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長街槍聲近!李銳日記目睹六四:事已做絕 何以對天下

新頭殼newtalk | 陳重生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根據香港《明報》引述李銳日記的記載,「六四」當天凌晨「槍聲漸近」,「衝鋒槍端着時而斜射,時而曝光掃地,時而朝天」,他流淚自問「黨何以為黨」、「事已做絕,何以對天下,謝天下」,對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鎮壓決定十分不滿。聽聞一名十三、四歲的孩子在木樨地中彈(後證實死亡)卻不獲准送院搶救,李銳直斥「禽獸不如」。這一夜,李銳幾乎無眠。   圖:翻攝自Youtube
根據香港《明報》引述李銳日記的記載,「六四」當天凌晨「槍聲漸近」,「衝鋒槍端着時而斜射,時而曝光掃地,時而朝天」,他流淚自問「黨何以為黨」、「事已做絕,何以對天下,謝天下」,對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鎮壓決定十分不滿。聽聞一名十三、四歲的孩子在木樨地中彈(後證實死亡)卻不獲准送院搶救,李銳直斥「禽獸不如」。這一夜,李銳幾乎無眠。   圖:翻攝自Youtube

中共元老、曾任黨主席毛澤東秘書、中組部常務副部長的黨內自由派李銳,今年2月病逝,享年101歲。對於發生在30年前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他在日記中有著第一手的目擊,字字句句盡是悲慟和憤慨,昨日經港媒報導公諸於世。

根據香港《明報》引述李銳日記的記載,「六四」當天凌晨「槍聲漸近」,「衝鋒槍端着時而斜射,時而曝光掃地,時而朝天」,他流淚自問「黨何以為黨」、「事已做絕,何以對天下,謝天下」,對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鎮壓決定十分不滿。聽聞一名十三、四歲的孩子在木樨地中彈(後證實死亡)卻不獲准送院搶救,李銳直斥「禽獸不如」。這一夜,李銳幾乎無眠。

香港《明報》報導,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將他生前日記、筆記、信件等捐至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戰爭、革命與和平研究所,預料明年公開。《明報》從李南央處取得李銳寫於1989年6月3日、4日、6日、7日、8日的日記文本,並從胡佛研究所獲得3日和4日的日記原件影印版,這批首次曝光的資料,為六四事件提供了新的證據和審視角度。日記內容經李銳與李南央核對,但版權卻惹官非,李銳遺孀張玉珍上月初在京起訴繼女李南央,要求繼承文稿。

李銳上述對於「六四」的日記內容,經《明報》27日報導披露。6月4日,被李銳以「Black week-end(黑色周末)」一詞形容。時任中共元老機構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的李銳寫道,六四前夜已預測中共將開殺戒。

6月3日,戒嚴部隊入城,至深夜,火藥味漸濃,家住木樨地部長樓小區的李銳寫下在陽台所見:「晚上十里長街,人潮車流東西來去,間有舉旗者馳過。十一點左右,人們在搬路障,將幾輛無軌(電車)推到木樨地橋那邊去。隔離墩、鐵柵等橫拖路中。近十二點,西邊陣陣槍聲傳來,人群時進時退,不時有板車、自行車抬傷亡者向復興醫院奔去。」

4日子夜,李銳又詳細記錄目睹的景象:

「大概十二點左右,槍聲漸近,人車流向東奔跑。霎時大道寂靜無人,始大開眼界,長方形防暴警隊走前陣,兩邊持盾牌者向左右跳躍擲彈,帶(戴)鋼盔步兵成方陣隨後,然後是軍卡車,間有裝甲車,軍車兩邊步軍成蛇形前進,衝鋒槍端着時而斜射,時而掃地,時而朝天,中速前進。兩邊高樓陽台都有觀者……樓上一群青年蹲着從陽台板縫中齊聲呼喊口號:法西斯、流氓、土匪等……立觀時看見持槍向兩邊高樓點射或連發。」

6月4日凌晨2時,幾乎徹夜難眠的李銳,見到「兇狠的」解放軍第27軍經過,4時許接到學者張顯揚電話稱死者已達1000人。黎明時分,他又看到40餘輛坦克過來,天亮後,李銳聽聞復興醫院「傷者已死50餘人,醫生護士痛哭不止」。

李銳在日記中同時提到,「六四」當日,時任建設部長、開國元帥林彪堂侄林漢雄、國家體改委副主任安志文、曾任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副台長的余宗彥,以及參與反鎮壓聯署的解放軍上將蕭克等黨政軍人士紛紛來電,互相討論時局劇變,語多感慨、憤怒,憂心忡忡。

李銳當天「放下電話流淚難止」、「整日不寧,總想痛哭」。「六四」後幾天內,親友問安、議論電話不斷。7日,親歷1927年中共廣州起義的唐有章拜訪李銳,二人「談此次屠殺,亙古未見,如何下場」。

7日下午,李銳在街頭看到「有花圈、輓帶,獻給死難烈士,上置兒童鞋、女鞋、手表等物,當是周末死者遺物,路旁樹叢有白花與輓辭等」。軍隊亦逐漸轉為後續清理工作。

8日,「大隊部隊由西開來,在往東大道上清掃路障與街道」,李銳與《人民日報》前社長、時任全國人大常委秦川和戰士談話,發現是主要為四川籍的63軍,「北京發生事情多不知曉也」。街頭景象和平,但民眾心有餘悸,「只願攀談,無一人幫助勞動,並存疑慮目光」。

根據《明報》的報導,木樨地多住宅,軍隊清場時向四面八方開槍,造成百姓傷亡。李銳夫婦當時亦在陽台「蹲下觀看」,友人勸他進屋,以免發生危險。事後李銳得知附近多名住客遇難,有保母、幼童、宣武區人大代表,時任最高檢察院副檢察長關山復的女婿在廚房中彈身亡。

報導指出,當得悉一名十三四歲的孩子中彈(後證實死亡)卻不獲准送院搶救時,李銳直斥「禽獸不如」,他寫道,木樨地成戰場,「這邊高樓多有彈痕,牆上深者有一小指,副食店前有一灘血、一鞋……燕京飯店高牆上中一排子彈」,感嘆「此地已名震中外也」。

中共元老、曾任黨主席毛澤東秘書、中組部常務副部長的黨內自由派李銳,今年2月病逝,享年101歲。   圖:翻攝自Youtube
中共元老、曾任黨主席毛澤東秘書、中組部常務副部長的黨內自由派李銳,今年2月病逝,享年101歲。   圖:翻攝自Youtube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