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侯友宜為何至今仍堅持「不識大體」?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新北市長侯友宜。   圖:王峻昌/攝 (資料照)
新北市長侯友宜。   圖:王峻昌/攝 (資料照)

皇帝不急,急死太監。韓國瑜獲得2020年國民黨總統初選第一,氣定神閒的看待被他踩在腳底下的郭台銘,以及根本沒參加初選的王金平。但一旁太監可就急了,尤其是那些初選時站錯了邊,如今才剛棄暗投明的新太監,當然要比早就貼在主子身邊,一路緊跟的老太監更著急。

2019年8月18日《新頭殼》報導〈林明溱籲侯友宜識大體;侯:大體是400萬市民〉:

「新北市長侯友宜日後是否接任韓國瑜競選總統新北總部主委,又成話題。侯友宜今(18)日出席新北大都會公園『瀑布滑草場』啟用活動,媒體追問他是否不考慮出任韓新北主委?
侯說,他現在在拚市政,一切以市政為最大優先考量,目前完全以市政為主,其它的都不在考慮範圍裡,……

至於南投縣長林明溱呼籲侯友宜『識大體』,侯說:『我非常的識大體,我的大體是我的400萬市民,才是我最重要的力量。』……」

上個月還在郭陣營裡的林大縣長,自己的「大體」也才51萬,但為了發揚太監精神,替新主子發號施令,不僅怒嗆擁有397萬「大體」,至今仍不向韓國瑜表態效忠的侯友宜,甚至脫口怒批,乾脆退出國民黨,不要待在黨內「矯情」。

雖然林大縣長事後解釋,他嗆聲的「矯情」及「退黨」,只是針對還想籌組第3勢力的王金平,並不是指侯友宜。但太監就是皇上派遣的監軍,號令一出,豈能轉彎?果然金魚腦的韓粉出征,侯友宜的留言板寸草不生。

2019年8月18日《新頭殼》報導〈不考慮接韓競選主委 侯友宜臉書被韓粉灌爆〉:

「除了與林明溱隔空互嗆,侯友宜臉書也遭到不滿的韓粉灌爆,在他最新的貼文下方,已有近3000則留言,其中許多韓粉紛紛怒嗆『忘恩負義』、『但從全代會開始,侯市長表現有點讓人失望』、『下一次不管你要競選任何公職,那就謝謝再見!』……」

戒嚴時代真的「軍警一家」嗎?

韓國瑜已經獲得國民黨的總統提名,但黨內的各路諸侯卻仍在觀望,尤其是被韓粉灌爆臉書的新北市長侯友宜,為何至今仍「不識大體」?侯與韓這兩人,甚至背後的兩大勢力,為何互看不順眼,這當然又要從被國民黨洗腦前的真正台灣史來說起。

在戒嚴時代,出現過數不清的政治口號,其中有個就叫做「軍警一家」。當然啦!腦筋清楚一點的鄉民就該明白:口號就是希望,希望就是做不到的事,做不到的事就是謊言。因此,「軍警一家」就是……,做得到的事還需要口號嗎?

戒嚴時代的軍人,一開始都是外省人,後來雖實行徵兵制,但高官卻都還是外省人。至於警察,雖然本省人與外省人都有,但高階警官都是外省人。尤其是這些外省高階警官,大多還不是基層警員晉升,都是軍方將領或情治機關要員空降卡位。

例如警政署長一職,必須到了蔣經國死後,1989年起外省人的警官莊亨岱首次擔任,才不再由軍方空降。至於本省人的警官擔任警政署長,更是晚到1996年姚高橋才出現。戒嚴時代台灣人當警察,能當個分局長,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了。

但蔣經國死後,台灣人在警界,甚至在政壇,升遷時就不會再有「透明天花板」了嗎?想得美啦!1969年國民黨實行「戶警合一」制度,將原來由民政單位主管的戶政業務,轉為警察機關主管。

外省人高官為延退而亂改年齡

國民黨為何要實行「戶警合一」?說穿了就是流亡來台日久,這些外省人的高官都到了退休年齡,但為了戀棧權位,就透過戶政機關修改年齡。

台灣人出生於日治時期,戶籍資料完整,根本無法修改。但屆齡退休的外省高官,因為都出生於1949年之前,戶政資料要修改很容易。戶警合一後,軍方空降的高階警官,就能掌控戶政,更是愛怎麼改就怎麼改。而且「吃好逗相報」,不但自己改年齡,還幫其他外省高官改,甚至有人無恥到還改了兩次三次,完全無法無天。

戒嚴時代台灣人對這些無恥的外省人高官,為了戀棧延退而亂改年齡,始終敢怒不敢言。因為言論管制,敢言之後的下場就是去唱「綠島小夜曲」而已。但解嚴後,甚至蔣經國死後,這種外省人高官的改年齡歪風有收斂一點嗎?抱歉,沒有。

1987年9月,根據台北市政府答覆台北市議會的資料顯示,這3年來市政府人員申請更齡者56人,其中警政人員多達34人。官階較高者包括木柵分局副分局長任儀、南港分局副分局長昝安民、刑警大隊副大隊長鄭健、市警局科長張發順等人。

但這份資料只統計3年內申請更齡者,更齡已超過3年,或在外縣市申請獲准再調入台北市者,還不在統計中,可見外省高官臨退前更改年齡的歪風有多嚴重。但台北市議會為何會對台北市政府要求提供高官更改年齡的資料?原來是一位江姓警察,無法忍受軍方空降的高階警官,持續放任外省人高官亂改年齡。

這位勇敢的警察1987年7月具名向台北地檢處告發:警政署長羅張、台北市警局長廖兆祥,高雄市警局長黃其昆、公路警察局長呂育生、嘉義縣警局長劉青超、澎湖縣警局長洪鼎元、台中縣警局長王安邦、台南縣警局長張友文、屏東縣警局長魏境、南投縣警局長李永昇、花蓮縣警局長王錫田、桃園縣警局長果水及台北市松南分局長劉耀璋等13個外省人高階警官,涉嫌虛報更改年齡、偽造文書。

台灣老警察為何不挺軍人?

這些外省人高階警官濫用職權,更改年齡的手段有多誇張,就舉1987年12月被台北地檢處主任檢察官陳守煌,依偽造文書罪嫌提起公訴的台北市警松南分局長劉耀璋為例,他的身分證上記載是1924年生,1970年擔任雲林縣警局督察員時,卻先用「山東濰縣中學」結業證書,在北港戶政事務所變更登記為1928年生。1982年在桃園縣警察局督察長任內,又用「青島市國民身分證」,在龜山鄉戶政事務所申請變更登記1933年生。

劉耀璋監守自盜,兩次更改年齡,不僅改小了9歲,而且13歲就進高中,來台時僅16歲,卻被登記為25歲。這有可能嗎?當時的監察委員林純子也很不解,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戶籍年齡是1919年生,那麼1938年1月在武昌的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12期畢業典禮時才19歲,軍校入學年齡不是18歲至22歲嗎?郝柏村為何16歲就能入學?

外省人高官當初來台時,如果戶政機關登記的年齡有誤,為什麼不一次就改到對?那種改2次的,當然是偽造文書。根據1988年2月監察院的報告,除了劉耀璋以外,台北市警察局科長楊恩源、嘉義縣警察局局長劉青超、行政院參議周應明、考選部司長武濂波、台灣省政府財政廳前視察夏平、省府前專門委員袁聿珊、台北縣警局副分局長于興俊、彰化縣警局副局長黃開基等9人,都是2次更改年齡的慣犯。

台北市警局長廖兆祥,只用一張記載是「虎」年出生的上海市身分證,就將出生年由1924年改成1926年。刑事警察局局長莊亨岱,只用一張福建省主席陳儀簽發的路條,立刻年輕了2歲。法務部調杳局「犯罪調查中心」主任呂成昱,2次更齡後,9歲就高中畢業並任公職。其他像是4歲高中畢業、9歲陸軍官校畢業,11歲擔任公職……什麼怪事都有。

侯友宜為何至今仍堅持「不識大體」?戒嚴時代的軍警真的一家嗎?敢怒不敢言的台灣老警察,對於軍方空降的外省人,霸佔警界高位也就認了,但屆退之前還監守自盜,更改年齡延退到如此誇張。鄉民們,換你是台灣老警察,會不會也堅持「不識大體」呢?

侯友宜為何至今仍堅持「不識大體」?戒嚴時代的軍警真的一家嗎?

侯與韓這兩人,甚至背後的兩大勢力,為何互看不順眼,這當然又要從被國民黨洗腦前的真正台灣史來說起

國民黨為何要實行「戶警合一」?說穿了就是流亡來台日久,這些外省人的高官都到了退休年齡,但為了戀棧權位,就透過戶政機關修改年齡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