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無可忍!Riot員工罷工拒性騷擾案遭「搓圓仔湯」

新頭殼newtalk | 簡育詮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Riot員工不滿公司要求性別不平等案件由公開審理案件轉為私下仲裁,今日正式罷工。   圖:翻攝自推特
Riot員工不滿公司要求性別不平等案件由公開審理案件轉為私下仲裁,今日正式罷工。   圖:翻攝自推特

今(7)日多間外媒報導,《英雄聯盟》遊戲商Riot員工們,為了抗議Riot要求兩名在性騷擾風波中控告Riot公司的員工,將原先提出的公開訴訟轉為公司內部的私人仲裁的「搓圓仔湯」行為,憤而集結於Riot聖塔莫尼卡公司停車場內集體罷工,人數將近200人。員工表示,他們不接受Riot上週五提出的取消強制仲裁條款以及90天內完成新的多元性別文化政策等妥協;員工要求Riot應讓員工能夠自由選擇針對性別平權侵害者的仲裁方式,不論是以法院公開審理方式或是內部私下仲裁方式解決。

Riot去年自內部爆發出性別不平等醜聞後,就成為全美科技業的性別平權議題重要矚目焦點。當時,內部員工向外媒Kotaku控訴Riot不但在公司內部有著猖獗的「兄弟文化(Bro Culture)」,且對女性員工充滿著性別歧視、性騷擾甚至性侵害等諸多惡質行為,不但重創Riot形象,也迫使Riot做出承諾將會全力改善公司內部管理文化、以及以實際行動支持公司內的性別平權。

現場除了有Riot員工外,還有當地支持者,人數將近200人。
現場除了有Riot員工外,還有當地支持者,人數將近200人。

但Riot顯然做得不夠,繼昨日內部人士再度投書媒體表示Riot沒有兌現承諾外,今日Riot聖塔莫尼卡員工決定齊聚公司停車場正式開始罷工,現場除了Riot的員工外,還有當地支持罷工行動的民眾,總人數估計達到將近200人。

員工們本次罷工的導火線,是由於Riot要求Chanel Dawnee及Jessica Kent兩名女性員工的訴訟由公開訴訟轉為私下仲裁,這兩起訴訟內容是針對Riot惡意解雇員工,也是Riot當下正在面對的四個官司中的其中兩個,也牽涉到員工醞釀中的集體訴訟。當Riot要求兩位員工將公開訴訟轉為私下仲裁的消息傳出後,就有罷工的傳聞逐漸出現。

雖然Riot緊急向員工表示將取消聘用契約中的強制仲裁條款,以及未來90天內進行13項性別多元化工作,期以改善公司文化,但員工對於這樣的妥協並不買帳。創意合作領導人(Associate Creative Lead)Yoko Colby在罷工活動中公開發言表示:「公司不應該強迫員工接受私下仲裁,在性騷擾、性侵害以及性別歧視的議題中尤其如此。」Yoko Colby表示,雖然她對在Riot工作相當感激且開心,但她卻即將在兩週內離職:「我在(性別不平等案)內部調查過程中失敗了。這讓我覺得這些發生在我以及其他女性身上的事不被重視。「我」不被重視。

現場員工公開表達對Riot處置方式不公的憤怒。
現場員工公開表達對Riot處置方式不公的憤怒。

Riot要求員工將性別不平等案件由公開官司轉為私下審理其實並不是新聞,在美國科技業這逐漸變成常態。在4月24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中,最高法院裁示,員工不得因公司內部仲裁結果不明確而提起集體訴訟。因此,許多科技業巨頭如Google、Uber等大型公司都獲得更多權力,可以以員工合約中的條款要求員工接受公司私下仲裁而非提起集體訴訟。Google在去年11月停止了對公司內部的性騷擾及性侵害強制仲裁,以及在此裁決正是公布前兩個月,終止了所有員工提出爭議的強制仲裁。Uber也在去年5月終止了對性騷擾及性侵害爭議的強制仲裁。性別平權議題在科技業越演越烈,資方與勞方的爭議仍在持續。

Google去年也曾因為性別歧視與不平等發起2萬人大罷工事件,迫使公司屈服。
Google去年也曾因為性別歧視與不平等發起2萬人大罷工事件,迫使公司屈服。

Riot稍後發給Kotaku信件表示,Riot尊重今天選擇罷工的員工,並且將不會容忍之後因參加或不參加本次罷工而發生的任何形式報復。而罷工領導人Jocelyn Monahan則在罷工活動結尾表示,若Riot管理層沒有在16日之前針對強制要求私下仲裁一事做出改善的任何形式之承諾,她與其他罷工者將採取進一步行動,但並未表明是何種形式的行動。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