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WHO受中國控制?張武修:譚德塞宣布緊急事件前 應有告知習近平「擋不住了」…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WHO秘書長譚德塞1月28日拜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片來源:譚德塞推特
WHO秘書長譚德塞1月28日拜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片來源:譚德塞推特

武漢肺炎爆發,世界衛生組織(WHO)經過2次專家會議,多拖了1個星期才宣布「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曾擔任衛生署派駐日內瓦顧問的張武修受訪時研判,秘書長譚德塞期間前往中國會晤習近平,應該是去向習近平說,這擋不住,要宣布PHEIC了。

201912月初,武漢發生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2020122WHO首度舉行IHR緊急會議,但當天無法得出結論,23日再度開會,是否應該宣告「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意見紛歧;最後建議目前尚未構成PHEIC

126日譚德塞親赴北京,28拜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譚德塞還讚美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展示出卓越的領導力」;並稱「中方行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世所罕見,展現出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

130WHO召開緊急會議後,回到日內瓦的譚德塞宣布,武漢肺炎構成PHEIC。但他也說,「我們最關切的是,這種病毒蔓延到健康衛生體系較脆弱國家的可能性…這不是對中國的不信任投票。」「WHO不建議且事實上反對任何旅遊及貿易的限制。」

對於譚德塞一連串護衛中國言行,有人批評WHO已經變成了CHO,張武修受訪則說,「把人家名字這樣唸,不是很好」。比較深層問題是,WHO受到中國多少控制

他說,資料顯示,這幾年中國在WHO的會費增加很多、排名第三。第一名一直是美國,約25%這兩年稍微降一點22%左右,日本約在20%左右;至於德、英則是78%左右。

張武修說,不過會費只佔WHO經費的1/3左右2/3靠捐款,例如蓋茲的基金會或美國的USAID等,這些是計畫型的經費。也就是即使中國的會費增加,但對WHO來講,還是吃不飽。WHO前總幹事陳馮富珍的後期,有些計畫沒約聘的職員只好走人。這對WHO的功能會有影響。

WHO130日才宣布將武漢肺炎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是否太晚了,2002-04擔任衛生署派駐日內瓦顧問的張武修說,17年前SARS發生時也沒有智慧手機,主要的溝通工具email。現在科技進步這麼多,但WHO發佈新聞稿的密度及精準度都不如當年。

張武修說,WHO現在開的記者會也比SARS少蠻多的。當時SARS期間,WHO的記者會開非常的多,主事者很願意對外,一天23次對外說明疫情。但現在的譚德塞開記者會頻率好像比較少。這關鍵可能是譚德塞的團隊不是很強,而團隊強不強也跟經費多寡及秘書長本人的能力有關。如果他被中國拉著走,而中國在國際衛生上也算不上大咖,加上中國的專家英文及衛生醫療水準也不如歐美國家,因此秘書處的能力自然會下降。

對於PHEIC宣布是否太晚?張武修說,譚德塞是先宣布沒有,然後週末就飛去中國,返回日內瓦後才宣布。這看起來是要去跟習近平打招呼,「說我恐怕要宣布喔」。

張武修說,譚德塞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他去了中國,只到北京,但卻沒有去武漢災區就飛回日內瓦了。相較於WHO之前宣布其他事件PHEIC時,他都有親自到災區,這次卻沒有去。

對於PHEIC宣布的影響,張武修說,美日等國公衛能力強,不需要WHO宣布PHEIC就會採取行動。主要是一些醫療能力較弱的國家,就需要WHO宣布PHEIC後才會採取行動。WHO扮演的就是樂團的指揮,這次顯然是宣布較晚。

張武修說,另個關鍵是,過去5次宣布PHEIC時,並沒有一個像中國這麼大的經濟體,這對WHO會是挑戰。但如果是這樣,以後碰到日本、德國爆發疫情時,也不敢宣布嗎?他認為,2005年討論IHR時就曾把這個情況列入思考了。

WHO宣布PHEIC大事記

1/22

武漢肺炎爆發,WHO首次召開緊急委員會議後,討論是否宣告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會後,譚德塞表示,明天將繼續舉行會議,討論是否宣告這項疫情是「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過往世衛疫情史上僅做出5次類似宣告。若被定調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代表公共衛生發生嚴重、突然、不尋常、意外等事件;且很可能超出受影響國國界;需要立即採取國際行動的事件。

武漢宣布封城(北京時間23日上午10時開始實施),譚德塞表示,WHO正與中國政府保持密切聯繫,認為他們正在採取非常強力的措施,並幫忙說明強力措施不僅能避免疫情在國內進一步爆發,也能減少向國際擴散的可能。

對於疫情傳播方式,世衛組織新興疾病部門代理主管范科霍芙(Maria Van Kerkhove)則表示,目前有證據顯示在家庭或衛生機構等近距離接觸者之間會發生人傳人,但現在還沒有看到任何進一步傳播的明確證據。

1/23

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公告自當日上午10時起武漢封城。

WHO疫情報告將台灣通報的確診病例列在Taiwan, China(中國台灣)項下。外交部表示,已指示駐處向WHO嚴正抗議,要求更正。

在日內瓦舉行兩天緊急會議後,譚德塞表示,「我今天不會宣布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這在中國是緊急事件,但尚未成為全球衛生緊急事件。」「直至此刻,沒有證據指出在中國境外人傳人,但那不表示不會發生。」

緊急委員會主席胡辛(Didier Houssin)表示,建議世衛秘書長譚德塞此時不要宣布2019新型冠狀病毒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1/26

譚德塞前往北京,與中國官員、衛生專家商討如何遏阻武漢肺炎疫情蔓延。

1/27

WHO昨晚將中國的風險改成「非常高,在區域層級上高,在全球層級上也高」。報告的註釋說明,世衛組織在123日、24日、25日的報告中表示全球風險「一般」,是做了「不正確」的陳述。

世衛組織表示,在23日到25日報告中出現的錯誤,是「措辭有誤」。

1/28

WHO秘書長譚德塞在北京會見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陸媒報導,譚德塞在會面時說,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發生後,中國在「創紀錄」的短時間內甄別病原體,並和WHO與其他國家分享病毒基因序列。譚德塞讚許中國政府高度重視疫情防控防治,迅速採取一系列有力措施阻止疫情蔓延,「中國體制之有力和中國舉措之有效世所罕見」,令人敬佩。注意到有些國家提出希望撤僑,但WHO不主張這麼做,當前形勢下應保持鎮定,沒有必要過度反應。

WHO發言人林德梅耶(Christian Lindmeier)表示,世衛秘書長譚德塞已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商討保護武漢肺炎疫區中國和外國人士的方法,以及撤離的「可能替代方案」。

中國中央電視台播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天在北京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時宣稱,中國政府「始終本著公開、透明、負責任的態度及時向國內外發布疫情資訊」。

報導稱,譚德塞在會見時稱讚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展示出卓越的領導力」;並稱「中方行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世所罕見,展現出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這是中國制度的優勢,有關經驗值得其他國家借鑒」。

1/29

WHO表示,北京當局已同意世界衛生組織派遣國際專家至中國,以增進對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了解,及引導全球對此一疫情的回應。如有必要,譚德塞可以在短時間內再度召開世衛緊急委員會會議。

譚德塞在日內瓦宣布,召集專家於明天再次舉行緊急會議,討論起自中國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是否構成「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1/30

緊急委員會主席胡辛(Didier Houssin)表示,與會者今天幾乎一致建議宣告PHEIC,原因是除中國境內案件數量上升,境外出現確認病例的國家數目也增加。

 

武漢肺炎爆發,世界衛生組織(WHO)經過2次專家會議,多拖了1個星期才宣布「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

曾擔任衛生署派駐日內瓦顧問的張武修受訪時研判,秘書長譚德塞期間前往中國會晤習近平,應該是去向習近平說,這擋不住,要宣布PHEIC了。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