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過去也是「草包」! 學者:人們低估民粹帶來的危害

新頭殼newtalk | 葉宜哲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13日曾在演講中表示,儘管當時很多德國人認為希特勒是「草包」,但他仍被視為「最後希望」。   圖:聶良恩/攝(資料照片)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13日曾在演講中表示,儘管當時很多德國人認為希特勒是「草包」,但他仍被視為「最後希望」。   圖:聶良恩/攝(資料照片)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中勝出,將代表國民黨與現任總統蔡英文競爭挑戰,不過尚未宣布是否參選的台北市長柯文哲16日受訪時,提及德國納粹黨領袖「希特勒」不是武裝政變,而是受絕望的人民擁護上台的;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13日就曾在演講中表示,儘管當時很多德國人認為希特勒是「草包」,但人們低估了他帶來的危害。

柯文哲批評,台灣現在走到這一步就是「明末天下大亂,流寇四竄,朝廷無力進剿」,並以希特勒為例,指出1933年的希特勒並非武裝政變,而是由絕望的德國人民以民主體制投票所擁護上台的。

根據沃草報導指出,林佳和以「民主如何防衛敵人」為題發表演講,點出雖然當時很多德國人認為希特勒是「小丑、草包」,但仍有4成威瑪共和國民因懷念「英明領袖」而投票擁護他,成功利用民主制度取得政權,當時還懷念帝國時期的人民開始「反民主」,納粹黨號召大批地痞流氓,群起暴動,遇到意見不同者就打、罵他,不同政黨、不同主張與價值之間激烈抗爭,寧願與敵人合作來「幹掉同志」。

如同現今「假資訊」氾濫嚴重,林佳和說,反民主淪為烏賊戰,內閣頻繁更換、假資訊問題造就「沒人相信真訊息」,以台灣來說,就是變成「藍綠一樣爛」,而在這極度不安定的社會氛圍下,威瑪共和國把希望寄託在「卡里斯瑪(Christma, 魅力型領袖)」身上,而希特勒正是被德國人視為「最後希望」,林佳和認為「只有反民主、反動的力量會把自己包裝成卡里斯瑪」。

林佳和說,不利民主的趨勢興起時,愈新興的民主體制、民粹主義的威脅就愈大,因為不存在穩固的政黨政治,沒有對國家、對憲法忠實的反對黨,在國外,如此的政黨傾向將種族差異轉換為偏激的政治路線,而台灣則是將群眾一分為二、劃清界線,成為統獨或是省籍的問題,他說,「民粹就是劃清界線,跟我一樣的就是人民的意志,跟我不一樣就是反人民」。

二戰前夕,就有許多學者感受到民主受到威脅,因而提出「防衛性民主」概念,但為時已晚,納粹已經上台,林佳和認為,雖然民主必須設法保衛自身,但「防衛性民主不能犧牲掉民主,不能以壓制言論自由作為手段」,對於現今台灣出現「末日威瑪」的景象,他強調,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大法官機制仍能控制違反憲法的行為,台灣擁有強大的公民力量,這是威瑪共和國及民主遭受威脅國家所沒有的,「萬一(明年投票的)結果是我們不樂見的,只能倚靠公民力量矯正回來」。

希特勒也曾被視為「草包」 林佳和:人們低估民粹帶來的危害

希特勒過去也是「草包」! 林佳和:人們低估民粹帶來的危害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