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拜登:北京街頭的「炒肝」真的好吃嗎?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胡錫進希望拜登成為美國總統,那樣的話,拜登就能跟他的主子習近平友好相處了。可惜,胡錫進不知道的是,希拉蕊和拜登之流的歐巴馬前朝遺老,在美國早已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圖:新頭殼合成
胡錫進希望拜登成為美國總統,那樣的話,拜登就能跟他的主子習近平友好相處了。可惜,胡錫進不知道的是,希拉蕊和拜登之流的歐巴馬前朝遺老,在美國早已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圖:新頭殼合成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中呼聲最高的拜登,為歐巴馬時代的副總統,也是典型的民主黨精英分子,持有左派的烏托邦世界觀——比如,美國可以跟中國化敵為友,一起走進「新天地」。拜登自以為是「知華派」,反對川普對中國的強硬政策,他輕佻地説:「中國會吃掉我們的午餐?拜託,他們搞不定在南海和東部山區(隨即他意識到地理位置錯了,又將東部改為西部)的巨大分歧。他們搞不清楚他們要怎麼處理體制內的貪汙。他們不是壞人……他們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 圖:David Lienemann攝影 (Public Domain)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 圖:David Lienemann攝影 (Public Domain) 

中國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與拜登一唱一和。胡氏在微博發言説:「還記得有個叫拜登、在北京街邊店吃過炒肝的美國前副總統嗎?……他一定是覺得今天的美國政府宣揚『中國威脅』太高調太歇斯底里了,以至於公然唱起反調來。」、「拜登對中國存有巨大偏見,但他至少知道一點,『中國威脅』沒共和黨政府當前說的這麼邪乎。我相信,一個想競選總統的政客,他才不會亂說話、給對手揪辮子呢。他是看到共和黨政府的對華政策已經偏離了常識和美國國家利益,他才敢這樣在對華政策上給共和黨一棍子的。」

一個對北京街頭酸臭的「炒肝」感興趣,而對華為、中興這樣的「黨營企業」對美國和世界的威脅一無所知的政客,不會是合格的美國總統。胡錫進希望拜登成為美國總統,那樣的話,拜登就能跟他的主子習近平友好相處了。可惜,胡錫進不知道的是,希拉蕊和拜登之流的歐巴馬前朝遺老,在美國早已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拜登在另一場造勢活動上又聲稱,中國「不是壞人……他們並不是我們(美國)的競爭對手」。他宣稱,他是跟中國關係最好的美國政客,可以讓中美關係重新回到昔日的親善氛圍。

川普根本不屑於將「瞌睡喬」當作競爭對手。拜登的親共言論招來諸多民主黨黨內競爭對手的批評。新澤西州民主黨議員布克(Cory Anthony Booker)形容中共是一個必須被降服的「極權主義政權」,他對選民説:「中國人一直在利用美國和地球上的其他國家。他們不會公平地鬥爭。他們竊取我們的智慧財產權。他們強迫技術轉讓……我們需要對付他們。我們需要與他們戰鬥。」民主黨前國會議員約翰•德萊尼(John Delaney)指責中共是「海盜」,「他們竊取智慧財產權,他們非法填海造島,他們散佈虛假資訊。我們必須認識到我們正在面對著什麼」。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抨擊拜登「假裝中國不是我們的主要經濟競爭對手,是錯誤的」。美國政治學者、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創辦人布蘭默(Ian Bremmer)也批評說:「拜登最後一次訪華是二零一三年,他對中國在技術上有多先進完全沒有頭緒。今天的中國,不僅是美國在全球最大的競爭對手,而且還是一個超級技術大國。」在輿論壓力之下,拜登的中國論述很快來了一個「急轉彎」,也開始跟著其他人唱中國威脅論了。

拜登對中國的「愛」的背後,不是善意的輕信,而是黑暗的利益交換。以調查報導為主的美國新聞網站「攔截」(The Intercept)披露,拜登四十九歲的次子杭特(Hunter Biden)投資中國政府用於監視新疆穆斯林的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APP)。「人權觀察」表示,在檢視中國「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IJOP)程式後發現,該APP有助於當局標記「可疑人物」,可能藉此限制其出境,甚至關進「再教育營」。

杭特與美國前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的繼子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合創BHR公司,資金來源是中國國有銀行之一的中國銀行旗下子公司的十億美元融資。BHR也跟中國官方背景的海航集團旗下子公司成為合作夥伴。海航集團是中共經濟統戰的先鋒,積極結交美國官員,包括前美國駐中國大使駱家輝、前佛羅裡達州州長傑·布希及前總統柯林頓等。

拜登是習近平御筆批准的下屆美國總統候選人。中國方面期待,若拜登當選,中美貿易戰偃旗息鼓,中國可以如川普所說的那樣再次「強姦」美國。對此,川普在推特上寫道:「中共正幻想著打瞌睡的喬•拜登,或者任何其他民主黨人,在二零二零年當選美國總統。他們就愛坑美國!」在接受福克斯電視臺採訪時,記者詢問美國政府是否需要對「中國政府把數億美元投資到拜登家生意的事情」進行調查,川普回答說:「百分之百進行調查。這是很可恥的事情。」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翻攝新華網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翻攝新華網

像季辛吉、卡特、拜登這樣停滯在過去四十年失敗的外交政策中的老政客們,已是新時代的棄兒。他們在媒體上可以表現的、對中國的「深情厚誼」,淪為連習近平也看不上的笑柄。而只要稍有一點獨立思考能力的美國民眾,都不會投票給這些「美國的敵人」。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外交政策的分歧,其實就是世界觀的分歧。卡特、季辛吉、柯林頓、希拉蕊、歐巴馬、拜登等「擁抱熊貓」、輕看美國的舊政客,是腐朽不堪的「沉舟」;而在川普的帶領下,今天的美國已邁入千帆競渡、重振雄風的新時代。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中呼聲最高的拜登,為歐巴馬時代的副總統,也是典型的民主黨精英分子,持有左派的烏托邦世界觀——比如,美國可以跟中國化敵為友,一起走進「新天地」。拜登自以為是「知華派」,反對川普對中國的強硬政策,他輕佻地説:「中國會吃掉我們的午餐?拜託,他們搞不定在南海和東部山區(隨即他意識到地理位置錯了,又將東部改為西部)的巨大分歧。他們搞不清楚他們要怎麼處理體制內的貪汙。他們不是壞人……他們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

一個對北京街頭酸臭的「炒肝」感興趣,而對華為、中興這樣的「黨營企業」對美國和世界的威脅一無所知的政客,不會是合格的美國總統。胡錫進希望拜登成為美國總統,那樣的話,拜登就能跟他的主子習近平友好相處了。可惜,胡錫進不知道的是,希拉蕊和拜登之流的歐巴馬前朝遺老,在美國早已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