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奔羅馬見教宗 警告新文告恐滅中國天主教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1970-01-01T00:00:00Z
教廷日前公布中國神職人員牧靈指導文件,香港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質疑,教廷這份文告等於承認中國神父「可以登記加入愛國會」。   圖/中央社檔案照片
教廷日前公布中國神職人員牧靈指導文件,香港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質疑,教廷這份文告等於承認中國神父「可以登記加入愛國會」。   圖/中央社檔案照片

針對教廷最新公布的中國神職人員牧靈指導文件,香港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質疑,實施後恐消滅中國真正的天主教會,他透露日前已火速飛往梵蒂岡面見教宗提出警告。

教廷28日公布一份「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文中呼籲中國政府不要再恐嚇強迫「非官方」神父加入官派的愛國教會,被路透社等多家國際媒體視為教廷對中國的強勢表態。

不過陳日君質疑,教廷這份文告等於承認中國神父「可以登記加入愛國會」,就算登記時必須簽署違背教義的文件,只要另以書面或口頭方式否認即可,這樣的指導絕不符合傳統倫理原則。他直言「按這樣的指導,背教也不成問題了!」

陳日君5日在部落格撰文指出,當他28日晚上看到教廷這份文告,29日立刻登上飛往羅馬班機,他接連兩天到教宗居所寫信求見,7月3日晚上終獲教宗邀請共進晚餐,國務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也在場,餐會多半在談香港反逃犯條例的示威情形,最後談到文告,教宗數度表達「會關注這件事」。

陳日君表示,他給教宗的信中,對於教廷牧靈指引提出幾項質疑。首先,他認為不尋常的是,如此重要文件竟以「聖座」名義頒布,未指出哪個部門,也沒有官員簽字負責,十分不合常理。

陳日君也認為,文告斷章取義了前教宗本篤十六世「致中國教會的信」,文告只引用「秘密狀態並非教會生活的常規」論點,要求地下教會尋求官方承認,卻忽略本篤十六世信中所強調,地下教會是被中國政府逼迫,為了忠於天主教義,才不得不地下化。

對於教廷提出多項論點,論述中共政權已改變,因此同意中國神父登記加入愛國會,陳日君也一一反駁。

陳日君指出,教廷說中國憲法明文承認宗教自由,問題是這麼多年來,在這套憲法下,中國曾尊重過宗教自由嗎?天主教長期經歷的教難不是鐵的事實嗎?

陳日君表示,教廷認為中梵協議後,中國已承認教宗的天主教領袖地位,形同中國已放棄絕對的「獨立自辦教會」原則,但獨裁政權一向只講究黨的利益,沒有邏輯可言,協議後愛國教會曾聲明,什麼都沒改變,中國仍堅持獨立自辦教會,事實就如聲明那樣。

陳日君表示,教廷說仍在與中國對話,要找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方式,他不懂能有什麼合理方式,要求中國神職人員接受一套「沒有牧民自由」的規則,包括不讓18歲以下青少年參加任何宗教活動。

陳日君感慨,教廷這份沒人簽署的文件實在創新,以前教會說不能接受的,現在成了常規,看來文件作者的目標是,盼望中國忠於教宗的真正天主教會「自然消失」,他祈求上主可憐中國教會,不要讓那些想要消滅中國教會的人得逞。

教廷最新文告藏伏筆 暗指中國揚棄自辦教會

攸關中國的政治語言似乎總是會引起「各自表述」的爭議,教廷針對中國神職人員公布的最新牧靈指導也不例外。

路透社認為,這份文件的重點是,教廷反對中國政府恐嚇那些忠於教宗的「非官方」天主教徒,華爾街日報卻以斗大標題報導,教廷鼓勵中國「非官方」神職人員向北京政府登記。就連各家天主教媒體,解讀也是兩極。

不過從香港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的反應,可見這份牧靈指導並不受到中國「非官方」天主教會的歡迎。高齡87歲的陳日君,在看到教廷文告後,不惜放下身體不適的妹妹,以及他正高度參與的香港「反逃犯條例」示威活動,立刻飛往羅馬求見教宗,足見他認為茲事體大。

他指出的核心問題,是教廷做出決定性讓步,同意中國「非官方」神職人員登記加入官派的愛國教會。

愛國教會是中國政府在1950年代設立的教會組織,因為中共認為梵蒂岡是外國宗教勢力,不得干預內政,因此決定獨立自辦教會,由政府自行祝聖主教,此舉嚴重違反天主教會一律服膺教宗領導的「普世教會」原則。

中梵去年9月簽署主教任命臨時性協議,看似化解橫亙在雙方關係中的最大障礙,但非法祝聖問題只是「果」,中國政府長期堅持的「外國宗教勢力不得干預內政」、「獨立自辦宗教」兩大鐵律,才是中梵歧見的真正源頭,也是教廷下一步希望處理的關鍵。

因此教廷這份文告,雖然名義上是針對程序性的「民事登記」問題提出指引,內容卻花更多篇幅在舉證並論述,中國政府已悄悄放棄獨立自辦教會原則,只是顧忌內部鷹派意見,沒辦法公然說出來而已。

教廷列舉的最有力佐證是,中梵協議後,中國既已承認教宗的天主教領袖地位,讓教宗對中國主教有「最後決定權」(last word),當然代表中國教會不再獨立於教廷之外,不再視黨意高於教宗的旨意,而是和其他各國天主教會一樣,唯聖伯多祿繼承人馬首是瞻。

對於這點,陳日君質疑中共獨裁政權不可信,他必須親眼看見內文才埋單。可以理解,中梵協議內容未公開,長期遭受迫害的地下教會,對於中共政府說一套、做一套的兩面手法,一點信心也沒有。

不過看來教廷為了測試,也丟出不少風向球。中梵協議後,教宗立刻親口證實他對中國主教有最後任命權,2位中國主教首度獲准到梵蒂岡參與「世界主教會議」時,教宗致詞見證「中國教會融入普世教會」時的激動哽咽,也引起國際媒體聚焦。

之後,親近教廷立場的「梵蒂岡內部通訊」專訪中國準官方智庫、社科院學者劉國鵬,更直言中國獨立自辦教會原則已「走入歷史」。

過程中值得注意的是,教廷高層和官媒多次提到,中國政府承認教宗的天主教領袖地位,中國政府從未否認。

包括教廷近日針對中國教會發出這份牧靈指導,大談神職人員對政府「民事登記」的應對之道,中國政府也沒像平常那樣神經敏感地跳出來大喊「這是中國內政,外國沒資格說三道四」。

正如冰川表面似乎凝滯不動,卻蘊含改變地貌的巨大能量。衡諸此類徵兆,或許教廷的用心良苦,多少發揮效果,使中共的宗教政策不再是鐵板一塊。

 

針對教廷最新公布的中國神職人員牧靈指導文件,香港退休樞機主教陳日君質疑,實施後恐消滅中國真正的天主教會,他透露日前已火速飛往梵蒂岡面見教宗提出警告

教廷28日公布一份「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文中呼籲中國政府不要再恐嚇強迫「非官方」神父加入官派的愛國教會

陳日君質疑,教廷這份文告等於承認中國神父「可以登記加入愛國會」,就算登記時必須簽署違背教義的文件,只要另以書面或口頭方式否認即可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