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打破黑箱,還是用黑箱操弄民粹?

新頭殼newtalk | 文/趙之道
1970-01-01T00:00:00Z
時代力量黨團「酒駕防制 莫再拖延」記者會。   圖:翻攝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臉書
時代力量黨團「酒駕防制 莫再拖延」記者會。   圖:翻攝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臉書

猶記得時代力量成立時,主要訴求之一,就是呼籲讓進步的第三勢力進入國會,打破兩黨壟斷的國會議事「黑箱」。然而,一屆四年的立委任期都過了不只四分之三,至今沒看過時代力量的委員,認真向社會大眾說明,他們當初口中的「黑箱」到底是什麼?立法院的運作到底哪裡神祕?反而是最近幾天,黃國昌利用社會大眾對酒駕的憤怒,再一次上演「沒開會就沒上班」、「其他立委都在打混、只有我最認真」的老調重彈。

酒駕固然令人憤怒,修法嚴懲也符合社會期待,但要如何將社會期待,轉化為社會共識,最後再形成具體的法律條文,自然需要一定的程序。黃國昌這一連串幾乎脫序的批評謾罵,最明顯的不妥之處就是,將立場方向的實質問題,和修法進度的程序問題,混淆在一起,企圖用「沒有開會」就是「不想防制酒駕」的等式煽動民粹、獲取自己的曝光與聲量。

可是,更嚴重的問題是,黃國昌及時代力量黨團,上任至今似乎還是沒有搞懂立法院的議事程序,或者,更不懷好意的解釋是,他們搞懂了,但還是故意在誤導社會大眾。

「立委沒有乖乖坐在議場裡面,不代表沒在上班。」這應該是所有在立法院上班過的助理、記者及其他人等都能同意的,唯獨黃國昌及其領導的時代力量黨團,老愛以此作文章,但結果多半像這次一樣被打臉──黃國昌自己坐在主席台上呼呼大睡的同時,其他立委其實正在繼續協商法案。

更甚者,時代力量黨團還在臉書上貼出一張協商結論的照片,繼續硬凹法案已經達成共識、無需繼續協商,可以直接送入院會處理云云。但是,那張照片中的協商結論,明明就只有民進黨團鄭寶清和時代力量黨團黃國昌的兩個簽名,國民黨團和親民黨團沒有任何代表簽名,也就根本沒有所謂協商達成共識、院會可以處理。

惱羞之下,又開始高呼為何不像處理黨產條例、勞基法…等爭議法案停止協商,逕付表決。但是,回到原先的問題,酒駕刑責加重,難道朝野黨團間完全沒有共識嗎?難道協商破裂了嗎?院會表決是朝野間完全沒有共識才用上的最後手段,如果什麼都輕易表決,這是只有五席立委的時代力量想要的嗎?在黨團協商時,時代力量是四個黨團其中之一,等於是有四分之一的發言權,如果表決,比例就會大幅縮小到5/113了。更何況從上次同婚法案逕付二讀時就可看出,時代力量在院會表決的出席率,也並不是每次都五員全到。這樣一路凹下來,連自已的立足點都反覆,已經不是脫序可以形容的了。

歸根結底,時代力量如果還期許自已是進步力量,就應該好好向人民說明立法院的運作模式,而不是利用資訊不對稱、操弄民粹,賺取政治明星的政治資本。固然兩大黨長期以來,沒有清楚對社會大眾揭露複雜的立法程序,才落得今天被黃國昌奚落的下場。但是,若能做好這件事,這不才是時代力量的進步之處嗎?還是換一個角度、換一套說法繼續、甚至更嚴重的欺騙社會大眾,才是真進步?當初說好的打破黑箱,怎麼變成將黑箱重新包裝上市了?

最後,筆者在此也呼籲大家,立法過程確實很複雜,這是為了確保法律形式上周延、實質上盡可能包容不同意見。不過要大致弄懂,其實也沒那麼困難。先不論民進黨的萬年總召柯建銘,曾出版一本類回憶錄的書,說明傳說中的「喬法案」到底是怎麼回事,其實像是沃草等公民媒體,都詳實地且有系統地記錄了立法院的日常運作,同時坊間也有不少理論與實務的討論書。與其把時間花在聽黃國昌開直播批評謾罵,倒不如用來看相關書籍或沃草等公民媒體,才真的能夠好好監督我們稅金奉養的立委們到底在幹嘛。

趙之道/私人機構研究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發布2019.09.17 | 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