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命抵一命是羞辱」 小燈泡媽「庭外陳述」:身心障礙罪犯出獄更危險

新頭殼newtalk | 謝孟華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王婉諭強調,社會安全網的真正建立,或許才能讓小燈泡永遠活在我們每個人心中。   圖/翻攝自王婉諭臉書
王婉諭強調,社會安全網的真正建立,或許才能讓小燈泡永遠活在我們每個人心中。   圖/翻攝自王婉諭臉書

2016年震驚全台的小燈泡事件,凶手王景玉先前均判處無期徒刑,高院更一審今 (24) 日進行最後辯論程序,「小燈泡」媽媽王婉諭哽咽表示「希望法官將凶手判處死刑」。事後她在臉書做「庭外陳述」,指出國內仍目前缺乏一個有效的、足夠積極的關懷機制,強調「我們把身心障礙罪犯關進監獄後,不但無法矯正過失,反而讓他們病情惡化,讓他們出獄後更加危險。」

王婉諭表示,小燈泡的案件發生至今,家人的心痛仍無法平息,巨大的傷痛留下無法抹滅的傷痕,如同我們永遠忘不了小燈泡,悲傷在此生已不可能復原,「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只能是與這一個永恆的傷害共存、與悲傷一起生活。」

她強調,身為被害者家屬,我們恐懼現有機制無法確切預防以及徹底教化,因此,「我們無法承受兇手回到社會,希望法院依法將被告與世永隔」。她說:「一命抵一命,是對小燈泡生命的羞辱」,小燈泡的命絕不會與王先生(指王景玉)的性命等價。

「讓燈泡成為因無差別殺人而受害的最後一個孩子」王婉諭說,身為母親,小燈泡讓我更勇敢,去走完他來不及參與的人生;身為一個參政的公民,我有義務不讓小燈泡白白犧牲。她認為,我們必須要求政府以及社會中任何相關單位及環節,確實檢視是否曾經有任何機會阻止悲劇的發生。

對於個案,王婉諭重申,必須要求國家說明,如何對於這一位顯然生病的被告提出治療矯正方案,「我們必須要求國家說明,是否可以追蹤被告一生,是否可以增加個人、家庭乃至社群的病識感」,提早協助及扶持非行少年與高危人員,確保憾事不會重演。

她表示:「我們必須要求國家重新分配資源,認真看待國家中、社會中,那些巨大精神壓力公民的照料、生活」,必須要求國家重新看待毒品施用與生活的關聯性、毒品施用與精神疾病惡化的關聯性,並且早期介入。

王婉諭稱:「目前國內不存在任何一個有效的、足夠積極的,社區處遇以及追蹤關懷的機制」。尤其在家人當時可能已經大量離世,經濟狀況惡劣、人際關係貧乏的狀態下,國家並無法保證、也尚未提出任何方案來回應,被告無期徒刑後的未來,是否有可能再度產生風險。

她指出,我們從本月12日監察院對法務部提出的糾正案可見,法務部所屬監所設備老舊、超收嚴重、缺乏無障礙環境及設施,對於肢體障礙者、聽障者及認知障礙者欠缺協助資源。

王婉諭補充,由於精神醫療團隊人力缺乏,非但無法協助精神障礙者復健,監所的環境反而使其身心狀態惡化,而管理人員亦無法分辨其病情變化,常被視為違抗規範遭到違紀處分,甚至單獨監禁、使用戒具,嚴重違反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第14條、第15條等相關規定,核有違失。

「由此可見,我們把身心障礙罪犯關進監獄後,不但無法矯正過失,反而讓他們病情惡化,讓他們出獄後更加危險。」王婉諭強調,「難道我們要坐視這種惡性循環,都要等到重大暴力犯罪再發生後,再將這些人判死?永久移除?答案應該很明顯,我們可以一起努力改變制度,讓社會更安全更美好。」

她最後說:「如果小燈泡的生命可以換來不再有類似案件發生,社會安全網的真正建立,或許才能讓小燈泡永遠活在我們每個人心中」。

王景玉先前均遭判處無期徒刑,高院更一審今 (24) 日進行最後辯論程序,小燈泡媽媽王婉諭哽咽表示

王婉諭在臉書表示,小燈泡的案件發生至今,家人的心痛仍無法平息,巨大的傷痛留下無法抹滅的傷痕

王婉諭強調,社會安全網的真正建立,或許才能讓小燈泡永遠活在我們每個人心中

王婉諭重申,必須要求國家說明,如何對於顯然生病的被告提出治療矯正方案。   圖/翻攝自王婉諭臉書
王婉諭重申,必須要求國家說明,如何對於顯然生病的被告提出治療矯正方案。   圖/翻攝自王婉諭臉書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