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建豪觀點》藍中央盡扯後腿 地方派系再強都難救

新頭殼newtalk 文/黃建豪
1970-01-01T00:00:00Z
被認為是國民黨最強地方派系之一的顏家,其代表顏寬恆竟意外落馬。   資料照:記者唐復年/攝
被認為是國民黨最強地方派系之一的顏家,其代表顏寬恆竟意外落馬。   資料照:記者唐復年/攝

2020政黨、立委選舉結果塵埃落定,綜觀敗選原因,國民黨的地方派系其實仍保有一定實力,但在被國民黨中央扯後腿、民進黨亡國感策略發酵、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卻無法擔起母雞角色的情況下,國民黨立委選情追究重演了2016年的大敗慘況。

檢視國民黨選戰策略,藍營選前喊出立委60席目標,且在藍營內部評估,政黨支持度長期領先民進黨情況下,國民黨原先樂觀預估,憑著民意對於民進黨強過《反滲透法》的不滿,以及追打楊蕙如網軍案的成效,國民黨立委席次再差也可有55席,包括區域立委40席、不分區立委上看15席。

而區域立委的選情關鍵,儘管藍綠都喊出「決戰中台灣」,但對於坐擁強大地方派系的國民黨來說,增加區域立委席次的關鍵,在於盡可能搶下雙北與桃、竹、苗縣市的席次。結果除了新北市外,國民黨在北部地區其實打得不差,宜東花地區一如預期全敗,但國民黨始料未及的是,竟再度於濁水溪以南全面失守,一席未得,國民黨立委席次實際只有38席。

已提出請辭的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說,韓國瑜的敗選是非戰之罪。但一度顛覆高雄的韓國瑜,竟完全無法守住高雄,不可能沒有責任。只是國民黨在中南部潰敗至此,國民黨中央重北輕南又僥倖的心態,才是問題所在。

國民黨難在北部以外打下一片天的原因,終究又得提及,由外省菁英掛帥的國民黨中央高層,總不敢踏出同溫層,真正用心、用資源經營中南部與東部。而其憑藉的國民黨地方派系,並沒有太固定的意識形態,與其說是認同國民黨,不如說只是因利益與國民黨相近,才決定的各勢力聯盟關係。也因地方派系的利益導向,使得地方派系難以擺脫黑金印象,也更容易搖擺、更難以長久維持。

但國民黨的地方派系變弱了嗎?並沒有。2018年國民黨縣市首長、議員選舉大勝,絕對得歸功於地方派系的厚實力。但雲林張家的張嘉郡輸了,甚至連一度被認為不可能可撼動、台中顏家的顏寬恆也輸了,不是民進黨太強,而是國民黨中央太弱。

在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主導下,韓國瑜橫空出世參選總統,不僅引起泛藍分裂衝擊選情,其後更為關鍵的國民黨不分區爭議,更給了泛綠陣營破口,打出「下架吳斯懷」的影響力,從台灣基進候選人陳柏惟能扳倒顏寬恆就可見破壞力之強,無端受到牽連的,又是區域立委選情。

諷刺的是,國民黨在政黨票幾乎與民進黨打平,33.35 %的政黨得票率,讓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斬獲13席次,「戰犯」吳斯懷、葉毓蘭一如預期安全達陣,儘管國民黨青壯派立即發難,點名負責。葉毓蘭卻說,她覺得國民黨政黨票選的不錯。

黃建豪觀點》藍中央盡扯後腿 地方派系再強都難救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