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美國背棄中導條約 核武競賽終將再起

新頭殼newtalk 文/蕭徐行
1970-01-01T00:00:00Z
圖為美國海軍先前成功試射1枚非武裝三叉戟II D5導彈。   圖:翻攝美國海軍官網/John Kowalski
圖為美國海軍先前成功試射1枚非武裝三叉戟II D5導彈。   圖:翻攝美國海軍官網/John Kowalski

北韓與伊朗聽到美國對於核子武器的新態勢與主張,心中一定大大的不爽到了極點。如果美國公開的表態要放棄INF核武限制協議,重新發展新型核子武器與核子戰略,又有何正當立場要求北韓、伊朗和其他擁有核子武器國家,以及有意願發展核武的潛力國家放棄這項毀滅性的武器呢?

美國此番改弦易轍將導致軍備競賽,增加核戰可能性。面對各國即將整軍經武以求保家衛國的時代來臨,政府要儘快思考可因應新變局的做法。

中程核飛彈條約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布,由於俄羅斯未能遵守美俄於1987年簽署的《中程導彈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 INF),且中國不是INF的締約國等等理由,決定要推出這項當年為了裁減核武,降低冷戰對立局勢的一項重要協定。

中程核飛彈條約於1987年12月8日簽訂,這份條約產生的背景是冷戰時期。1970年代,美國的潛艇導彈技術大幅提升,蘇聯則開發了可以移動的中程導彈SS-20,並且在本土和東歐進行了部署。這種中程導彈打不到美國及蘇聯本土,但是讓歐洲遭殃可是綽綽有餘。中程導彈系統可說是美蘇雙方最重要的戰略核子武器,依此發展出來的技術與數量不僅可摧毀整個歐洲大陸,甚至全球都會遭殃,為了降低當時核子威脅的恐怖平衡態勢,美國總統雷根和蘇聯的戈巴契夫談判,並於1987年最終達成了《中導條約》。

雖然《中程導彈條約》被確切遵循的狀況令人質疑,毫無疑問,全球的核子僵局在這個條約簽訂後急轉直下,後來隨著蘇聯於1989年瓦解,即使全球核武數量仍然驚人,人們對於核武恐懼已然降低。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布,由於俄羅斯未能遵守美俄於1987年簽署的《中程導彈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 INF),且中國不是INF的締約國等等理由,決定要推出這項當年為了裁減核武,降低冷戰對立局勢的一項重要協定。

如今,川普擬議全力再開動美國軍火工業的產製引擎,並且為了因應他希望在2020年成立的「太空軍團」,這些過往加在美國軍隊身上的束縛就顯得礙手礙腳了。如今美國拿俄羅斯與中國軍力的發展來當藉口說三道四,不過就是「為賦新辭強說愁」,塑造自己重開自身最具優勢的「軍工複合工業」的正當性藉口罷了。

新冷戰時代

事實上,在川普的要求下,美國國防部於今年年初就已提出2018年《核態勢評估報告》,將俄羅斯、中國、北韓、伊朗視為主要核武威脅國家。美國一改歐巴馬總統時代推動國際裁減核武的目標,決定將研發2款新核武,以加強核武威懾力。美方稱這是「認清現實」,以因應來自海外的威脅,並將多面向運用核子武力來有效威懾不同的核武威脅。如今,川普主動提及廢棄《中程導彈條約》,這樣的領頭作用事實上將會助長全球核武競賽,也等於鼓勵很多非核武國家跳下來發展核子武力,這樣的態勢除了會加速核武擴散外,國際糾紛以武力解決的機率也將增高,也讓全球再次陷入核武威脅的恐懼深淵中。

川普因應美、俄與中國可能重回「強權競爭」狀態,基本上就是回到了過去冷戰時期所採取的”恐怖平衡”(Balance of Teror)大戰略。這種以核武器均衡為主的思維使各國產生了在戰爭中互相毀滅的恐怖情緒,由此引發各國競相製造更多有威力的戰略武器,直到最終達到互相毀滅的恐怖平衡狀態。簡而言之,美國認為自己的核武器能力已不及其他核武國家,所以必須再製與提升核武能力才能達到”恐怖平衡”的目標,以維護世界和平。

美國能 別國不能

打造「強而有力,可嚇阻任何侵略行為」的武力,以因應世界局勢變化,就是川普為維持美國世界霸主地位所設下的「軍事原則」;但是美國這種對核武只准自己放火,不准他國點燈的雙重標準一定會造成全球核子武器加速擴散的。

再說美國為了嚇阻任何侵略行為,可以發展核子武器,為什麼要對金正恩發展核武大小聲甚至武力威脅呢?北韓不也說是為了防止侵略才發展核武的嗎?同樣的美國對伊朗的態度公平嗎?

這種”美國優先”的作法,其實是國際政治的常態,為了追求國家利益極大化,如何盡力爭取自己的好處,是每個國家想方設法進行的外交任務。

核武陰霾再現

目前國際間的核武數量早已可讓地球飛灰湮滅,美國現有的傳統武力就足以修理北韓和伊朗兩國了,所以美國的這番言論說穿了只是找些潛在敵對國作為自己即將進行的武力擴張找藉口,但是這樣的說詞一定會引起各國不僅在核武爭相仿效,傳統武力的擴展也必定發生,這樣全球皆進入”軍工複合體”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的競爭中,只是增加軍火商的收益,反而造成國際間武裝衝突的機率與強度提高。

美國此番改弦易轍將導致軍備競賽,增加核戰可能性。面對各國即將整軍經武以求保家衛國的時代來臨,政府要儘快思考可因應新變局的做法,甚至發展核武與否也應該成為國家建設大戰略的思考方向之一,這可是台灣政府的大哉問了。

北韓與伊朗聽到美國對於核子武器的新態勢與主張,心中一定大大的不爽到了極點。如果美國公開的表態要放棄INF核武限制協議,重新發展新型核子武器與核子戰略,又有何正當立場要求北韓、伊朗和其他擁有核子武器國家,以及有意願發展核武的潛力國家放棄這項毀滅性的武器呢?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布,由於俄羅斯未能遵守美俄於1987年簽署的《中程導彈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 INF),且中國不是INF的締約國等等理由,決定要推出這項當年為了裁減核武,降低冷戰對立局勢的一項重要協定。

如今,川普擬議全力再開動美國軍火工業的產製引擎,並且為了因應他希望在2020年成立的「太空軍團」,這些過往加在美國軍隊身上的束縛就顯得礙手礙腳了。如今美國拿俄羅斯與中國軍力的發展來當藉口說三道四,不過就是「為賦新辭強說愁」,塑造自己重開自身最具優勢的「軍工複合工業」的正當性藉口罷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