後無下文,2014年台大校務會議終同意「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的命名,2015年校務會議正式通過廣場的命名與與立碑案,並於2016年開始標示於台大地圖中,開始競圖流程,2017年台大於廣場設立立牌,並召開公聽會。然而2018年,時任代理校長郭大維交議,將廣場的規劃設立案,「建議另組專案小組討論」,引起「廣場生變」的質疑與批評,最後終在學生團體的抗議與學生代表的發言下,代理校長將此案撤回。

2018年至2019年,此案陸續完成工作會議與細部審查,同時開始進行經費的確認。當時的台大楊泮池曾於校務會議通過廣場命名與工程案後承諾台大負責一半的經費,然而現任校長管中閔此時卻表示,「這是一個⋯Political Sensitive的事情」,由學校來出資或者募款,會引起爭議,連協助宣傳基金會的募款都拒絕。因此最後由陳文成基金會負責募款廣場全部的經費1200萬,並年10月正式發布,並於2019年12月達標,並與校方進行捐贈合約的協商,最終於2020年2月完成簽約。

陳文成基金會董事長楊黃美幸與台大校長管中閔針對陳文成紀念廣場進行簽約,台大允諾一年內完成。 圖/陳文成基金會提供
陳文成基金會董事長楊黃美幸與台大校長管中閔針對陳文成紀念廣場進行簽約,台大允諾一年內完成。 圖/陳文成基金會提供

楊黃美幸表示,對於未來陳文成廣場的落成,社會期待非常深,對他們而言,這也是完成一個心願,希望讓大家了解台灣民主化的艱難歷程,與歷經許多犧牲,並喚起大家的意識。

台大學生會表示,陳文成事件並非只是一件「政治敏感」的事,而是過去國民黨威權統治之下,許多台灣人追求自由,卻被迫只能在流亡他鄉與面對生命威脅之間選擇的悲劇縮影。而在紀念廣場興建的倡議過程中,我們也看到威權體制的遺緒如何持續留存於當今的民主社會:面對公權力,當年的受害者不斷付出時間與拼命,求的只是公義,卻還是被視為「政治敏感」、被刻意的迴避與遺忘。紀念陳文成事件,是記得自由的可貴,也是記得民主的未竟:真相尚未公開、公義尚未到來。透過紀念廣場的興建,我們對抗遺忘,拒絕以政治的修辭迴避,而是選擇做出價值判斷:追求公義、捍衛民主。

根據臉書專頁「台大學生會NTUSA」表示,陳文成事件並非只是一件「政治敏感」的事,透過紀念廣場的興建,我們對抗遺忘,拒絕以政治的修辭迴避,而是選擇做出價值判斷:追求公義、捍衛民主。

台灣大學為紀念民國70年陳屍校園內的校友陳文成,在台大設置「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興建倡議過程一波三折,正如當年的反對運動,面對的是公權力的恣意——以「政治敏感」的藉口,行遺忘與忽視之實。「我們都傷害很重,只是我們沒有出來講,」在昨天簽約儀式中,陳文成博士基金會董事、過去的「海外黑名單」張富美女士在簽約儀式上對管中閔校長說「你當初答應我們的,你都答應了又翻臉⋯⋯我有hurt。」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