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的不滿和無奈》勞保面臨破產 勞退自選法案為何14年過不了?

新頭殼newtalk | 文/今周刊
1970-01-01T00:00:00Z
2005年10月,勞退新制剛剛上路3個月,時任親民黨立委的劉憶如等人提出「勞退條例第二十三條修正草案」,強調「勞工得自行選擇其個人退休金之經營及運用方式,惟選擇後國庫不保證其運用收益」。也就是,勞退自選、盈虧自負。   圖:今周刊/提供
2005年10月,勞退新制剛剛上路3個月,時任親民黨立委的劉憶如等人提出「勞退條例第二十三條修正草案」,強調「勞工得自行選擇其個人退休金之經營及運用方式,惟選擇後國庫不保證其運用收益」。也就是,勞退自選、盈虧自負。   圖:今周刊/提供

4月11日下午3點,由基金平台「基富通」執行的「好享退全民退休自主投資實驗專案」開放報名,雖然祭出免手續費、低管理費等優惠,「但要衝到1萬人,基富通還是有點擔心。」

這的確是有難度的目標值。畢竟在今年4月,39家本土及外商投信公司中,定期定額投資境內基金人數超過萬人的只有11家,比率不到3成。此外,這個實驗計畫強調必須「定期定額投資基金、綁定2年」,參加者2年內若買回基金或中斷扣款,就得補繳各項費用。

不利因素一堆,但是,「結果真的超乎預期啊!」4月12日下午剛過2點,開放報名的23個小時後,報名人數飆破萬人,到了6月4日,達到5萬8819人。他們的熱烈參與,多少意味著對於政府退休金制度已經感到不信任。」

35歲的小杰,印證了投信業者的解讀。「對於注定破產的勞保年金,我形同放棄了;勞退,我覺得投資績效太差。這是我搶著報名的原因。」「勞退基金把我的錢和屆退人士的錢放在一起,只用最保守的方法一起投資,真的就是一個被困在框框裡的年金。」

從小杰的想法不難看出,對於年輕世代,現在的勞退新制,是個讓報酬率無法展翅高飛的制度。雇主按時替682萬名勞工繳納的6%強制提撥,以及54萬名勞工額外再加碼的自行提撥,每個月按時撥付的資金,像是投入一個被深深禁錮的年金籠牢。

回顧歷史,早在2005年7月1日勞退新制上路後不久,立法院即有討論相關議題。

三度討論鬆綁  三度無疾而終

2005年10月,勞退新制剛剛上路3個月,時任親民黨立委的劉憶如等人提出「勞退條例第二十三條修正草案」,強調「勞工得自行選擇其個人退休金之經營及運用方式,惟選擇後國庫不保證其運用收益」。也就是,勞退自選、盈虧自負。

由於勞退基金提供兩年期定存的保證收益,「他們(指基金管理者)的想法一定是穩健就好,投資低風險、低報酬。」這個說法,驗證了14年後小杰對勞退基金「操盤被禁錮」的指控。

只可惜,該法案後續並未排入議程討論。一個不分藍綠、從民代到主管官員都有共識的關鍵修法,竟就這麼莫名地被擱置下來。

第二趟生死輪迴,出現在勞保年金提早破產消息浮上枱面的2013年。「當時,我們每個月至少開兩次會。」現為政治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的王儷玲回憶,就連涉及稅務勾稽、最複雜的金流與資訊流部分,當時都已找到解決方案,「真的就差臨門一腳。」

隔年,由勞動部送至行政院會討論的《勞退條例》修正案中,的確包含「勞退自提的部分可自選」一項。未料到了2015年,勞動部忽然表示「共識尚不足」,旋即將「勞退自選」從其餘修正條例之中單獨撤下,勞退自選的改革,第二次未竟全功。

(本文獲今周刊授權轉載,更多內容請看1172期《今周刊》)

勞保面臨破產

年輕人的不滿和無奈

勞退新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