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中國人是戴上VR眼鏡的乳牛,所以很幸福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接受英國媒體訪問時表示,中國人的生活最幸福。   圖:翻攝中國駐英國大使館官網
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接受英國媒體訪問時表示,中國人的生活最幸福。   圖:翻攝中國駐英國大使館官網

中國號稱禮儀之邦,但中國的外交官個個都野蠻粗俗、說謊成性。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是其中一個典型,他不時接受傳媒訪問,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為中國政府塗脂抹粉。

2019年11月29日,劉曉明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節目《HARDtalk》訪問時表示,中國人的生活最幸福。

於是,主持人問劉曉明,既然堅持認為中國人民生活幸福,中國政府為何害怕不同意見。劉曉明回答:「我們不怕任何不同意見。」

主持人又追問,中國目前有多少政治犯。劉曉明說:「中國沒有政治犯,沒有人是因為不同政見入獄,入獄服刑的都是因為違反中國法律。」

當談及中國監控問題,主持人問中國需要海量監視器的原因,劉曉明回答說,中國人民很自由,很幸福的,中國人個個面上掛上笑容,「難道你感受不到嗎?你認為中國人民被壓迫和威脅,且有很多不滿嗎?在中國,你到處都能看到人們的笑臉。當然,每個社會都會有不滿,而中國人民有管道可以宣洩,我們有人民代表大會和政治協商制度。不能說中國沒有街頭政治,就沒民主,中國的民主是中國特色的民主,我們有人民代表大會和政治協商制度。你們不能用自己的標準去評論其他國家。就像我們不用自己的標準來評判你們。」

說謊說得太久了,說謊者就會以為自己說的是真話。劉曉明使用的是一種納粹德國專用的語言。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有一句名言:「媒體的任務,就是把統治者的意志完整傳遞給被統治者,讓無知人民將煉獄視為天堂。」在納粹的升級版「赤納國」,不僅媒體如此,就連外交官也加入這一大合唱。

說起中國的政治犯,劉曉明當然不承認人權律師王全璋和家庭教會牧師王怡是政治犯,因為中共當局輕易就能給他們炮製一個「貼身」的、非政治的罪名。這些政治犯的妻子和孩子都遭到株連,租不到房子住,孩子也被剝奪上學的權利。

說起中國臉上的微笑,劉曉明當然無視那麼多孩子死於六四屠殺、死於汶川地震中的豆腐渣校舍、死於毒奶粉、死於毒疫苗、死於香港警察的暴力,這些孩子的母親個個都淚流成河。微笑的中國,宛如畫家岳敏君筆下咧嘴大笑的傻子。

說起中國的監視器,劉曉明否認中國有比人口數量還要多的監視器,以及領先世界的人臉識別、步態識別系統。老大哥永遠注視著每一個人的一舉一動,老大哥將人民視為敵人。動物莊園中有什麼自由和幸福可言呢?

劉曉明在英國媒體上露面時,西裝革履,神態嚴肅,有板有眼,顯得真誠而樸實。他跟戈培爾長得並不像,他比戈培爾更加危險。德國學者維克多·克萊普勒一輩子研究納粹的語言,他在《第三帝國的語言》一書中指出:「第三帝國的語言扼殺個體的本質,麻木其作為個人的尊嚴,致使他成為一大群沒有思想、沒有意志的動物中的一只,任人驅趕著湧向某一個規定的方向,令他變為一塊滾動著的巨石的原子。」這就是劉曉明及其主子想要達到的效果,他們成功實現了對中國人的洗腦和催眠,如今他們還要主動出擊,佔領西方媒體,對西方人進行洗腦和催眠。

當謊言重複了一千遍之後,中國人大都信以為真。他們跟著中國官方媒體一起譴責香港的抗議者是暴徒,批判“「居心叵測」的西方是幕後黑手。他們以為動物莊園是伊甸園,有肉湯就心滿意足了;他們高高興興地讓孩子戴上紅領巾,從此在脖子上留下邪惡的印記。他們以為自己是人,實際上他們早已淪為戴上VR虛擬實境眼鏡的乳牛。

此前,虛擬實境眼鏡的應用一直不脫遊戲和教育應用範圍;近日,俄羅斯科學家受到電影《駭客任務》的啟發,開發了乳牛專用的VR虛擬實境眼鏡。由於俄羅斯冬季漫長,乳牛在冬季容易患上抑鬱症,直接影響其牛奶的產量和質量。來自荷蘭瓦赫寧根大學的一項研究證實,環境對乳牛健康有直接影響,在溫暖的環境下,乳牛的健康狀況大有改善,牛奶的產量和品質有明顯提高。所以,俄羅斯專家讓戴上VR眼鏡的母牛看到夏日色彩斑斕的田野,而不是俄羅斯寒冷灰暗的冬天。乳牛認為自己生活在夏天,就產生莫大的幸福感和快樂感,其生產的牛奶的數量和品質也大大提升。

據專家介紹,這款VR眼鏡在考慮到牛頭解剖結構的基礎上開發完成,參與者包括技術人員和現場的畜牧業者以及獸醫。乳牛專用的VR眼鏡除了符合牛頭的結構,更適應牛的視力,包括牛對紅色感應力更強以及對藍色和綠色的感知更弱等特點,這是一款真正專對牛開發的VR眼鏡。這款眼鏡的廣泛使用,將對畜牧業帶來一場革命。

這則新聞讓我想起中國人的命運。每當我看到那些在西方的大學中撒野的中國留學生,每當我看到中國的社交媒體上那些血洗台灣的言論,我只能歎息說,他們不知不覺間戴上了同樣一款時時刻刻都看到海市蜃樓的VR眼鏡,他們跟乳牛一樣任人擺佈,即便在非洲豬瘟和鼠疫的夾擊中,也宛如在夏威夷度假一般快樂且幸福。

香港政府把反送中運動衝突焦點放在大學,選擇先從世代菁英下手。   圖:翻攝自桑普臉書(資料照)
香港政府把反送中運動衝突焦點放在大學,選擇先從世代菁英下手。   圖:翻攝自桑普臉書(資料照)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