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郭董當總統 也無法破解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困境

新頭殼newtalk 文/蕭徐行
1970-01-01T00:00:00Z
台灣處於這種妾身未明的地位,乃係1971年尼克森訪美後,美國改變原來的「中國政策」所形成的國際權力結構下的犧牲品,除非中美兩強同意改變現今的國際權力結構,就算大羅天仙下凡也無法撼動這樣的現狀,更遑論郭台銘了。   圖:翻攝自郭台銘臉書
台灣處於這種妾身未明的地位,乃係1971年尼克森訪美後,美國改變原來的「中國政策」所形成的國際權力結構下的犧牲品,除非中美兩強同意改變現今的國際權力結構,就算大羅天仙下凡也無法撼動這樣的現狀,更遑論郭台銘了。   圖:翻攝自郭台銘臉書

台灣有數的國際級企業家郭台銘宣布參選總統,他在國際商業界有充沛之人脈,也與中美兩強領袖多所交往,但是就算他真的跟川普、習近平buddy,buddy,但是這樣的關係仍否打造和平穩定的台海局勢,並且讓台灣突破外交困境,令人質疑。

郭台銘宣布將參選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引起海內外的議論,由於他在商業發展、企業管理等方面表現卓著,如果真的當選總統也許對於台灣經濟問題的改善與如何振興經濟有其獨到的策略與方法;然而支持其參選者更認為他擁有豐沛的國際人脈,因此除了能夠藉由交好習近平讓兩岸關係趨向和緩,也由於郭董與川普有所往來,也能有效改善台灣傾頹的國際地位,強化台美之間的實質關係,並讓台灣突破被國際社會排除於外的恥辱,這樣的看法就是過於一廂情願,也讓過於作夢的想法。

台灣處於這種妾身未明的地位,乃係1971年尼克森訪美後,美國改變原來的「中國政策」所形成的國際權力結構下的犧牲品,除非中美兩強同意改變現今的國際權力結構,就算大羅天仙下凡也無法撼動這樣的現狀,更遑論郭台銘了。

商業人脈不等同政治人脈

郭董經商多年,事業越做越大,企業橫跨多國,因此能夠認識很多國家的企業界與政治人物;但是商人與政治人物終究不同,企業人士追求的是事業的發展與商業的利益,政治人物則考慮的是自己的前途與政治權力的延續,雙方追求的目標並不相同。

其次,在歐美先進國家,政商分際較為嚴謹,政商勾結制度較為嚴格,商業人士過問政治事務的現象較為罕見,即使美國川普總統在表達參選總統以前,對於政治問題表達意見也非常少見,即使如同川普依樣以商人身分參與政治活動與競選公職並不多見。

相反的在中國這種共產黨一黨獨大的黨政結構下,雖然政商關係糾結複雜,但是商業為政治服務是國家運作的基本原則,因此,政商關係由最上位者定義之,例如馬雲即使貴為世界最重要的互聯網領袖,但在中國政府要求下仍需低頭讓路。為了維護國家的基本利益,中國政府如何看待主要製造商老闆的郭董,事實上與富士康是沒有關係的。

即使郭董在商業界人脈雄厚,即使與蘋果執行長庫克有著數十年的友情,這樣的關係系奠基於商業利益與交易上,與政治事務無關,再說庫克在美國政治圈是否也有影響力呢,迄今不見端倪。硬要說郭董的人脈能穿透政治,讓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孤立地位有所突破,真屬一廂情願。

國際權力結構的牽制

中國的環球時報對於郭董當選後的處境有最貼切的描述。環球時報表示,如果郭台銘明年成為台灣地區領導人,兩岸緊張關係將會出現緩解,對短期內的台海局勢很可能產生轉折性意義。大陸必須通過力量建設和準確的對台政策不斷強化北京對台海局勢的主導權,這是我們處理台海問題的根本之道。從1996年爆發台海危機直到今天,20多年過去,大陸歷史性地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二軍費大國,台灣當局破壞台海穩定的能力大規模萎縮,美國干預台海事務越來越困難,這是台海局勢變化的總方向。

這就說明了台海的穩定與安全,台灣來了任何領導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中美兩國怎麼定義,怎麼定義中美關係。

現今,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的國際現狀,乃係緣起於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北京後,重新定義「一個中國」政策以裂解當時共產集團的中蘇兩強的關係所致。

所以,中美關係沒有發生根本結構改變之時,任誰來做台灣總統皆沒有主動改善台灣國家困境之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