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不只媒體自律失能 NCC更無恥無能
新頭殼newtalk 文/
高雄市議員簡煥宗(左二)號召發連署要求NCC主委下台。   圖:高雄市議員簡煥宗/提供
高雄市議員簡煥宗(左二)號召發連署要求NCC主委下台。   圖:高雄市議員簡煥宗/提供

民進黨完全執政的這3年,最可悲也最可笑的一件事,就是自戒嚴時代起,喊了幾十年的「獨立」,完全執政後,一堆整天高喊「獨立」的老老少少,仍然狗吠火車的持續在喊。

受限於台灣地理位置的敏感性,加上詭譎多變的國際大環境,能不能真的獨立?能不能言行一致?老實說也無須苛責那些只會出一張嘴的政客,換哪一個「神」上台也都一樣。

照《聖經•出埃及記》裡所述,上帝連降十災在埃及境內,最後一次甚至讓每一家的長子與首生的牲畜都暴斃,埃及境內哀哭遍野,法老才勉強同意讓摩西帶著200萬猶太人出埃及,但答應沒多久卻又反悔了,派了馬兵去追。最後上帝發怒了,分開紅海等猶太人剛過去,埃及的馬兵追上來時,紅海又合了起來,所有埃及的馬兵都被紅海淹沒,無一生還。

今天的美國就是上帝,祂要摩西率猶太人出埃及,猶太人才可以出埃及。1949到1971這22年,台灣人口僅中國百分之一,疆域更是千分之一;但老蔣這流亡政權卻代表中國,還是安理會裡具否決權的常任理事國,關鍵就是有美國這尊上帝。因此現在大家就跟摩西一樣,只能耐心靜候上帝降十災給埃及,再分紅海讓猶太人經過。

但好笑的是在台灣這仙島,時機還沒到的獨立,有人整天高喊著要公投,要立法;但法律上已明定的獨立機關,像是法院、中選會,尤其是NCC,卻又是歷次民調裡公信力最低,也是民怨最多的機構。

國民黨執政時,這些機構雖惹民怨,卻是忠實的鷹犬,對執政者而言仍有其功能;但民進黨有了總統,還有了國會席次裡的絕對多數,卻養老鼠咬布袋,找些尸位素餐的米蟲,填滿這些美其名為「獨立」的機關。

聾了?瞎了?還是又聾又瞎?

2019年3月18日《三立新聞》報導〈媒體自律失能!NCC主委承認:韓國瑜佔中天新聞的一半〉:

「上週末的立委補選落幕,但選舉期間,假消息漫天亂飛,政院長蘇貞昌在昨(17日)發怒用力批獨立機關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誰都管不到它,它也什麼都不管』,批NCC縱容假消息。

蘇貞昌動怒後,主委詹婷怡在今(18日)到立法院備詢前受訪時表示,媒體受法律、他律應協助自律,以提升媒體公信力,都應該要再予以強化。但現在很多狀況是媒體自律失能,無法完全發揮效用。詹婷怡表示,未來把自律失能強化,才是目前要努力的方向。

民進黨立委鄭寶清質問,先前立委陳明文指出,從3月4日至10日,中天新聞有非常多和高雄市長韓國瑜有關的新聞,占的比例極高。鄭寶清質問,韓國瑜占的比例到底有多少?詹先是提及其他,後鄭寶清再詢問一次後,回『差不多一半』。……」

媒體有既定的政治立場,因此在新聞的處理上,不可能會有什麼真正絕對的中立客觀,這是我等鄉民都具備的常識。所以NCC要管不管,鄉民也不須細究了。即使特定媒體刻意製造的「假新聞」,明知已非事實仍不下架,NCC堅持這是「新聞自由」,無法可管,鄉民也能忍。

但鄉民無法理解的是,像中出新聞台這樣,明顯的每節新聞裡都在宣傳那個很像神的賊禿,姑且不論其播報內容是怎樣的垃圾?怎樣的噁心?這家號稱是新聞台的宗教台,連最基本的播報單一特定政客的時間比例都如此偏頗,請問NCC這個廢物單位,究竟你們是聾了?還是瞎了?或者是又聾又瞎?

「恥度」異於常人的獨立機關主委

電視不同於報章雜誌,頻道是有限資源,如何分配安排,不能任由電視台與系統台私相授受,國家公權力可介入也應介入。今天大多數鄉民無分政治立場,若都認定中出電視台在報導神禿這一人的新聞上,連時間分配都如此偏頗,為何不能將這家新聞台,改編到宗教台或購物台的群組?

但是很明顯的是今日台灣政壇,就是武大郎玩夜貓子,什麼人就玩什麼鳥。有馬英文或蔡英九這樣永遠自我感覺良好的總統,自然也會有詹婷怡這種「恥度」異於常人的獨立機關主委。

2019年3月18日《新頭殼》報導〈假新聞氾濫 立委輪番砲轟NCC:沒有作為!〉:

「立委鄭寶清在質詢時表示,他從去年10月就提醒NCC要處理假新聞,至今快半年了,但NCC仍沒有作為,更直指包括日本關西機場、蔡總統坐裝甲車勘災等假新聞都沒有處理,……

立委林俊憲表示,假新聞氾濫,民眾對NCC強烈不滿,猶如政府沒有處理假新聞,他痛批詹婷怡『當這個主委有什麼意義!即便NCC是獨立機關,但還是內閣之一,總統對NCC不滿,行政院長、立委也都對NCC不滿,當這個主委要幹麻?大家最大不滿就是NCC不作為,如果大家都覺得妳不適任,自己要不要考慮辭職?我如果是妳,我就辭職,好好思考一下』。……

詹婷怡則回應,各界的聲音NCC都有聽見,如何在法定的要件下,強化程序發揮效用,並提升媒體公信力,NCC會持續努力。……」

同一日《新頭殼》也報導〈NCC遭轟!「覺得自己有做事嗎?」詹婷怡:外界來評斷〉

「……有媒體問到詹婷怡『覺得自己有做事嗎?』她回應『這部分由外界來評斷,每個禮拜的委員會我們都有相關工作在推動,在法律範圍內如何讓法律規定的程序極大化、落實到最有效的方式進行,都是我們在努力的方向』。……」

還要繼續放任這家宗教台多久?

NCC為什麼會像去年1124大選時的中選會,如此讓鄉民厭惡,關鍵就是這些號稱是「獨立」機關的主委,主負責招開會議,去拿不出作法。這已經不是失能,根本就是無能。至於是不是無恥?那也就跟主委說的一樣,「外界來評斷」。

NCC每星期都開一次會,只能證明你們很勤於開會,但不代表你們有做事。每月花這麼多公帑,養這些只會每7天來開一次會的委員,比本魯養的流浪狗都不如吧?依本魯的財力與精力,一天就能讓牠們開7次會。

2019年3月15日〈能混就混?媒體壟斷草案卡住 黃國昌嗆NCC主委下台〉

「針對2016年就提出的《媒體壟斷防止暨多元維護法》草案迄今,NCC還是未將法案送到立法院審議,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日痛批NCC主委詹婷怡『能拖就拖、能混就混』,他要求『詹婷怡主委知所進退下台,當然可以選擇戀棧,我也可以表達我的憤怒與遺憾。』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在臉書發文表示,2012年到2013年的反媒體壟斷運動,掀起一波社會呼籲媒體改革的浪潮。宥於當時NCC與立法院的結構,雖然擋下了旺中併購的企圖,卻未能完成法制化的變革。

他說,2016年蔡政府提名新任NCC委員時,讓人充滿期待;時代力量也舉辦了公聽會、結合了學者專家與公民團體的意見,在第一會期提出《媒體壟斷防止暨多元維護法》草案。……

黃說,沒想到,詹主委接下來竟上演「能拖就拖、能混就混」的戲碼。剛開始被問到此議題,詹主委先是承諾法案會立即送來立法院。後來跳票了,就開始胡扯各式各樣的藉口,一再拖延。……2019年3月的今天,NCC還是沒有將法案送來立法院,也因此其他所有相關提案,從來沒有被召委排審過。

他曾數度私下探詢數位參與NCC草擬法案的委員,得到的答案一致是:「主委在拖。」……他強調,退一萬步來說,如果NCC主委認為《媒體壟斷防止暨多元維護法》不再重要,那請告訴大家:對於她所認為重要的問題,NCC到底做了什麼?提出了什麼改革法案?……」

面對中出新聞台對特定政客的新聞報導,連最基本的時間比例都如此偏頗,請NCC這些只會開會的委員告訴鄉民,這麼客觀的時間比例都不願遵守,你們這些尸位素餐的東東,還要繼續放任這家宗教台多久?這不只是媒體自律失能,而是NCC太無恥無能。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