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藥署反擊偽證說 不排除提告 魏應充:是要逼死誰?

新頭殼newtalk | 凌照雄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魏應充今天槓上衛福部食藥署,雙方隔空交手,砲火猛烈。   圖:擷取自魏應充臉書
魏應充今天槓上衛福部食藥署,雙方隔空交手,砲火猛烈。   圖:擷取自魏應充臉書

頂新集團、前味全董事長魏應充今(9)天摃上衛福部食藥署,早上先在臉書發文,指食藥署配合檢察官作偽證。食藥署晚間回應,說魏應充侮辱公署,不排除提告。結果魏應充隨即又在臉書發文,回嗆「好大的官威,是要逼死誰?」

魏應充在早上的發文中表示,食藥署配合檢察官作偽證,一二審說法完全不同,指控食藥署在一審時說只做「快篩法」,所以一審法官判無罪。但到了二審,食藥署改口說是用「標準檢驗法」,導致他二審被判15年徒刑。

食藥署檢驗組長王德原晚間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103年下半年有多起油品食安事件,食藥署第一時間先以快篩法檢檢所有可疑的油品,然後再以公告的檢驗方法仔細檢驗,而且兩次的結果相差不遠。食藥署表示實驗室依據實際檢測的結果做成報告,魏應充的指控已涉及刑法的侮辱公署罪,若再持續針對食藥署發表不實言論,不排除提出告訴。

不料,魏應充隨即在臉書發文回嗆,他說「問我冤嗎?官要民死,民不死也殘!」、「官方追殺出來的司法正義不是正義」。魏應充強調,大家對他的印象是他二審被判15年,然而「可有人記得一審我是獲判無罪?從無罪判決到15年判決,關鍵因素在哪裡?當然在官府。」

魏應充補充說,當時的時空環境背景下,有許多政治算計,無論顏色,大家都在算。「逼死了姓魏的,形象選票不招自來;公部門揣摩上意,配合演出,最輕鬆無負擔。」

他接著說,對社會審判沒有太多抱怨,沒有用對溝通語言與社會對話,誤解越結越深 ,這是他必須承擔的後果。但對於公部門傾巢而出,「全面追殺一位看似強壯卻無力對抗的老百姓,我有話要說。」「我只是一個平民百姓,值得讓一整個政府用滿滿仇恨對付一位庶民?」

最後魏應充說,不是只有官署可以告人,百姓也可以告官署。「整天威脅恫嚇要告人的官署,好大的官威,是要逼死誰?」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