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約詢法官惹議 陳師孟:我很恨 我會變成選戰工具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監委高涌誠與陳師孟(由左到右)。   圖:林朝億/攝
監委高涌誠與陳師孟(由左到右)。   圖:林朝億/攝

對於約詢法官引發爭議,甚至有人提醒陳師孟說這會成為選舉操作策略,監委陳師孟今(24)日下午表示,「我是一個老好人,我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人,但是我很恨,我會變成選戰工具。有哪一方要利用我,要敗部復活作為選舉操作,這種人我絕對不會原諒」

監察委員陳師孟、高涌誠今日針對國民黨中興山莊都市計劃變更一案舉行記者會。不過,外界都把焦點放在陳師孟將約詢判前總統馬英九涉洩密案無罪的台北地院法官唐玥一事。

而負責報告該案的高涌誠在記者會前就代替陳師孟說,陳委員等一下沒有要回答約詢法官的事情,而高也準備花340分鐘報告中興山莊案。

而在高涌誠花了1個多小時報告後,陳師孟也有感而發表示,他從民國55年成功嶺受訓加入國民黨,民國85年退出國民黨,讓他覺得,他年輕的時候怎麼這麼好騙?

陳師孟以中興山莊一案說,這個案子是非常典型國民黨的案子。國民政府來台接受日本政府、日產、無主土地,台灣360萬公頃土地裡,3/4是公有,「這裡面有相當大的一部分屬於中國國民黨」,每四公頃土地就佔了三公頃,但國民黨還想把1/4私人土地想辦法要弄過來,「這讓我難以忍受,一個政黨可以做到這樣黨政不分,而且這個黨始終在控制政」,一直到後來台北市政府還用專案發給它建照、使用執照。「如果要問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對國民黨有這麼強烈反感,我老實告訴你就是看多了這種東西」。

對於當年國民黨強租葉家土地,陳師孟希望報告上往後大家特別去看民事訴訟的判決。葉家從民國95年開始提出訴訟,強調他的父親是在脅迫下,也就是四個大漢押著、其中一個人腰間還配槍,簽了杜賣證書(買賣證書)。結果民事訴訟從一審、二審、到三審,葉家全部都敗訴。「去看民事判決文,就知道今天司法到底獨立了沒?就知道司法裡面到底有多少黨國遺緒在裡面。如果你看完了,還可以說司法不公、恐龍法官都是過去的事情」,那請仔細去看這幾個判決,就可以知道說到底我們的司法從一開始到現在,到底什麼叫做獨立審判?到底司法是受了哪種外力干預?是監察院這種外力、還是黨國的外力?」

陳師孟說,原地主葉太太認為她先生當時是被脅迫的,但法院卻判「你自己承認有去簽這個約,這代表你是有簽的」,認為多少人去跟脅迫不脅迫沒有關。

陳師孟還說,這個判決裡有另個關鍵就是當時的國民黨不是法人,但卻由中央委員會派代表人來簽約。「葉家挑戰說你們沒有資格當權利主體」,結果法院拿出一份民國3519日國防部最高委員會回函給當時的重慶市地政局指,「政黨及其所屬機構 依法所取得之土地應歸其所有 」。

陳師孟說,所以,一直到民國100年的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還是接受3519日國防部最高委員會的一個結論。「這樣你說我們對於司法會有信心嗎?司法沒有被黨國操縱嗎?去看一下這個,你就知道為什麼陳某人會變成這樣子」。

對於台北市長柯文哲質疑監察權說,其實全世界還是三權分立,這就好像你去參加考試,你的答案和全班都不一樣,通常全班錯、你對的機率比較少,通常都是你錯,全班都對,所以全世界都是三權分立,只有我們是五權分立,「我覺得我們五權分立好像怪怪的」。

對此,陳師孟說,世界上只有台灣有監察院;所以就代表監察院不應該有?怪怪的,老實講,「我聽不懂他的話」。即使是世界上首創,要問到底有沒有道理,不能因為這是世界獨一的就說不值得。

陳師孟說,他過去也是認為監察院、考試院是盲腸。西方是三權分立,孫中山是不是自作聰明,加了不必要兩個權,一直到3年前才徹底醒悟。考試權不應該提升到行政、立法、司法一樣,但是監察權絕對有必要,主要是因為憲法裡面第95-99條,監察權不但是適用於行政權,也適用於司法院,「這是憲法本文」。

陳師孟接著說,因為在台灣司法是保守勢力的、黨國勢力、黨國思想的最後一道防線,如果司法沒有任何一道權力可以制衡,司法獨立就是司法獨裁。

陳師孟說,其他的民主國家為什麼不需要監察權?其實有些國家也有。以美國為例,美國的州法官,絕大部分是由選民選出,沒有什麼終身法官。至於聯邦法官是總統提名,然後由國會任命,所以仍然是有個國會,代表民意制衡,只有台灣法官既非直民選,只有監察權可以制衡。如果台灣走向陪審制,判決不是法官說了算,如果這樣,也許監察權比較不需要。

陳師孟說,他今天不談約詢法官的事情。但從昨天到今天,他接到了7個警告或提醒,「告訴我說,目前他對對司法權、監察權的處理方式 ,已經成為某一方選舉操作策略」,「有一位律師跟我講,你根本現在已經成為選戰的一個工具」。

陳師孟說,「我是一個老好人,我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人,但是我很恨,我會變成選戰工具。有哪一方要利用我,要敗部復活作為選舉操作,這種人我絕對不會原諒」。

對於昨天才剛說「死豬不怕滾水燙」,今天出席記者會別著小豬領帶,陳師孟說,除了一條黑色領帶出席公祭活動外,他幾乎所有的領帶都有小豬。

對於高達七成法官連署反對陳師孟約詢法官,陳師孟說,「我從來不覺得這個爭議可以用連署方式來解決,我姓陳,用一萬個人連署,也不可能說我不姓陳,對錯不能用連署、聲量來爭出誰是誰非。」

陳師孟說,他在學界340年,再偉大的經濟學教授提出一個論點,也不能說別人不能挑戰。「凡是不接受挑戰的事情,一定不能進步」。

對於約詢法官引發爭議,甚至有人提醒陳師孟說這會成為選舉操作策略

監委陳師孟今(24)日下午表示,「我是一個老好人,我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人,但是我很恨,我會變成選戰工具。有哪一方要利用我,要敗部復活作為選舉操作,這種人我絕對不會原諒」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